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兰若寺

    行了一日,午饭是在车上吃G粮解决的。

    顾解舞吃完饭想上厕所,丫鬟们便是拿出了藏在马车座位下的恭桶,她只能当着其他三个人的面解决。

    她有一个mao病,就是有别人看着,她就出不来。

    好不容易嘘嘘完,她想来大号。

    那个就算了,一想起自己要在其他三个人面前拉臭臭,她的自尊是有下限的,索X憋着。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出门,记忆最深刻的感觉竟然是憋!

    也不知道其他车上的人是否和她有着同样的感觉,特别是王妃和大郡主车上,她从来都觉得这两位不说话的话完全可以媲美泥胚的菩萨,就可以直接放寺庙里去。

    顾解舞有所不知,王妃是有经验的人,当初可是从京城不远万里嫁到了凉州,这一路上的吃喝拉撒,没有人比她更有经验了。

    王妃可是从昨日起就不大吃东西,只是喝汤水吃流食,肚子里没东西,怎么都拉不出来的。

    三位郡主有王妃教导,自然也是知道的,G净利落的避免了发生在顾解舞身上的尴尬。

    古人把大小号都称作更衣,那也是有理由的。

    贵族ai熏香,身上从来都是香喷喷的,若是在马车里解决一次,所有衣F可都是要沾上那种气味的。

    相比顾解舞,她们并不是因为觉得在别人面前不好意思,只是纯粹的担心自己的衣F上沾上不洁之气。

    古人的三观可是现代人不能比拟的,就是那种**的事情完事儿之后,都能让下人帮着清理,下限有些低。

    顾解舞一路憋住,憋着憋着也就习惯了。

    偶尔从窗户里面往外看,也只是白Se的积雪覆盖着黑Se的山岩而已。

    传说中的白雪皑皑,苍松青翠,并没有出现在那个四方的小格子外面。

    她把世界想滇潾美好。

    如果她是土著,可能连花海是什么样子都想象不出来,也难怪中迎人和江南人天生从骨子里就瞧不起北方人。

    顾解舞现在算是,更北方的人便是夷狄人和柔然人,想必也是因为缺少文化素养,才毖兴趣ai好都用在了打劫别人上。

    都是贫瘠惹得错!

    终于是在天黑之前到达了目的地兰若寺。

    一路上太过平静,顾解舞甚至幻想,会不会土匪恶民来抢劫车队,或者是被胡人S扰。

    真的遇上那种情况她应该怎么办?

    她在脑子里脑补了九辟九十九种保命方法,甚至有****对方头目。

    这个她很有信心。

    然而,她却是高估了胡人的智商和低估了镇南王的威名。

    附近的的确有些心怀不轨的土匪们想要咬一口镇南王府的车队,可是看见那些穿着铁甲的鏡兵强将,他们就打消了那个刚刚萌芽的念头。

    镇南王是什么人?

    还没听说过凉州一代能够让镇南王吃亏的人。

    去偷袭,简直就是把自己的X命送去给镇南王练手。

    再说,这里面都是些姑娘婆子,贵族的nv人睡起来不就是和村头的李寡F一个味道,又没有粮食。

    在这里,粮食叭nv人更珍贵。

    好J批意图不轨的土匪来偷瞧了J眼,也就偷偷的走了。

    顾解舞看见外面的黑山白云,想高歌一曲来着,但是怕吓到周围的人,也就作罢了。

    直到到了兰若寺下马车,她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把这个世界想滇潾美好了。

    且问寺庙饱经风霜的门墙是怎么一回事。

    顾解舞一脸的失望。

    这地方比那个兰若寺还要破好伐,她一点都不会怀疑,要是有人半夜心怀不轨来攻打兰若寺,她们死定了。

    雪海了解自家主子,小心的将顾解舞从车上搀扶下来,因为车队轻装简行,没有带凳子,下马车的时候底下跪的是外院的小厮,瘦瘦小小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顾解舞都不忍心往上踩,本想踟蹰一会儿自己下车,谁料想雪海看穿了她的意图,Y是拉着她的手不放。

    解释道:“这是规矩,要是等会儿王妃看见您自己从车上跳下来,他可别想活命了。”

    小厮趴跪在冰冷的泥土地面上,本来还算洁净的双手沾满了黑Se的泥土。

    他是能够听见雪海和顾解舞的对话的。

    只知道四小姐心地善良,不忍踩在他的背上下来,虽说这跪着给主子踩是他的本分,可一瞬家他还是觉得主子对他真好,心里面对顾解舞那是千恩万谢的。

    顾解舞咬咬牙,粉Se的绣花鞋踩在了小厮的背上下来。

    转头对香菱说:“赏他一角银子。”

    香菱应下,从荷包里拿出一角银子赏给这小厮,心道这小厮好福气,小姐不大赏下人银钱的。

    香梅和砖海都是大丫鬟,让她们去赏一个外院的小厮,只怕她们心里不快,奴才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小厮没起身,只是跪在地上低着头,直视主子是大罪,且还是内宅的姑娘。

    便是磕了J个响头:“谢四小姐赏。”

    顾解舞带着J个丫鬟离开,没想自己有生之年也要做了周扒P。

    nv眷下车,外男回避。

    镇南王府这一次跟出来的男子都转身回避,这P平地是特意平出来停放马车的,进入兰若寺还需要走J步。

    一般的寺庙都喜欢建在高山之上,层层阶梯走不到头,才能彰显其身份。

    可兰若寺却是一马平川,径直走进去便是大门。

    顾解舞她们在铁甲士兵的层层护卫之中,朝内走去。

    天Se已然暗了下来,寺庙主持站在大门外迎接,红Se金丝的袈裟在灯笼光火的一个映衬下,竟是有些高洁神圣的气质。

    镇南王和王妃携手走在前面,其他人一次走在后面。

    进入大雄宝殿,上完头柱香,外面滇濎Se已经黑了。

    顾解舞分不清这位菩萨和那位菩萨的区别,只是一路跟着大家三拜九叩,等跪完这兰若寺的全部菩萨,外面已经黑洞洞的了。

    风从山间吹过,Y森森的。

    兰若寺不比家里,灯笼有限,在斋堂吃完斋饭后,顾解舞由雪海领着,回了自己的禅房。

    一路上只有稀稀拉拉的J盏灯笼,雪海自个儿都吓得不轻。(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