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姐M

    午时初刻,镇南王府里边儿的游廊抄手上热闹了起来,特别是从外院和内院之间的厨房外面,更是热闹非凡。

    具是各方派来等着拿食盒的丫鬟婆子们。

    顾解舞的幽兰院一向都是沉稳老练的雪海带着人过来拿,香梅脾气冲,顾解舞不大愿意让她出院子,害怕她惹事儿。

    大厨房外边儿有传膳间,偌大的房子里摆了五丈长的桌子拼成的桌龙,上面铺着红Se的桌布,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和冷菜热菜蒸菜烧菜。

    提菜的丫鬟们都是自己上来选,各个主子要吃什么,提前知会一声就行,只要不是鲍参翅肚这样的菜,厨下的人一般都不会刁难主子。

    镇南王府人口简单,这个归功于老太妃,把庶出的子nv都打发得远远的。

    不像京中,常有五代人十J房人住在一起,光是主子就好J百人。

    所谓的刁难,也只是针对于两位庶出,顾解舞和顾承,以及姨娘印氏。

    大致情况也不过是三位郡主夏日想吃个冰碗,只需要吩咐厨下一声立即就能办。

    换做顾解舞或是顾承,那便是有可能有,也又有可能没有,还有可能被三位郡主截胡。

    顾承为此等小事生过好J回气,打了去厨下拿饮食的小丫鬟。

    而顾解舞从来没有,只是总是趁着镇南王在的时候,点很多吃食,稍有哪里不足,便是借故提起前儿也是,想吃点啥厨下慢手慢脚的,一副天真无辜的口气说,想来是厨子太老了,该换个年轻手脚麻利的。

    这话一出,厨下的厨子自个儿先想了办法,顾解舞ai的就那J口,平日没事儿就都先备着,免得到时候大郡主她们心血来C,偏要吃吃别人的东西。

    此后,厨下这边是再也不敢怠慢幽兰院那边的伙食了。

    王妃贵人事忙,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的,只是厨下的人对顾解舞的幽兰院那边儿如此看重,这让三位郡主很是吃味。

    说到底,她们才是正经主子,厨下的掌勺,怎么就更看重顾解舞那边的事情来了。

    二郡主和三郡主是双胞胎,长得还一模一样,X子也差不多,无计可施下便是找了大郡主帮忙。

    大郡主要是生在普通人家,那都是早就嫁人当娘的人了,心X自然不一般。

    让身边的大丫鬟秋彤去打听了一下,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是顾解舞在父王面前告了厨下的厨子们一状,发落了J个人,厨下的自然也不是傻的,王爷没点名道姓,便是推了J只替罪羊出来。

    这事儿在幽兰院和厨下闹得挺大,可王妃那边儿是不知道的,厨下的厨子们自个儿使了手段,只是一味的遮掩,这事儿竟然是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大郡主瞧不上顾解舞,要是换做她没这么两个玉雪可人的MM,可能还会对顾解舞生出一丝丝姐M之情,毕竟是同一个爹。

    可她自己有大哥,还有两个亲MM。

    重要的是顾解舞还比自己两个亲MM更受父王的宠ai,她心里怎么可能平衡的了。

    只是她终归是要嫁人的,母妃也不然她cha手家里面那些事情,说是怕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

    只是她早就跟着王妃学着管家了。

    心里面便是对顾解舞此举更是不喜,觉得她小小年纪便是如此心机,想来肚子里就是一肚子的坏水。

    便是对两个MM说,她们身份尊贵,不要和顾解舞那样的庶出一般见识,平白无故失了自己的身份,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二郡主顾解心十分不F气,小MX子要比她X子温和些,她就偏不乐意:“姐姐都说她就一个小F养的,我们要教训一下她,还不行吗?”

    大郡主正做针线活儿,听她这么一说,吓得针尖往自己指尖上扎,红Se的YT流了出来,身边的丫鬟们吓了一跳,秋香秋月止血的止血,拿Y的拿Y,还要包扎来着。

    大郡主自己把指尖放嘴里吸,不一会儿就不疼了,对丫鬟们说:“这么火急火燎的G嘛,不就是被针尖扎一下吗!”

    她自己也有些后悔了,之前王妃说她的嫁衣已经让绣娘们做好了,她看了不是十分满意,都说好多人家的nv子都是自己绣嫁衣的,她也想自己绣,毕竟她的双面绣非常好,连太后看了她的绣品都说好。

    可现在她才知道,这绣一副牡丹和绣一副嫁衣,那工程量可是天差地别的。

    可偏生好多人都知道了她要用双面绣绣嫁衣,想反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想着以后嫁入魏国公府,新婚夫婿见到她这一身嫁衣,想必也是要高看她J分的。

    她顾解意可是有真材实料,才不是靠着这郡主的封号,才能嫁给京城四公子之一的他。

    魏国公府世子陆双峪,文采非凡,与顺王赵弘毅、易安王府宋鉴和司马家司马乘风并称京城四公子。

    四公子不仅学识非凡,文才武略各有所长,更是长得玉树临风,如潘安再世。

    大郡主饶是再是家教严谨,内里实则都只是怀春的少nv一枚,对自己的夫婿是充满了期待的。

    否则,也不会在小小的凉州城,出现顾家三郡主、琴棋书画棋的美誉了。

    这其中虽然有些是真的,可到底离不开王妃的运作,为的也只是让将来的nv婿们,对自己的nv儿多些念想而已。

    大郡主的指尖已然没了血迹,只有一颗红点,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的那种,她对自己的二M说道:“你们将来是忠王妃,她是个什么东西,用得着和她一般见识?”

    说到此,二郡主不禁红了脸,她也不过十四岁,虽然早早的定下了要嫁给忠王的,可被姐姐这么一说出来,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红着脸说知道了,三郡主见此,也不说话了。

    大姐说的是对的,她们将来和她的区别就是天上地下云泥之别,用得着现在和她见识。

    一时间没人在说话,三郡主看着姐姐手中的嫁衣,想起了自己的婚事,延平王府

    她将来要嫁去的地方。(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