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应得

    廊下一直用大铜壶备着开水,旁边有半桶冷水用来兑,开水一上午都是冷了又换,现在总算是能用上了。

    小丫鬟们都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再去耳房烧水了。

    顾四小姐的脸盆是用纯银打造的,沿着一圈儿边子都是细密的花纹,看起来颇为华贵。

    热水冲进冷盆子里,有些不够热了。

    小丫鬟彩兰立马从耳房的炉上拿来了她们喝的开水,往里面冲。

    香菱觉着温度差不多了,还有些烫手,进去在耽搁一会儿,温度就差不离了。

    另一个二等丫鬟冬青用托盘装着两条mao巾,用细细的羊mao纺成线,又织成的mao布,据说是四小姐嫌弃棉布太粗糙,自己想出来的注意。

    现在四小姐ai穿这mao布做的衣F,又轻巧又暖和,连袜子都是mao布做的。

    香菱脚下现在就穿着一双四小姐赏的mao布袜子,比布袜子暖和的多。

    她端着水,小丫鬟玉兰打起厚厚的棉帘子,香菱只觉得脸上热气铺面,冷热J替,她的脸不禁洋了起来,不多时,身上也开始洋,可她只能忍着。

    十五岁的年纪,若不是家里出了事儿,她今年的冬日里,应该是歇了nv学,呆在闺中给自己绣嫁衣。

    酸涩难忍,却是必须忍。

    香菱蹲下行礼:“给四小姐请安。”

    顾解舞穿好了炕热的衣裳,一头如墨青丝披散在脑后,端坐于紫檀木的梳妆台前,上面是来自波斯的玻璃镜子。

    梳妆台上摆满了首饰盒,此时正当用,都一一开着,里面具是奇珍异宝。

    珍珠玛瑙、白玉翡翠、水晶猫眼、点翠贴花、赤金刻花,世间珍奇,应有尽有。

    顾解舞闭着眼睛,昏昏Yu睡,不想睁眼。

    最初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她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看的眼睛都直了。

    可时日久了,看的多了,这些死物也未必有盘子的小笼包子惹人ai。

    她随意挑了一对儿金镶玉的白玉镯子戴上,镯子鏡巧,是活扣的,中间用赤金打造,穿戴方便,同套的还有一件螭纹项圈儿。

    看惯了狗狗戴项链,她本能是对项圈儿这东西抗拒的,可是这个时代,是身份的象征。

    因为是府上唯一的庶nv,还得镇南王的宠ai,因此王妃无论给自己的孩子做什么都是有她一份的。

    镇南王洁身自好,与王妃奉旨成婚多年,只有两位侍妾而已,王妃出生京城相府薛氏,不说金尊玉贵的王妃位置,就是镇南王这般重她,便是让多少人羡煞。

    王妃薛氏统共一子三nv,长子顾涉一出生便被立为世子,今年将将十八,婚事早由嗊中皇后定下,定的是武安侯府嫡长nv,当是配得上世子妃的尊位。

    三位分别是大郡主顾解忧二郡主顾解意三郡主顾解心。

    除去顾解舞这个第四nv,镇南王还有唯一的一个庶子,妾侍印氏所生的二子,顾承。

    作为唯二的儿子,镇南王当然是一样疼ai的,只是顾承估计是被印氏教了些不应该的东西,小小年纪便学的老气横秋,丝毫不然镇南王费心,这让镇南王很没成就感。

    也可能是因为顾解舞太会撒娇邀宠,所以才会导致了府上现在这般的局面。

    除去长子长nv,镇南王心中分量最重的便是她了,最小最可ai也是最顽P的蛮蛮。

    顾解舞感觉到热mao巾擦过脸的热气,香梅拿了羊脂香膏在手里柔化了,在轻轻滇濝在她的面上。

    羊脂香膏价比白银,香梅专管伺候她妆容,天长地久的下来,香梅的一双手竟是好比婴儿脸。

    更不说顾解舞的肌肤是如何的细滑娇N了。

    顾解舞梳起了双平髻,因为她不喜欢留刘海,光洁的额头露了出来,两边发髻上分别戴上了赤金镶J血石的发圈儿。

    上衣是茜素红绣喜鹊登梅,裙子是用白花孔雀纹的青Se蜀锦做的。

    等打扮完,她已然是不输给镇南王府三位郡主的贵nv模样了。

    顾解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道打扮得这般艳丽,可惜又有谁能看见呢!

    王妃不准她随意离开幽兰院,对父王说是她年Y,怕府上出入的将士太多,惊扰了她。

    可实际上,不过是变相的软禁而已。

    试想一个被养在鱼缸里的金鱼,将来被放进满是凶鱼的河里面,怎么能够存活。

    或许是她以小人之心度王妃之腹了,可是王妃又怎么能够想的到,饶是这般,她还是长成了一个“混世魔王”。

    这幽兰院上上下下,谁不是被她收拾得FF帖帖的。

    她的N嬷嬷惠氏,当初便是仗着N大了她,打起她娘亲遗物和她的份例银子来。

    不知后事多少书写清朝公主们被N嬷嬷架空一辈子孤独终老的例子,顾解舞便是在父王面前略提了提,惠氏便是被发配出了内院,她再也未见过。

    前J****才从香梅口中得知,惠氏一家被分配的庄子遭遇了夷狄人的袭击,财失人亡。

    香梅说起的时候有些恻隐心寒。

    顾解舞便是说惠氏离开的时候自己还年Y,不记得她了。

    她心中所想的却是,若是惠氏还在,顾四小姐原主也在,那惠氏还不知如何猖狂呢!

    总之,不作死就不会死。

    近来这段时日,顾解舞的心思都用在了练字上边儿。

    纸墨笔砚虽然金贵,但是府上还没人敢给她顾四小姐吃瘪,王妃知道后听说她用来写写画画,虽然心道没给她请先生,她怎么就想起了要纸墨笔砚,却还是从库里拿了一些给她。

    香梅从前只在账房先生那里见过这些,如今手里拿着,却是觉得好生奇妙:“王妃果然是疼ai小姐的。”

    顾解舞正在吃早饭,小笼包子配江米粥,六碟不重样的小咸菜,腌白萝卜、腌红萝卜、腌豆角、腌榨菜、腌头菜、酱豆子。

    这年头,想在大冬天的吃青菜那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盘炒豆芽,还是在暖房里发出来的。

    听了香梅的话,顾解舞神Se一凛:“我是王府的四小姐,难道要些笔墨纸砚,就要对王妃感恩戴德了。

    知道的是你感恩,不知道的以为王妃苛待我呢!”(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