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香梅雪海

    二郡主和三郡主和大郡主是一母同胞,谁知道她们会不会X子都是一样的。

    香梅起来之后,去了耳房小歇。

    顾解舞今日拿着一本游记再看,便只留了雪海伺候。

    香菱进了耳房等传唤,小丫鬟彩兰正给香梅煣膝盖。

    见香菱进去,具是往她这边儿看了一眼,便是双双收回了眼神。

    香梅让彩兰去拿些五香瓜子和炒胡豆过来吃,再泡一壶茶。

    彩兰知道她是要和香菱说话,起身便去了。

    小炉子上面的铜壶擦得发亮,金灿灿的颜Se跟赤金似的,壶嘴儿冒着热气,香梅特意将壶嘴对着自己的方向。

    这凉州天气G燥,四小姐有时候觉得嗓子G,便会让她们在窗边放一盆热水,要冒热气的那种,嗓子疼的mao病就会好些。

    她有样学样。

    香菱进去找了一角坐下,拿起昨日自己放在旁边笸箩,里面放着做了一半的袜子。

    纯白Se的锦缎,这是给顾解舞坐春夏的袜子。

    顾解舞还在长身量,每年的东西多都要袀愽。

    府上绣娘们做的总是不和顾解舞心意,后来这些贴身小物都让自己房里的丫鬟们做。

    否则以顾解舞的身份,也不可能和姐姐们一样,有两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四个三个丫鬟,另外八个洒扫粗使丫鬟。

    幽兰院实际上看起来人多,可没有嬷嬷没有太监小厮,人手也不算多。

    顾解舞觉得,这便是王妃的高明之处了。

    从来不再表面上亏待她,只是捧杀。

    想要将她养废了。

    她的眼睛虽然落在书本上,可半天也没有翻开一页纸,雪海在旁伺候着,眼观鼻鼻观心。

    四小姐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ai发呆,但是雪海从来不敢打扰,四小姐有时候是真的在发呆,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在想事情。

    特别是王爷时不时的要离开军营,紲鳙要回王府之前,四小姐的便是会更多的时候都会还处在发呆状态。

    突然,顾解舞开口说话了。

    “雪海,给我磨墨。”

    雪海听命,走向书案,开始磨墨。

    墨极好,名为洒金。

    就是墨在制作的过程中加入了金箔,磨出来之后写出的字G了之后,在Y光之下会闪烁出异样的光彩。

    这种墨是王府主子常用的,顾解舞却是用来练字,传出去不知道要嗅澺死多少文人S客。

    等墨磨好,顾解舞用狼毫笔蘸满,笔锋细腻,跃然于宣纸上。

    “路尽隐香处翩然雪海间梅花犹可在雪海何处寻。”

    顾解舞写完,低声念了出来。

    这J年她的字没白练,起M是能够见人了,比起最初的狗爬T,好了不要太多。

    雪海识得J个字,虽不懂诗,可这这首诗里面包颔了自己和香梅的名字。

    她也不过是十八岁的小nv儿X情,妥口便问:“小姐,这是您用香梅和奴婢的名字写的诗吗?”

    顾解舞想了想怎么回答?

    说是对?

    可这首诗她是故意要传出去的,写的却是奴婢,不是白费了自己的心思。

    便说:“起初给你和香梅起这名字,也是在这冬日里看见外面的梅花,才想起的。今日却是灵感乍现,心里面有了这一首小诗,算是你们的福分吧!”

    雪海应是,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可自己的名字和诗句扯上了关系,总是好的。

    从前别的丫鬟笑话她和香梅的名字,说谁不知道梅花是香的,偏四小姐做鬼,不如郡主身边的红裳箪绿来的风雅。

    更说她的雪海二字,都说海里全是水,又哪里来的全是雪了。

    可今日她一听四小姐的这首诗,便是明白了。

    路尽隐香处,香梅雪海间。

    那年冬天,正月里她去兰若寺替小姐上香祈福,远远的看见一P梅花,地上的积雪厚的不能站人。

    可不是香梅雪海间吗?

    雪海看顾解舞的眼神变得莫测起来,四小姐打小就没母亲教养,连N嬷嬷惠氏都被遣走了,这听话本子还是最初她们J个丫鬟给她读的。

    无师自通的识字就算了,这世上竟然还有能无师自通的会写诗的。

    府上的三位郡主被外人称道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鏡,若她的四小姐也得nv先生教养,可要把郡主们都比下去了。

    雪海惨然一笑。

    别人不知道,她是懂的。

    四小姐活的艰难,若是没有王爷的垂怜,可能早就夭折了。

    顾解舞写好了诗句,落款是香雪海,等墨迹G透,便是让雪海将这诗放好,等开春了做成风筝。

    雪海呐呐,虽然不大明白,却还是应下了。

    耳房里,香梅觉得膝盖好受多了,便是耐不住X子朝香菱发难:“你针脚细密些,四小姐的肌肤最为娇N,硌到四小姐的脚,有你好受的。”

    香菱自知自己的针线比不上别人,便是微微的应是。

    当初她家时,自觉一手绣工不差,在姐M里面都是能拿出手的,可真进了王府后才知道,从前多少人捧着她的,她的绣工,做些小玩意儿也就是了,做衣裳什么的,差得还多。

    奴才们做的再好,都是要被挑剔的,她只能尽量做的好些罢了。

    香菱又回忆起从前了,前J日出府去见母亲,母亲瘦的都变形了,明明四十不到,却像是六十好J的老妪,弟弟又被冻病了。

    她将四小姐赏的衣F银角子悉数给了家里,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香梅一直看着,见香菱又一副泫然Yu泣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自打她来了之后,四小姐就长让香菱伺候,若不是她是罪人身份,许早就取她待之了。

    这事儿虽是捕风捉影,可香梅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

    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又不是死了爹娘,哭丧着脸给谁看。

    香梅没处罚下人的权利,只是讽刺道:“哟!还掉金豆子,不,你现在的身份那哪里是金豆子,分明就是马尿!”

    香菱从未听见别人对自己说过这么粗鄙的话,一时间没认出,哭了出来。

    “香梅姐姐,我不是。”

    声音陡然而尖利。

    顾解舞听见了的。

    她让雪海去看看。

    雪海进了耳房,就看见香梅和香菱各自坐在一边,没好脸Se。(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