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苦难

    兰若,源自梵语aranya之音译,原意是森林,引申为寂净无苦恼烦乱之处。

    只是这世上的人若是没有苦恼,又怎么会去兰若寺呢!

    顾解舞让香菱和自己同乘,她倒是神Se庄重的准备去兰若寺为自己的家人上一炷香,乞求阖家平安。

    与顾解舞不同的是,她真的相信只要她的心够诚,菩萨真的会保佑她和她一家人。

    香菱从三天前就开始吃素了,并且打算上完香之后,连续吃一百天的素!

    顾解舞只觉得她傻,从前她ai听香菱说京里的事情,知道香菱家原还是尚书没落难的时候,可是每年都会给京城白马寺福泽寺添香油钱。

    可到最后,菩萨保佑他们了吗?

    顾解舞觉得,有钱给寺庙里边,不如多花点钱给打点嗊里滇潾监,问一问哪位娘娘比较受宠,皇帝老爷最近心情如何。

    可惜,这番大逆不道骇人听闻的话她是只敢自己想一想不敢让别人知道的。

    香梅自打香菱一上车,就对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顾解舞一路好奇着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没空管她们,便是装作没看见了。

    香菱也是,要是真有脾X,也不至于让香梅这么欺负了,要是脑筋稍微会动一点,也不至于让香梅那么讨厌她。

    横竖和大家相处不好,除了别人讨厌她的原因之外,还有更直接的原因是因为香菱本身。

    牛不喝水没有强按头的。

    之前顾解舞只是可怜香菱,但现在真想用她了,竟然发现她除了经历比较曲折离奇之外,竟是没有一点儿可用之处。

    就当是吾日三省吾身的反面教材用了,顾解舞这样安W自己到。

    马车的窗户是可以拉开的,顾解舞听见外面没声儿,只有士兵们驱赶百姓的声音,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

    顾解舞来到这个世界,所看见的外面的世界,寻常百姓的世界,是这样的。

    士兵们穿着黑Se滇濟甲,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铁甲上面有些白霜,手里的长枪枪头散发着明亮的光泽,乍看之下仿佛是白Se的。

    天空不再像刚才那么晴朗,一P乌云在上面不肯离去。

    百姓们一个个都是蓬头垢面的,带着厚厚的看不清原来的颜Se的羊P帽子,脸上只有黑白两种颜Se。

    黑Se的眼珠子和综白以及看起来是白Se其实发H的牙齿,脸上的污垢厚的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本来面目。

    身上的衣F破破烂烂的,仿佛从来没有洗过。

    一个个就像是从前她看见过的那些大热天还穿着厚棉衣的鏡神上有问题的乞丐。

    有力气站起来冲击士兵们的人墙的都是些男人,虽然瘦,可是还有力气。

    老人、nv人和小孩便是瑟缩在墙角,害怕卷入汉子们与士兵之间的争执。

    那些百姓并不是想要对车队做什么,只是想要些吃的,赶也赶不走,镇南王心善,不准士兵随意伤人。

    所以便有了现在他们推搡的场面。

    雪海也跟着顾解舞从角落里看到了外面的画面。

    嘴里念叨:“那些当兵也正是没用,连个人都赶不走。”

    说着,替顾解舞拉上了车窗。

    顾解舞的内心震撼的,这个世界竟然会是这样的吗?

    她有些惊讶的问雪海:“他们都是城里的人?”

    雪海解释说:“不一定,有些是罪民,有些是流民,还有些是附近村子里的人。

    听说今年雪下得太久,连树P都没得吃,乡下好多人都进城来了,在城里边儿至少不会冻死或是被野兽咬死。

    虽然吃不饱,但是城里边的富贵人家总有施粥的时候,起M能挨过这个春天。

    等雪化完了,冻土没了,他们才会回村子里去种庄稼。”

    顾解舞听了,还在处于被震撼之中:“现在是青H不接的时候吗?”

    雪海听了解释说:“凉州土地贫瘠,都是这样的,好多人都是把种子都一块儿吃了。所以凉州城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赋税要重上三分,收皇粮的时候都是把来年的种子一块收了,且冬天里还要派人层层守卫仓库。

    这么一年一年的,都是活过一年是一年。

    运气好的挨一挨就过了,运气背的,说不定就死在冬天了,更有些要是遇上了胡人来犯,那可就是十死无生了。”

    顾解舞从不知道,自己所生活的地方,竟然是这般的苦难重重。

    她又问:“那秦王殿下在G嘛?”

    顾解舞不明白,秦王不是皇帝的儿子吗?怎么不管这些人。

    雪海心下感叹,她家小姐到底是金枝玉叶:“天下遭罪的人多了去,皇上也管不过来,秦王爷就管得了,而且咱们家王爷在这里J十年了,也改变不了现状。

    可见,这不是那么容易的。”

    总之,顾解舞的心情不大美妙起来。

    她看了香菱J眼,想起那些人之中很多罪民,问香菱:“你母亲和你弟弟做什么生活?”

    顾解舞天真的以为,只要有一技之长,总是能自力更生的。

    香菱脸Se白了白:“母亲替一些人家洗衣F,弟弟便是在努力念书。”

    顾解舞J乎厥倒,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还真是。

    香菱家里是得罪了今上才被发落治罪的,她弟弟虽然侥幸活下来,可是想要靠功名东山再起,那J乎是不可能的。

    就是新帝即位,将来要是知道他的所在位的进士里边儿竟然有前朝罪臣的遗孤,皇帝会直接大笔一挥除名,以证自己对先帝的尊敬孝顺。

    这坑爹的时代。

    不过在香菱眼里,她看见了香菱对弟弟抱着深厚的期望。

    为了养活母亲和弟弟,她不惜卖身为奴,有盼头总比没有盼头好,只希望有一天她自己能醒悟过来。

    她们家要想东山再起,起M得再等一百年。

    生活如此艰难,一百年可不是那么快就能过去的。

    顾解舞索X和大家聊起天来,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那些人是为了一口饭在苦苦挣扎,而她,也不过是为了一口吃的在苦苦挣扎。

    她有这闲心去同情别人,不如想一想怎么让自己过得更好。

    才能让自己将来的孩子不受那么多苦。(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