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顾四小姐

    凉州城外少行人,百尺峰头望虏尘。

    健儿击鼓吹羌笛,共赛城东越骑神。

    当下正是四海升平,海晏河清之时。

    唯有大周朝的边关不大安宁,柔然和夷狄两部久征不下,和大周最远的边疆城市凉州相互对峙。

    如此之下,凉州一时间成了虽不富庶,但足够热闹喧嚣的存在。

    区区弹丸之地,竟是有两座王府矗立,统帅着凉州城内数万平民百姓,以及流放得到这里来的罪人们。

    那两座王府,一座是东边儿的秦王府,那是天子第九子的宅邸。另一座是西边儿镇南王府,那是世袭罔替的********,顾家的宅邸。

    大雪连着下了好J日,雨水落下在镇南王府的房檐上挂上了冰棱子,守门的小丫鬟长得玉雪可ai,容貌出众,就是有些消瘦,她已然在这廊上站了三个时辰,冻得直哈气暖手。

    她叫做香菱,今年刚十五岁。

    这样俗气的名字本是配不上她的气质。

    且她原也不是奴籍,她本是工部尚书家的孙小姐,三年前工部尚书周家因先帝皇陵渗水一事被连带,族中男子十二岁以上男子皆被斩首,其余nv眷弱小皆被流放至此。

    千里苦寒,凉州莫如是。

    本应是金枝玉叶水晶心肝儿的人,却是被家人连累,沦落至此,以奴婢之身被买入镇南王府,被分到了镇南王第四nv,顾解舞的房中伺候。

    因是罪人之身,她饶是顾四小姐身边第一得意的丫鬟,也没办法成为一等丫鬟,王府的一等丫鬟,具是内务府出身的G净人家的孩子。

    香菱站在廊下,等着四小姐传唤。

    这本事里边儿的两个一等丫鬟香梅和砖海给她穿小鞋,这顾四小姐是府上唯一的庶出之nv,早早的没了生母,王爷便是怜ai她没了母亲,打小就是没着天边儿的放养,王妃为了贤名不大管束她。

    则是从小养成了骄横跋扈的X子,琴棋书画无一ai好,只喜欢听人讲故事。

    好在是个nv儿,若是个儿子,那是十足十的只知道斗J走狗的纨绔了。

    故事顾四,便是南方出生的一些丫鬟,便是当笑话把这事儿打趣了。

    香菱出生尚书府,家里遭难的时候差不多都到议亲的年纪了,所以有些事情,是记得十分清楚的。

    顾四小姐便是喜欢她知道好多事情,每日都要听她说自己的故事。

    还常问她家里面那些七八个婶婶,各房之间相处如何,京里面的风土人情又是如何,京中男子nv儿是不是真的七岁不同席等等。

    香菱本初以为这位四小姐是故意的,让她回忆过去那些日子,好作践现在的她,可每每说道伤心处,顾四小姐便是同着她一道的哭。

    安W她说,这本不是她无德之错,都是男人的罪过,却都落到了nv儿家的身上。

    香菱许久之后才知,这四小姐,并不是如府上传闻那般,是个绣花枕头里面全是C,只是生了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肝,又被困在这小院子里,X子难免与众不同些。

    又没有生母教养,王爷虽是疼ai,可政务繁忙,能够让四小姐不受人欺负,便是顶顶的好父亲了。

    王妃一味的装贤良,也是放任四小姐自生自灭的意思。

    更是说她年Y,不准她随便离开这幽兰院。

    所以四小姐只能和下人们玩耍。

    顾四小姐不ai玩踢毽子和拇战,便是变着法子的让下人们买书来看,最初是让识字的下人们读给她听,久而久之,她竟是无师自通,竟然能识字了。

    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经史子集,便是没有她不看的。

    香菱出生书香门第,自然是会读书写字算数的,自打她来了之后,顾四小姐便极ai唤她伺候,这让四小姐身边最得宠的两个丫鬟香梅雪海红了眼。

    在四小姐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和她亲如姐M的样子,可背地里,总是捉弄她。

    譬如今日,便是四更天就让她来廊下伺候。

    须知,四小姐从来都是要到日上三竿才起的,就是王爷也不曾教训过她这个小mao病。

    知道了只是嗅澺的说,她母亲原是江南人氏,来了这苦寒之地便是及不习惯,未出月就抛下蛮蛮去了,蛮蛮这是随她母亲,怕冷。

    自此之后,便是无人敢说顾四小姐每日ai睡懒觉这mao病了。

    让她早起,可不是要她的命来着,王爷知道了还得了。

    香菱是嫉妒的,名满天下的这一代镇南王爷,待nv儿竟是有这份疼ai,这般慈ai,她见过一次王爷。

    那会儿是厢濎,王爷得闲于家,亲自来幽兰院看她。

    已经十二岁的顾四小姐见了父王便是依偎到了父王的肩头,撒娇耍赖。

    那时候香菱刚到凉州进入镇南王府,和母亲姊MY弟分离,见了只觉得满腹酸涩。

    饶是家里还好的时候,也未曾和父亲如此亲近,现在却是和父亲天人相隔了。

    巳时已过大半,香梅看着滴漏一点点滴完,而床上的四小姐却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

    雪海掐着点儿去了厨房拿了刚出炉的小笼包子来,食盒外边抱着一层锦缎,里面都是棉花,从厨下拿到幽兰院还是热乎的。

    香菱刚才见雪海提着食盒出门,就知道四小姐是要起了,心里高兴这,自己总算是不用再站着廊下了。

    旁的J个三等小丫鬟香兰紫兰她们,已经笑了她好一阵了。

    只因着她从前是贵小姐,掉mao的凤凰不如J,除了四小姐,就没一个喜欢和她亲近的。

    她冻得跺脚,只求自己等会儿进了暖房别身上又洋的难受,伺候不好四小姐。

    四小姐饶是X子再好,可起床气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动则就是摔盆儿摔mao巾的。

    端洗脸水的活儿不好做,自然是落在了她的头上,这冬日里被热水淋一头S透,再出来被冷风一吹,那滋味,她是再也不想尝第二次的。

    见雪海拿着食盒回来,她就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响动了。

    不多时,里面果然传来了叫人的声音。

    香梅在次间拉着嗓子喊:“香菱,端洗脸水进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