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婚事

    香梅这话说的本就不对。

    这些东西本是她顾解舞应得的,可没必要对王妃此举觉得她待自己便是好的。

    若真是好的,怎么不让她同她的三个nv儿一样,让nv先生教导。

    香梅便是困在了幽兰院太久,把后院之主当成天了。

    这是顾解舞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她也清楚王妃的确是府上所有下人的nv主人,但是她也要让她们明白,在王妃还没大发慈悲的让她们妥离奴籍之前,她这个形同虚设的幽兰院小主人,依旧由能力掌控他们的生死。

    香梅跪下认错:“小姐,我错了。”

    雪海正给顾解舞夹炒H豆芽,看跪在地上的香梅一眼,没说话。

    她和香梅是一同打小就伺候四小姐的,四小姐的脾X她也是知道的,最讨厌的便是下人们一起跪着给某个人求情。

    看起来就像是朝臣B嗊一样。

    顾解舞看话本的时候总是说,要是她是皇帝,朝臣们敢跪下来一起B嗊,那她就是见一个打死一个。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可满天下都是。

    雪海当时就明白了,这王府的奴才多得是,四小姐是懒得换人,要是她们真敢忤逆她的意思,见一个换一个,遇一拨换一拨就是。

    屋子没人敢给香梅求情,香菱看了J眼,想给香梅求情,总算是卖给香梅一个号。

    还没等她跪下,雪海便是一个冷眼过来,她要是敢跪,雪海就先不放过她。

    香菱到底没敢跟雪海作对。

    香梅跪了一会儿,顾解舞吃完早饭,便要她起来了。

    顾解舞看着香梅站起来还忍不住颤抖了两下,地下烧了火龙,想必是膝盖被烫了。

    最初她刚到的时候,还抱着那时候人人平等的想法。

    可后来,她发现自己是多么滇濎真。

    这世道,便是人吃人的。

    奴才们便是有奴才们的命运,主家犯罪,他们不过是换一家主人而已,只要不开罪主人,总算是能安生到老的。

    哪里像她,若是哪一天皇帝看不惯镇南王了,她也跟着是死路一条。

    在她八岁那年,皇帝派来了他的第五皇子,秦王来凉州戍边。

    那时候,她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凉州一介边城,怎么住得起两位王爷。

    她自己把自己吓得病了半个月。

    后来,镇南王只是J出了凉州大营的兵权,从旁协理秦王便是。

    顾解舞这才慢慢好起来。

    当初镇南王手握凉州十万大军,她担心的是皇帝觉得镇南王府功高震主,天会有不测风云。

    而现在,她又是担心镇南王已被架空,将来连自保之力都无。

    横竖,她脖子上都是悬着一把刀的。

    索X是捡来的一辈子,活的潇洒肆意就好。

    不知不觉,自己已然十四岁,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早该死出门J友,议亲的年纪了。

    而顾解舞,至今为止,连王府的仪门都没出过,见过的人不过是身边的奴才们。

    王妃那边半个月去一次,王妃信佛,逢初一十五,全家老小都是要去王府里的佛堂敬香的。

    只有那时候,她才能看见自己的大哥顾涉,和其他的姐M们,还有印氏和庶弟今年堪堪十岁的顾承。

    长姐大郡主顾解忧芳龄十七,朝廷敕封Y平郡主,十三岁时被指婚给了京中魏国公府世子陆双峪。

    因为太后怜ai王妃薛氏远嫁,不忍其母nv分离,特准Y平郡主十八岁之后再行大婚礼。

    所以Y平郡主不是镇南王府的老姑娘,而是在待嫁。

    二郡主顾解意和三郡主顾解心是双胞胎,同住在王府暮云斋,比顾解舞大一岁,具是十五。

    二郡主已经和天子第四子忠王订婚,也是定的十八岁之后再行大婚礼。

    三郡主则是被指给了云南延平王府的小王爷,柏青。

    也是十八岁之后才行礼。

    镇南王府的四位千金,现今唯有顾解舞迟迟未议亲订婚。

    旁人都以为是王妃从中作梗,实则不然。

    只是顾解舞恳求过自己的父王,她不求高嫁,只求一身顺遂安稳,离父母近些而已。

    镇南王少有见顾解舞如此哀愁的模样,心下一时不忍,便是答应了。

    异姓王家的庶nv,只要不上书内务府求封号,皇家一般是不会管她们的婚嫁的。

    镇南王问过了顾解舞,是否宁愿不要封号,也不愿意早早的议亲。

    顾解舞自然知道这是父王在试探她,王爷的nv儿,无论如何都不会没有名分的。

    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镇南王如此袒护,想必将来等她年岁再大些,给她求封号的皇上定然会注意到的。

    所以才会如此一问,试她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心如磐石。

    顾解舞成功将自己嫁人的时间推后,听说王妃三番五次的想要给她议亲,都被镇南王给压下了。

    说是她的婚事,他做主。

    王妃因此更是厌恶顾解舞,这nv儿家的婚事,虽是要由父亲过目的,可其中细节,具是由嫡母安排的。

    王爷如此直言说庶nv的婚蕚愒己做主,好似她会亏待了庶nv似的。

    王妃本来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没有苛待庶出的孩子们,可不想王爷竟是如此。

    好在凉州城内勋贵本就少,否则都不知道要生出如何的传言了。

    光为这事,王妃就气的自己病了一场。

    顾解舞虽然和王妃面子上过得去,可乍听王妃病了,她心里还是很痛快的。

    十年来不能随便离开幽兰院的而积压成的那种怨恨,不是谁都能懂的。

    若是她真是个大家闺秀,倒是无所谓,反正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四面墙一P天,便是一生。

    可她不是,她的一双脚走过千山万水的,一双眼睛看惯了人生百态的。

    王府本就是一个大鸟笼子,而王妃在这大鸟笼子里还做了小鸟笼子特意来关她。

    她如何不恨。

    在下人们的眼中,顾四小姐除了脾X大些之外,人还是格外的善良的,至少,从未听说过她打死过下人。

    这府上的四位千金,那Y平郡主可是每年都要弄死J个丫鬟的。

    只是许多人不知罢了。

    香菱之后听别人说起,是庆幸自己来了幽兰院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