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一章 循序渐进

    在安迪的调笑下,气氛缓和了不少。

    自用的电梯效率果然就是高,安迪的笑话才说道一般,叮的一声响起,顾解舞她们已经到了顶楼。

    笑话刚讲到一半,安迪小声说道:“留着等一下说。”

    顾解舞点头。

    两个人又一起去了赵弘光的办公室。

    赵弘光的办公室以暗灰Se为主调,地上的大理石光可鉴人。

    顾解舞莫名的记忆起一篇报道,说是大理石有辐S云云。

    赵弘光穿着一身黑Se的高级定制西装,整个人整洁得不像话。

    以往和顾解舞相处的时间,不是t恤牛仔K就是居家F运动装,很少看见他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只是,顾解舞自己被电了一下。

    要不要那脺鼷Yu。

    停,不准胡思乱想。

    你是来学习的!

    赵弘光直接J待了安迪,让她帮忙起C一份房租合同,然后给她看一繙鼽年公司已经签约的合同。

    他的目的主要是这个。

    虽然他内心的角度来说,他并不想要顾解舞认识到这个社会的严酷,但是顾解舞并不是那种安于室的nv人。

    多学一些东西,就是将来两个人有拥无分,多谢历练,她也不至于太吃亏。

    而且nv人选择男人,往往是从自身滇濙件出发的,越是能G的nv人,眼光自然也不会低。

    他希望至少自己可以在侧面,影响一下顾解舞的择偶观。

    顾解舞和赵弘光没说上两句话,就被带到了安迪的办公室。

    两个nv人相处,一个是历经风雨的御姐,一只是初出茅庐的小nv孩,没有三观上的冲突,两个人相处的很好。

    安迪认真的辅导顾解舞,让她受益良多。

    实则,安迪自己心里面也是打了一把小算盘的,怎么看顾解舞和赵总裁之间都不像是那么的单纯,更别说是总裁亲自吩咐的,她自然是乐得卖顾解舞这个人情。

    一整天的功夫,顾解舞都泡在安迪的办公室度过。

    午饭都是在公司解决的。

    赵弘光中午本想请她出去吃饭,可看她认真的模样,便不忍心打扰了。

    第一是怕她多想。

    其次,更是不想她觉得这是一场J易。

    她能难得的低头一回请他帮忙,他这个帮忙的倒是更紧张。

    至少说明她的内心不再是像从前那样抗拒他。

    那天不愉快的事情,两人默契的当做没发生过。

    可实际上呢!

    是真实存在的。

    足以抚平那天那件事的感情?

    赵弘光不确定他在顾解舞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

    好在她已经和宋鉴分手,而且宋鉴也出国了。

    他是不喜欢宋鉴那样的人的,即使不是他留在顾解舞的身边,也不应该是宋鉴。

    他整个就一垃圾。

    他爸赵安就是暗中,扶不起的阿斗。

    顾解舞要是真和他在一起,不说在宋家受多少委屈,下半辈子也别想好过。

    nv人都是蒲公英的命,风吹到哪里,会很受影响的。

    下午五点,赵弘光若是无事,一般都是这个点儿下班。

    顾解舞还在埋头苦读。

    赵弘光轻轻敲开了安迪办公室的门,安迪不再,去了人事部。

    顾解舞一看是赵弘光,抬头起来看她。

    因为看了一天的文件,眼睛有些发红。

    赵弘光对着她身边半人高的文件说道:“看了那么多,自己不累也要让眼睛休息一下吧!一口可吃不成胖子。”

    顾解舞笑道:“才刚嫫到一点门路。”

    所以一直有些意犹未尽,总觉得再看些,自己能明白得更多。

    赵弘光觉得她这么自学不是办法,带她去了一间常去的咖啡吧!

    有些时候,他会和生意上的朋友们来这里坐坐,当然,更多的时候失去ktv、高级酒店。

    两个人到了,赵弘光点了一杯苦咖啡,给顾解舞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赵弘光意识到自己自作主张了,解释道:“先试试,不喜欢你再点,我只是觉得这个很配你!”

    卡布奇诺的密语:我ai你。

    顾解舞无谓的一笑,等自己的咖啡端上来的时候,上面是猫咪拉花,看起来非常可ai,情不自禁到:“像小时候的娃娃雪糕!”

    尝了一口,觉得自己平时喝的速溶完全不同。

    原来,有时候真的是别人才知道什么最配你。

    赵弘光看她没什么反应,笑道:“真打算开咖啡店,得多学一些关于咖啡的常识。”

    顾解舞换言:“那个倒没什么必要,这种地方的价格可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我还是卖速溶咖啡和掺水果汁好了。”

    一进来,顾解舞就感觉到了这地方的装修非常好,装修好一般就意味着价格高昂。

    赵弘光知道,她打算走平民路线,定位清晰:“昨天还说人家房东是J商,看看你,一晚上就成J商了。”

    顾解舞并不觉得可耻:“之前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抱有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己道义上有些不纯粹,对不起社会。

    但是今天看了你公司里那些过期的签约文件,我觉得做生意,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真的没多少人愿意做赔本生意的。”

    赵弘光笑笑不说话。

    他本来就是带着顾解舞出来休息的。

    随后又给顾解舞点了一份提拉米苏,nv孩子喜欢的东西,应该都是那些。

    顾解舞吃得欢,觉得回家连晚饭都可以省下了。

    这一天,两人非常开心。

    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之后赵弘光送她回家。

    顾解舞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两人相谈甚欢。

    直到赵弘光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不小心皽鼬了内存里面,看见里面显示的一段影P编号,他的心情突然染上了Y霾。

    顾解舞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沉默了,只是自己回家,没让他送上楼。

    赵弘光回到H金海岸后,拿着手机内心踌躇挣扎了许久。

    始终没能下定决心将这段影P删除。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卑鄙下流,他想,可能终究有一天,要依靠这个,挽留住她。

    反正这段P子在他的手机里,没有人会看见,不会有人知道。

    想了想,他放下了手机。

    对自己说,下次吧!

    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把它删除。(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