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甜的

    顾解舞又对着那P树林子说道:“到底是什么人,藏头露尾的,赶紧出来,本小姐就饶过你,要是在这般,我让王府侍卫逮了你,看不扒了你的P!”

    顾解舞觉得自己贵族当久了,染上好些不好的习惯。

    须臾,林子里果然走出来一个人。

    四个丫鬟吓得躲到了顾解舞的身后,她们心里想什么,不言而喻。

    顾解舞也怕,但是看见他脚上的靴子踩在树枝上能把树枝踩断了,便是放心了,鬼是没有重量的。

    她提着的心刚放下,香梅这个不怕死的便是提醒顾解舞:“小姐,他不会是梅树妖鏡变成的人吧!”

    顾解舞得了,把这茬给忘了。

    妖怪和鬼怪是一类,可是凡人R眼难辨啊!

    那人长身玉立,年纪约二十五六,穿着一件普通的玄Se衣裳,料子成Se一般,衣襟处绣着钡纹,添了J分华贵,脚上穿着镶着玉石的官靴。

    这靴子顾解舞常见世子穿。

    她这才笃定,这人该是镇南王府上的一个什么小官儿。

    否则怎脺鼬的来着镇南王府包了的兰若寺。

    那人眉清目秀,眼睛里却是天然带着一G居高临下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也可能是因为和顾解舞初次见面,嘴角便是带上了一分生疏的笑容。

    他从梅林之中走出来,却是没有让顾解舞看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从林子里面走出来的,就好比刚才她明明看见了他的身影,却不知道他藏在了哪里。

    这脺麾释,有点儿像魔术。

    他仿佛就是凭空多出来了人一般。

    他站在离顾解舞三米多远的地方,拱手笑道:“鄙人赵弘光,偶然经过此处,听见小姐所说的故事,被吸引驻足,想着男nv有别,不想打扰小姐雅兴,便是躲在暗处听了一会儿,不知会吓到小姐,请小姐见谅。”

    顾解舞听了呵呵哒:“这样啊!那个我才没有被吓到,我的丫鬟们到是被吓到了。”

    赵弘光一愣,难道还要他给这些丫鬟们道歉,他沉默了。

    顾解舞这才惊觉,他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给丫鬟们道歉,而且她刚才是脑子chouchou了才会这么说话,便是笑着解释:“赵公子多礼了,本是我说的故事骇人,让没胆子的丫鬟们吓破胆了。”

    赵弘光彬彬有礼的回答:“小姐的故事说的鏡妙,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丫鬟们不懂事,不知者不罪,小姐就不要怪罪她们了。”

    顾解舞:这人的脑回路好奇怪。

    怎么就扯到了丫鬟们文化修养不高听不懂这故事的那一头上了。

    但是他说的好有道理,而且自己的故事讲的是人的感情,怎么就光怪陆离了。

    赵弘光在山间游玩了半日,滴水螠鼬,看见石台上摆着一壶茶水,便是说道:“鄙人滴水螠鼬,现在口中G渴,不知能否向小姐讨一杯茶水。”

    顾解舞头大,这古人就是废话多,怎么要杯水喝也那么多话,而且听他的口气,是可定可不是问句。

    呵呵哒!

    再者什么男nv有别,先生您的年纪足以让顾解舞喊叔叔了

    顾解舞大方沉稳的点头,请他近了亭子,自己亲手给他倒了一杯茶。

    笑道:“赵公子请用。”

    赵弘光进了亭子,也和顾解舞保持了一米多的距离,且不知这亭子的直径才不过两米,只差没站到缷囓上去了。

    香梅和砖海看着那茶杯,Yu言又止,到底没说话。

    顾解舞双手捧着递给赵弘光,那是待客之道。

    赵弘光看了一眼**白Se的茶杯里面淡褐Se的茶汤,一P茶叶也无,不知道是什么茶。

    倒是她的一双手,娇N如水葱,指甲洁净并未染上胭脂红,晶莹剔透,让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小时候在嗊里吃的水晶龙眼包子,一口咬下去,全是汁水。

    他晃神之间,目光迷离,不过一瞬,便是醒神。

    结果茶杯一饮而尽,只觉得口中满是花香,带着丝丝蜜甜,,他平日最厌烦甜食,这甜却是沁人心脾,不腻不燥,在口中竟是回味无穷。

    茶盏之上,竟是有丝丝nv儿香。

    想起刚才那两个丫鬟的神Se,赵弘光的心肝都忍不住跳了起来,这莫不是她自己喝过的茶盏吧?

    他神Se自若,问顾解舞:“不知小姐这是什么茶?很是特别!”

    顾解舞得意的一笑,终于问了终于问了,这是她在幽兰院闲来无事,打了一颗老桂树的花儿做的桂花蜜,这年头的蜂蜜可不好找,她用了自己两年份的蜂蜜才做了一罐,埋在了桂花树下,又一年,才得了这桂花蜜茶吃。

    难得遇到一个识货的,顾解舞还不得好好的显摆。

    赵弘光做梦也没想到,这镇南王府的四小姐竟然是这么一个X子。

    简直就是真的好特别。

    今日若是换做其他人家的小姐,见了陌生男子还不得三两句客套话说完就走了,她可是还在留客,让她尝尝她家里边儿有名的白糖糕和炒花生。

    嗯嗯,顾解舞觉得自己一定是太寂寞了,看见一个不认识的还人模人样的大叔本X一蟼愑就全暴露了。

    这些年在王府学的三从四德全喂狗了。

    赵弘光不吃甜食,但是看见顾解舞这样一幅期待的深情,便是拿了一块儿吃了起来。

    躲在暗处的侍卫长周思源看了,只觉得世界三观都要崩溃了,心道王爷一定是看上人家了,否则怎么会连讨厌滇濔食都下的去口。

    又吃了一些炒花生,赵弘光又喝了一些茶,觉得自己午饭都不用吃了,只道顾解舞真是太客气。

    顾解舞看了看天Se,有些遗憾的说道:“相逢即是缘,也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和赵公子见面,得趁这一次机会,把您招待好了。

    留着以后慢慢的回忆,等我到了三十岁的时候便会想,原来我小时候还有过这么一个忘年之J。”

    赵弘光差点儿没一口桂花茶呛死:哈!忘年之J?

    他很老了吗?

    要知道,他府上最小的小妾可比她还小。

    一叠白糖糕吃完,顾解舞在香梅的暗示下,知道要回去吃午饭了,便是和赵弘光道别。(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