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四章 怎么可能没有伤害

    连着撞了十J次,终于是撞开了门,里面奇怪的声响也没了。

    等警察撞开门进去,顾解舞第一个冲了进去,好J个男生站在角落里面,地上散落着一些衣F碎P,nv鞋。

    名贵的lv包包被丢弃在洗手间的地上,里面的化灼兎散落了出来。

    简直就像是一个战场。

    杨乐乐躺在后面的角落里。

    刚才这些人弄开了厕所门,把她弄了出来。

    这些人见了警察,一个个吓得发呆,警察也害怕他们人多控制不住场面,用手机的对讲机呼叫支援。

    顾解舞穿过他们,发现杨乐乐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嘴角带着血,脖子上面也是J圈红痕。

    她的白Se蕾丝内K落在旁边,连衣裙被撕得破破烂烂,下半身****着。

    顾解舞替她拉好衣F,勉强遮住了她的身T。

    旁边有个男生似乎是吓到了,急忙解释:“我什么都没做,都是他们G的”

    警察眼神冷漠,支援的警察也来了,所有人都被抓了起来。

    杨乐乐被送去了医院。

    顾解舞出来的时候,看见陆双峪也在接受盘查。

    她没有忍住自己的怒气,上前给了陆双峪两巴掌。

    清澈的巴掌声让大家都惊了一跳,特别是警察们,他们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还有人肆意寻衅滋事。

    顾解舞立刻被身边的警察反手掣肘了,她被按到了地上。

    耳边听到的是陆双峪的惊呼:“你G什么?”

    顾解舞破口大骂:“陆双峪你个王八蛋!”

    陆双峪看清楚她是顾解舞,顾不上被扇了脸,立马和警察解释说:“这是我朋友,可能喝多了!”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赵弘光的心头R,他还不想被赵弘光修理。

    陆双峪的手机放在车里,赵弘光连着打了好J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否则,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顾解舞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伤心还是因为被警察的暴力压得疼痛,趴在地上嚎啕了起来。

    陆双峪的解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顾解舞依然被带回了公安局。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进了看守所。

    身上的东西被搜的GG净净,包括手机。

    在黑暗之中,她睁着眼睛看了一夜。

    脑子里面全是杨乐乐的惨状和赵弘光找不到她人的样子。

    她有些后悔当时那么冲动了。

    天亮之后,她坐了一夜,整个人憔悴得不像话。

    赵弘光罍饔她走。

    旁边站着陆双峪。

    看他的神情,应该是知道了杨乐乐的事情。

    顾解舞面Se憔悴,眼睛乌青一P,眼白上面都是血丝,原本白皙的手臂上都是红Se的小疙瘩,被蚊子咬的。

    身上还有一G酸臭的味道。

    赵弘光带她离开了公安局,昨晚上那些警察,是赵弘光想法子让他们去临检的。

    她坐在副驾驶上,陆双峪在后座。

    顾解舞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见他没那么激动了,就是特恨她。

    她问赵弘光:“乐乐怎么样了?”

    赵弘光昨晚上亲自过去处理的,在场的人一个没落,全被起诉了,只是乐乐的父母似乎不想事情搞大,有些家丑不想外扬的心理,至于最后会怎样,他也拿不准。

    “乐乐醒了,你去得及时,晚一些的话她可能命都会没了。”

    顾解舞说:“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赵弘光这才正面回答:“她情绪不大好。”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不好,是多不好?”

    陆双峪一直在后座,呐呐的不说话,听着顾解舞和赵弘光的对话,心里面不免有些小小的涟漪泛起。

    虽说不是自己害杨乐乐变成那样的,但是她是接了自己电话,才去那里的。

    要不是自己,她不可能会遭遇那样的事情。

    他和赵弘光说起的时候,虽然也是一副理制凐壮和自己无关的样子,可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赵弘光想起凌晨杨乐乐恢复意识后趁人不注意差点从窗户跳出去的时候,他至今心有余悸:“很不好。”

    顾解舞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回到家里面后洗了澡,换了衣F,她才去医院看杨乐乐。

    赵弘光公司有事情,他丢不开。

    顾解舞本想自己打车去,没想到陆双峪在楼下等她。

    她没有拒绝,直接上了后座。

    曾经很多时候,她和最乐乐都是坐在这辆车的后座上的。

    一路无话,陆双峪其实也是想找个理由去看一眼杨乐乐。

    从昨晚出事到现在,他都没有勇气去见杨乐乐一眼。

    顾解舞临下车的时候,突然对陆双峪说:“你知不知道乐乐一直喜欢你!”

    陆双峪明显被吓到了,或许他从来没想过他这种人有时候值得乐乐喜欢的。

    有些不可相信的说道:“你骗人的吧!”

    这话说的自己都没底气。

    顾解舞想起自己劝诫杨乐乐的那些话,心想要帮她把话说明白了:“如果没有必要,你别去见她了。

    免得她伤心。”

    有什么比让自己心上人看见自己最残破不堪的一面的更让人心碎的。

    即使Y撑,也要将最好的自己留给他的。

    而现在,现实就像是风G的纸屑,风一吹就散了。

    顾解舞找到了她的病房。

    加护病房里,有两名护士陪护。

    杨乐乐穿着弊Se的病F,显得整张脸都是苍白的。

    看着窗帘之后滇濎空,日Se。

    眼神空洞。

    她走过去,拉起她的手,感觉到有些凉。

    说:“我帮你把空调关了吧!”

    杨乐乐没说话,顾解舞举得有些冷,自己把空调关掉了。

    沉默J乎让人窒息。

    顾解舞忍不住先哭了起来,对她说:“对不起,要是我能早一点到,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说着,她趴在了病床之上。

    消毒水的味道让她知道这里是哪里,提醒着她昨晚的意外,如果她可以早一点到,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杨乐乐终于有了反应,手搭上她的肩头:“你别这样,我没事。”

    顾解舞哭得更厉害,怎么可能没事

    陆双峪捧着一束鲜花进来,看见顾解舞趴在病床上一chou一chou的。

    和最乐乐四目相对,他扯出一个笑容:“我买了你喜欢的香水百合。”(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