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十里平湖霜满天

    声音磕磕绊绊的,还得一直装着笑:“今晚的月亮真是圆。”

    香梅也害怕,笑呵呵的回答:“是啊!就是不怎么好亮,这灯笼打着就跟没打似的。”

    香菱和冬青在顾解舞的身后走着,身后就是一P漆黑,夜里静悄悄的,脚步声咚咚的响,好似有人在后面跟着她们一样。

    香菱胆子小,总是忍不住的回头看。

    可每次都是只看见漆黑一P,心里面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顾解舞走在中间,早知道就该把小丫鬟们一起带来的,免得现在一个个吓得跟小猫死的。

    好不容易到了她的禅房,冬青赶紧关上门,上好门栓。

    大家的心里这时候才放下来。

    在刚才顾解舞礼佛的时候,雪海她们就过来把晚上要用到的东西都置办好了。

    炉子、热水、mao巾、茶水,还有害怕她没吃饱,预备着的莲花S和柿子饼、桂圆G。

    另外还有一盒糖果。

    雪海还自己带了一些炒豌豆。

    顾解舞被她们伺候着洗完了脸,手上脸上脚上都擦了香膏,这才想起豌豆来,便是要雪海把豌豆拿出来,自己吃了起来。

    她吃了一会儿,其他丫鬟们都不敢拿,顾解舞便是一人抓了一把。

    说:“又不是在王府里边儿,别那么多规矩,大家一起吃,可香了。”

    雪海与顾解舞最亲近,知道她是说真的,拿起炒豌豆吃了起来,其他人这才跟着吃起来,屋子里一群不过十五六的少nv,具是嚼着豌豆的嘎嘣嘎嘣的声音。

    香菱像是被吓坏了,一直往外面看。

    顾解舞的头发解开了来,乌黑顺溜的如同黑Se的丝绸。

    她穿着弊Se锦缎的棉衣,看起来像个往外冒汤汁的大汤圆。

    顾解舞不禁想起了上一辈子十五六岁的时候,住在寝室里,寝室关灯后,大家挨个的讲鬼故事。

    便是说道:“我想起了在书上看见的一个故事,你们要听吗?”

    香梅雪海、香菱冬青都是下人,怎么可能说我不听我不听。

    顾解舞便是说起了兰若寺聂小倩和宁采臣的故事。

    特别浓墨重彩的描述了黑山老妖是如何的半男半nv,舌头比青蛙舌头还长,喜欢吃男人的鏡血,那些鬼怪们是如何把人头当做馒头来蒸。

    刚开始,四个nv孩子就已经吓得抱在了一起,一个个求着顾解舞别再说下去了。

    顾解舞挑眉:“这明明是一个ai情故事,你们得听完。”

    香梅哭丧着脸,紧紧抱着香菱,忘记了自己是多么的不喜欢鸟她:“我的好小姐,您这哪里是情情**的故事,分明就是鬼故事!”

    顾解舞知道,她们意识里面的书生和小姐的ai情故事就应该是牡丹亭那样,小姐突然梦见了一个书生,然后两人就特么的这么神奇的好上了,然后双宿双栖大结局

    有意思吗?

    顾解舞便是说道:“我这个非常的与众不同,你们必须听完,否则都不准睡觉。”

    雪海:

    “你们都有点儿骨气,咱们小姐好不容易心血来C给咱们讲故事,可不能说不想听。”

    她自己虽然也很怕,但是伺候不好小姐这才是最最严重的事情。

    很明显的,她感觉到了顾解舞快要生气了。

    继续听下去吧!

    横竖不会少块R,长夜漫漫的,赶紧哄着小姐说完故事睡觉了,否则等会儿让她们半夜出去捉萤火虫什么的,那才是要人命。

    顾解舞表扬雪海:“看看,雪海就比你们懂事,她都知道,这个故事非常不错了!雪海,还是你有品位。”

    雪海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她可以拒绝这个称赞吗?

    顾解舞继续说,从开始说道了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相遇,因为宁采臣的善良,聂小倩不忍心伤害他,让他离开。

    燕赤霞出现了,告诉宁采臣聂小倩是nv鬼,宁采臣坚信聂小倩是一个好的nv鬼,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终于宁采臣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书生独自回了兰若寺去找聂小倩,聂小倩感动得死去活来,重重曲折之下,他们之间产生了ai情。

    聂小倩告诉宁采臣,她的骨灰在一颗老树之下,宁采臣在白天带着燕赤霞一起去找出了聂小倩的骨灰,她最终终于摆妥了黑山老妖的控制。

    然而,人和鬼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聂小倩要去投胎了,只留下宁采臣一个人,和一幅画一首诗。

    顾解舞站在禅房中央,像一个演员站在舞台上,眼中颔泪唱到:“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故事结束,四个刚才怕的要死的丫鬟现在已经哭成了泪人。

    香梅一脸的泪珠子:“聂小倩真的是太可怜了,身前被亲生父母卖了,又被养父母卖了,被迫给了富贵人家做妾,又被大老婆给打死了,死后还要被黑山老妖利用,真的是太可怜了!”

    香菱有感身世,和香梅抱在一起哭:“谁说不是呢!身如柳絮随风摆,nv儿家的命,就是那么苦的。”

    雪海默默的用帕子擦眼泪。

    一向少言寡语的冬青也跟着默默掉眼泪。

    顾解舞黑线,她们都没有T会到这个故事的鏡华,她说了那么大一长串,就是为了显摆自己的才华啊!

    “你们就不觉得这个故事除了感人之外,宁采臣的文采还非常的好吗?”

    香菱算是比较有文学修养,哽咽着说道:“要是宁采臣能去考取功名,一定会高中的!”

    顾解舞晕菜,重点不是这个好伐:“宁采臣只会写诗,而且他的个X一点都不适合做官,所以他不会去考功名的。”

    虽然故事里是这么设定的,但是君不见,宁采臣没当成官,话说在二十一世纪,他最后还被改编成了聂小倩和奏赤霞之间的第三者,最后他成了一个吏来着。

    她们不懂欣赏就算了,自己从行李里面找出了笔墨,在墙上把刚才那首十里平湖霜满天写在了白Se的墙壁上。

    落款,香雪海。

    顾解舞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大作。

    雪海等人哭够了,让她早点安歇。

    顾解舞回到炕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