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回府

    雪海提着食盒,后面跟着紫兰和玉兰。

    在桌子上选了一叠金丝红枣燕窝糕和蟹粉S之外,又拿了一盘子松仁粽子糖。

    这糖是幽兰院每日都会拿的东西。

    各房的主子每日滇澢都是分量的,顾解舞虽然不ai吃糖,可ai收集糖。

    她吃不完,便是放盒子的放着,没事儿拿来当零嘴或者是赏给丫鬟们。

    谁让她舍不得赏钱呢!

    桌龙上的菜一般都拿不完,剩下的都是分给了府上的嬷嬷们以及各处的奴才们,当然,得是得脸的奴才。

    那些个不的脸的,就只能吃大锅饭了。

    凉州城内粟米金贵,就是镇南王府上,也有奴才是吃红薯和高粱饭的。

    顾解舞最初听小丫鬟香兰说起的时候,惊得差点把下巴掉下来,那高粱壳儿那么粗,怎么吃。

    香兰说,蒸熟烂了,加点盐和香椿树叶,总算是能填饱肚子。

    那时候顾解舞才知道,原来书上所写的大周盛世,竟是这般模样,她还以为跟二十一世纪差不多,所有强权土豪,起M能够温饱。

    她无比庆幸自己穿成了一个富二代,否则吃高粱,真心不能活啊!

    今儿的菜Se没什么变化,风萝卜炖火腿野鸭、笋G炒R、一盘炒白菜、一碟粉蒸R、还有一个香碗(梅菜扣R)一碟豆豉,另外一大盆米饭。

    顾解舞从来拿米饭都拿得很多,她吃不完可以留给丫鬟们吃,据说她院子里面的三等丫鬟半个月才能吃上一回饭。

    她给自己定了规矩,逢一三五七九,剩下的饭留给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逢二四六八四给三等丫鬟和粗使丫鬟。

    分饭的时候她想起了红楼梦里边贾宝玉的N妈,呵呵,幸她的N妈已经给踹庄子上去了,否则丫鬟们还不知道过的怎么水深火热。

    姑娘们生来都是晶莹剔透的夜明珠,老了以后就都成了与眼珠子!

    贾宝玉这话说滇潾好了。

    顾解舞深以为然,只是原话是这样的吧!

    水晶珠子?还是眼泪珠子来着?

    不行不行,果然是太久没看原著,记不清了。

    再次对穿越的那些能够原文写出红楼梦整个故事的前辈们。

    您们的记忆力真是强大,一定用了脑白金吧!

    风筝做好了,是一只五颜六Se的大燕子。

    中间X脯那一块儿是白Se的,上面写着自己的香雪海。

    咯咯哒!

    古人的欣赏水平从来都是红配绿吗?

    只是天公不作美,今年偏生来了一个倒春寒。

    眼见进了二月,雪下得越发的大了起来。

    放风筝什么的,且要等到四月去了,还不一定。

    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这个时代的气候不配合时节,然后被冻成了狗。

    幽兰院外边的兰花刚从暖房里边抬出去,过了一夜,顾解舞就把它们送回了暖房。

    到底是娘亲生前种的,这么冻死了怪可惜的。

    说是兰花,可顾解舞从没见它们开过花,许是凉州苦寒,连兰花都不能适应这里吧!

    犹如她那早逝的娘亲。

    三月初,雪倒是没下了,只是外面的积雪开始渐渐化开,冷得让人心塞。

    她好想死在炕上。

    镇南王终于是忙过了,自元宵节后,他就去了凉州大营,这一半月也不知道到底忙些什么。

    顾解舞同王妃她们一起,在仪门处迎接。

    长兄顾深一直在军营里陪伴父王,因此同回来。

    家里能去大门外边儿迎接的,只有顾承。

    连王妃都不行。

    所以说古人重男轻nv,不是没有道理的。

    顾解舞穿着弊狐mao领的水红Se团福绣花披风,规矩的站在三位姐姐的身后。

    一见镇南王走进仪门,便是跟着王妃悠悠福身:“父王一路劳累。”

    王妃说的是您回来了。

    三位姐姐说的是给父王请安。

    王妃白了脸,就是顾解舞,每一次都不配合她们,说些话总是显得和镇南王格外亲近。

    这nv儿家父亲到底是隔了的,怎么都亲近不起来,偏顾解舞撒娇撒的你那么自然,活像她那个死鬼娘。

    镇南王朝着王妃和三个nv儿点头,这才看向顾解舞,说:“长高了不少,就是没长R。”

    顾解舞腹诽,乖乖我的亲娘,她长高了一寸而已,父亲大人您眼睛要不要那么毒辣。

    顾深听见父王说起庶M,也不禁看了过来,他回忆是多久之前见过顾解舞来着?

    过年的时候?

    那时候没注意到,记忆力她还是个小不点儿,怎么一蟼愑就成大姑娘了。

    顾解舞生在七月,过了七月她才满十四,可说起来,就该是梳少nv发髻的年纪了。

    在京中,许多nv孩子都是过完年就换发髻的,可顾解舞没娘,王妃不提,她也不敢自己换。

    怕被人说想嫁人了。

    虽说每一个nv孩子都是要嫁人的,可这个时代的风俗,就是到了结婚当天,你也是要哭着喊着说我不嫁了我不嫁了,以表示你真的很孝顺爹娘舍不得爹娘

    顾解舞曾经脑补了一蟼愒己结婚的场面,对着父王她还能演,对着王妃嘛

    她可以说是拜拜我走了,我们不用再两相看厌了。

    她又想起了自己那些嫁的老远的便宜姑姑们了。

    被老太妃嫁到了西南,那些地方属于未开化之地,嫁人的时候可哭着喊着不想嫁可能是真心的。

    看见大哥的眼神看向了自己,顾解舞懂事的福身:“大哥好!”

    顾深点点头:“兄M之间,不必多礼。”

    醋味突然出现在现场,顾解舞看向三个姐姐

    她不是故意的好吗?

    她也不觉得顾深真把她当MM,毕竟他自己就有三个MM,三个nv人一台戏,想必顾深早就对MM这种生物感到绝望了,才不会兄长ai爆棚,用到她身上。

    其实顾解舞真的是很了解任X,顾深之所以会注意到她,只不过是军营里边儿好多人都好奇顾四小姐是个什么样的相貌什么样的X情,毕竟父王真是选了好多预备nv婿。

    顾深被同僚们B的没办法,直说她一年一个样儿,回来的时候多注意,回去告诉他们便是。

    顾深这才注意到,顾解舞原来是整个王府里边儿,最好看的孩子。(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