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家人

    顾解舞一转身,便是知道,这一生可能都无法跟这个姓赵的人再相见。

    心里不是没有遗憾,可是出来一次,能遇见一个尚谈得来的人,不易。

    她已然知足。

    过路相逢皆是缘,缘分本是天定,无缘不必强求。

    顾解舞给了自己三分钟哀伤,然后彻底忘记了今日遇上某个陌生人的事情。、

    斋堂那边儿,镇南王府的三位郡主都已然在列。

    她们见顾解舞进来,齐齐看了一眼,紧跟着都将视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就不拿正眼瞧你,你能如何。

    世子顾深和顾承还在后山没有回来,下人们在门外先聊着,听说顾承猎杀了兔子。

    这佛门清净地的,真是阿弥陀佛。

    王妃和印氏似乎还在佛堂那边儿念经。

    至于镇南王,都没有说起,顾解舞问了一下王府长史,他也说不知道。

    只是看他的样子,不像不知道。

    顾解舞明白,王爷嘛!有些时候行踪神秘也是正常的。

    她百无聊赖,偷偷的观察起那三位郡主来。

    大郡主顾解意,已经十七岁了,身边站在大丫鬟秋彤,王妃长相柔美,而大郡主偏生像爹,好看是好看,可是多了J分英气,也可能因为是长nv的缘故,皇上指婚给了京中老牌果国公府魏国公府世子陆双峪,传说中的京城四公子之一。

    顾解舞每每听到京城四公子这个称谓,就不免想起当年二十一世纪的京城四少与京城四美,呵呵哒,也不知道这里的四公子同样喜欢寻花问柳,那她大姐以后可有的烦了。

    古代的李白、白居易、苏东坡,别看文章写得人模狗样,特别是苏东坡能对死去的老婆写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种感人肺腑刻骨铭心的千古名句,可是

    用顾解舞的眼光来看,他照样是个渣男,把自己的小妾送给朋友,然后生个孩子出来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朋友的都不清楚,弄得儿子帮他承认那个不姓苏的其实也是他爹的儿子。

    顾解舞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J乎晕厥,古人比现代人开放多了好伐。

    遇上现代人,你特么说你是我爹儿子你就是我爹儿子?

    证据拿粗来!

    不过等顾解舞真到了这个时代,才明白,原来妾这个玩意儿,真的是可以送来送去的,只是有些脸面的人,便是不会把自家生过孩子的妾送人的,否则以后怎么让孩子出去见人?

    而有些苦命的妾,便是这家生俩孩子,那家生俩孩子

    孩子一多,就把之前的给忘记了,跟二十一世界生孩子卖的那些人贩子差不多的概念。

    想起来很悲伤。

    顾解舞也曾好奇,自己的母亲属于哪一种。

    后来得知,自己的母亲司马氏属于比较高级的妾侍,是皇上御赐的,不能随便送人,这也是她为什么和其他一般的庶nv不同的地方,毕竟她喝她娘,身上都盖着皇帝的印章。

    而且,据说她娘的那个司马氏和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司马乘风有些瓜葛,据说是同宗

    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顾解舞是没打算凑上去的。

    再看王妃那对双胞胎,便是人见人ai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了。

    所谓沉鱼落雁花容月貌便是如此了,别说顾解舞这样不相G的看了喜欢,就是随便一个路人,都得被她们的美Se所迷H。

    原以为,顾解舞猜想她们会被效仿娥皇nv英,二nv同嫁不分大小。

    只可惜那是只能出现在某点种马文里面的剧情,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那么牛B的人物,能够迎娶镇南王的一双明珠。

    皇帝到是有可能,可惜他年纪太大了。

    双胞胎姐姐顾解心指婚给了皇帝的儿子忠王,也就是秦王殿下的弟弟,可惜顾解心今年才十五岁,忠王殿下有的等了。

    雪海曾在从京城来的人嘴里听说过,皇帝的儿子多多,可最没用的便是这个忠王,母亲是庆妃,比瑾妃和秦王殿下还要透明的存在。

    顾解舞呵呵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是不受宠的皇子,也比一般宗室来的高贵,将来太子继位,这忠王就是天子的兄弟,三代富贵平安还是能有的。

    只是按照顾解舞从小学习的政治即是Y谋的理论,皇帝把镇南王的nv儿嫁给这么一个皇子,很耐人寻味。

    感觉像是想要架空镇南王府。

    至于双胞胎的MM顾解忧,被许给了同时天下三大异姓藩王的延平王家,只可惜延平王家族男丁薄弱,这一代的延平王不止年纪小,还是从家族里面挑出来过继的,名叫柏青。

    顾解舞有时候的确会羡慕她们的好婚事,嫁得好且都还是正室,可换个角度想,顾解忧将来要嫁去福建,和哥哥姐姐们只怕是一辈子都见不着了的。

    所以说,顾解忧眉头常年不解的忧愁是因为这个?

    不过似乎除了顾解舞,没有人察觉到这个原因,都以为是顾解忧的X格使然。

    心中默默想了一遍家里的人际关系,她越发对自己的将来感到惶恐。

    也不知道便宜父王给她寻得如何了,能够相处自然最好,看不过眼便是将就着过,反正将来一辈子就是这样的了。

    顾解舞规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须臾,王妃和印氏双双进来,印氏替王妃打起帘子。

    顾解舞心道,若是将来顾深死了,这印氏的儿子顾承便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印氏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只可惜仅限于想想。

    没等到顾解舞所想的实现,便是听外面闹哄哄的一P。

    香梅自发的出去看,王妃也是派了人出去。

    印氏不知为何,脸Se都白了。

    顾解舞越发的小心翼翼端坐着,减低自己的存在感,深艂愒己遭受池鱼之殃。

    原是顾承回来的时候下马不小心,把腿给摔了,就在兰若寺大门口,昨晚上她们来的时候下车的地方。

    印氏知道顾承断了腿,马上晕死了过去,半条命都去了,顾承就是她的一切。

    王妃当即就发落了在场伺候的所有小厮们。

    顾解舞心里打着鼓,看向了王妃,她脸上的着急神Se,如此的显而易见,就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