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容嬷嬷

    镇南王一回府,府上上下的人都活跃了起来,仿佛沉寂了整个冬天的万年青,突然爆发了生机。

    顾解舞虽然不能放风筝,可是镇南王决定,全家老小一起去兰若寺敬香。

    根据雪海带回来的小道消息,据说王爷是去还愿的,具T是因为什么,便是不得而知的。

    隔了两日,顾解舞忙碌着去兰若寺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做的,只是****呆在家中无聊至极,突然天下掉馅饼,说可以出门去看一看,虽然只限于兰若寺,可也是好的。

    人总是不知足的,从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太喧嚣,只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对着电脑某唉天荒地老。

    自从过上了如同在监狱里一般的生活,顾解舞才知道自由的可贵。

    她再也不嘲笑电视剧里古代的大家闺秀们拼死拼活的想要出府去寻找真ai的行为了。

    然,她可没打算效仿那些小姐们翻越红墙绿瓦去邂逅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书生去,而且她知道自己不是祝英台遇不上梁山伯,更别说祝英台没啥好下场。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感情固然感人,但是那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是感人的问题了,是悲剧好伐。

    我只是想要过自己的安稳人生而已。

    呵呵哒!

    终于、终于!

    作为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金枝玉叶的顾解舞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出门和旅行,虽然地点只是一日马车路程远的兰若寺,去了这世界也只是白雪青松颓然山门和那种格调高雅但是她并不喜欢滇澊香味道而已。

    但是,终于特么的可以离开一下下镇南王府这个让人窒息的牢笼,想想她就跟打了J血似的。

    幽兰院上上下下面对顾解舞这种小学生春游而且还提前三天兴奋地睡不着的人,也是醉了。

    顾解舞选好了要带去的衣物首饰和各种她平时生活起居的用品。

    整整收了四大箱子。

    顾解舞这才发现自己平时是多么的事儿,光是擦手擦脸的香膏就算了,还有擦脚后跟和身上的

    她又将四个箱子打开,删减了一些东西,林林总总的又少了一箱子。

    跟着她见到了王妃身边的容嬷嬷。

    容嬷嬷是王妃的陪嫁,出自相府,据说还N过王妃,自己儿子一家留在了京城,她陪嫁了来了凉州,这么些年下来,王妃身边的自然死亡了不少,没成想这老太太身T倍儿B,想来跟其祖上是北方人有些关系。

    因为是王妃身边最得头面的嬷嬷,所以府上的人大多数都认识,宰相门前七品官,容嬷嬷就是连世子和大郡主都要敬仰的存在。

    这也和容嬷嬷处事公道有很大的关系。

    都说奴似主人。

    瞧容嬷嬷活的多么的潇洒自在,就知道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当了一辈子的奴才,却是比好些主子还像主子,这就是人生哲学。

    顾解舞从来都是不敢轻看这位嬷嬷的,要知道有了自己那位偷J不成蚀把米的N妈惠氏在前,相较之下,就明白一个下人,还是需要有素质才能成功的。

    让顾解舞纠结的是,这位容嬷嬷和那个容嬷嬷重名了。

    好在样子不同。

    那个容嬷嬷长得就是一副老N婆的模样,让人一看了就恨得牙洋洋。

    而这一位,端的是慈眉善目,逢人三分笑,让主子看了心里舒爽,让奴才看了心里发mao。

    顾解舞看了嘛!

    这里边儿肯定有事儿。

    香菱把容嬷嬷迎进了花厅,幽兰院的花厅依旧保持着原先顾解舞娘亲还在的时候的模样。

    左右两排四根H花梨木椅子,地上铺着波斯地毯,因为有些年头了,所以颜Se有些发暗。

    一进门便是能瞧见正堂上挂着一幅南海观音的画像。

    观音端坐于莲花台上,半盘着着腿,赤足之下是凌凌水波。

    手上拿着净瓶,里面的杨枝拿了出来,做洒水装。

    观音慈ai,俯视众生。

    顾解舞本是无神论者,站在红旗下的三好学生,忠实拥护我党。

    然后穿越了!

    之后见了这菩萨,便是有什么小秘密都跟观音大师说,不是说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吗?

    指不定她就是得了观音娘娘的保佑,这才捡到了第二条命。

    呵呵哒!

    顾解舞见了容嬷嬷,侧身行了半礼,容嬷嬷可没像见着大郡主她们那般,赶紧着侧身回避,动作慢了半拍,嘴上说着奴才不敢,却委实受了顾解舞半礼。

    好在顾解舞不是真的原主,否则得气的去悬梁自尽不可。

    一个相府的家生奴才,竟然作践到她镇南王府小姐的头上来了。

    顾解舞无所谓,自然的坐在了左边第一排的位置上。

    容嬷嬷没敢坐她对面儿,站在客厅中央。

    顾解舞吩咐小丫鬟紫兰:“还不给容嬷嬷搬一个墩子来。”

    青瓷的墩子上面画着童子戏春,这是顾解舞娘生前置办的东西。

    上面包着厚厚的一层垫子,里面是棉花,这冬日里坐起来才不冷PG。

    顾解舞邪恶的想:要是在里面放J根绣花针就好玩了。

    仅限于想想。

    容嬷嬷坐下,彩兰泡了一杯茶过来,她端起来喝了一口:“四小姐真是T贴下人,这茶温度刚好,奴才一路从正院过来,身子正是冷的发慌。”

    顾解舞也抿了一口蜜茶,拿了一颗秉了糯米纸的花生糖说道:“这边事要比王妃正院那边清冷一些。”

    要是会听话的人,自然听得懂,不会听的,自然不懂。

    雪海站在一旁侧后,汗mao都紧张的竖了起来。

    我的姑NN,您这是要闹哪一出?

    容嬷嬷笑道:“的确,当初司马姨娘在的时候,便是喜欢这边儿的亲近,四小姐正花儿一般的年纪,不习惯也是正常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这地方你娘选的,可赖不得谁去。

    顾解舞装作没听懂:“是啊!姨娘喜欢清净,可这清冷的地方人越少,便是越发的了寒冷了起来。”

    容嬷嬷擦了擦满是细纹的嘴角不存在的水渍:“这幽兰院是大些,可人也不少,四小姐多用些炭火熏一熏,许是就不会觉得那么寒气B人了。”(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