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向导顾问赵弘光

    顾解舞看着卡内的数字,十万块,对于她一个大一的学生来说,已经是非常庞大的数字了。

    但是她知道,这样远远不够。

    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念书滇濎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想要开一家咖啡店。

    不需要什么技术X,而且还可以卖果汁、N茶、小点心这些。

    G净又整洁。

    好不容易熬过了她的十八岁生日,她将这个计划提上了日程。

    实际上她每天挑灯夜战的,都是些关于开店方面的书籍,而不是学校的那些。

    a大虽然是名牌大学,但是对于学渣,态度从来都很宽松,特别是顾解舞这种从飞腾直升过来的,基本上校方都是放任自流状态。

    毕竟a大的牌子自然有学霸们撑着,像顾解舞这种,有后台进入a大的,帮助a大的只是经济上的支持。

    说一说,杨乐乐不去上课点到,也没事。

    顾解舞想与其白白L费四年时间,不如做点儿什么,越是年轻,才输得起。

    她不得不承认,赵弘光的生存模式给了她很大的启发。

    如果看见过他走过的路,她现在未必有那种雄心壮志想要自己开店。

    十万块,放手一搏会怎样呢?

    她一定会成功的。

    这些钱都是她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

    否则,她怎么会出来租了一个房子后,就不得不吃老G妈度日。

    顾解舞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杨乐乐,毕竟她没做过生意,总觉得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杨乐乐也是一脸懵B,直接说:“咱们认识的人里面,不是有一个会做生意的吗?”

    顾解舞沉默了下:“他是Git的,怎么知道怎么开店。”

    现在顾解舞才觉得自己挺悲哀的,想要做一番事业,才发现周围竟然没有一个能咨询的人。

    和妈说?

    她只会让自己保养好一点,将来嫁给好男人。

    和爸说?

    他只会让自己回去继承那家水果摊,有稳定的货源和客源,没压力。

    可顾解舞并不想当一个卖水果的,妈妈也不会准的。

    以后别人问题她那个读a大的nv儿G嘛去了?

    难道要她回答回家买水果去了?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大学生白领的工资还没有工地搬砖的高,可大家还是觉得大学生更加牛B。

    为什么?

    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找赵弘光当向导顾问,顾解舞的内心是拒绝的。

    可是当真找到了J家店铺门面,拿到了合同之后,面对那些密密麻麻滇濙条款款,顾解舞退怯了。

    最近她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菜。

    炒青菜和土豆丝之类的。

    想这事有求于人,特意去菜市场买了一只便宜的J,炖了一锅J汤招待客人。

    这一次是她自己打电话给赵弘光,要他过来的,主要是出去搓一顿成本太高,不如自己做。

    只是没想到陆双峪也跟着过来了。

    杨乐乐帮着壁碗筷盛饭。

    桌子上就一个土豆丝和青菜,还有一锅J汤。

    顾解舞加了一副碗筷,四个人坐下。

    杨乐乐今天有帮忙切姜P,顿时觉得自己在厨艺方面很有天分,舀了一碗J汤品尝了一下。

    跟着给每个人都盛了一碗。

    顾解舞喝了点,这是她第二次**汤,喝起来比第一次好多了。

    赵弘光脸上没什么表情,一边吃饭一边问顾解舞:“怎么会想起自己开店?”

    的确,他问了一个蠢问题。

    顾解舞老实巴J的回答:“不知道毕业之后能不能找得到工作,所以想自己试一试。”

    杨乐乐cha嘴说道:“不是有星探鼓励你去当模特吗?我觉得其实那个不错。”

    赵弘光看向了顾解舞,他并不赞成顾解舞去发展那一行,并不是他歧视某些行业,只是那一行并不好混,而且容易吃亏。

    她的X格也并不适合娱乐圈。

    大家都只看到那些明星如何的火爆,却不知道,他们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又舍去了些什么。

    顾解舞看着赵弘光解释说:“听好多明星说,他们连饭都吃不饱的,我不喜欢。”

    陆双峪点头,他可是J往了好多小明星:“跟你说吧!上镜的时候人会比实际看起来胖,所以一个个都是瘦得跟麻杆儿似的,而且据说她们减肥的方法特恐怖,吃饭之后自己扣喉咙,把吃的东西全吐出来。”

    两个nv生听得起JP疙瘩,那多恶心啊。

    赵弘光见顾解舞好像又瘦了,夹了一只J腿给顾解舞,顿时她的碗就满了。

    顾解舞本来就不喜欢吃炖的,只是喜欢喝汤而已。

    吃了J口吃不下,赵弘光见她不动筷子,竟然把她咬了J口的J腿夹到自己碗里吃了起来。

    陆双峪当做没看见,也让杨乐乐当做没看见。

    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和不是nv朋友的人秀恩ai的。

    顾解舞本想阻拦,可是他已经快要把一直J腿吃完了。

    她只好拿起碗去盛了饭,尽量保持的像之前一样。

    饭后,顾解舞把合同都拿给了赵弘光看,边看边问,那些术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后赵弘光一份都没看上,解释说:“租房合同其实是越简单越好,这样才能迅速的区分你和房东的责任范围。

    这些合同都不合适。

    明天你来公司,我叫我秘书给你打一份,然后你给那些人看一看,能够一次X接受自然最好,慢慢商量也可以。”

    顾解舞哦了一声,不自觉的想象其了他的秘书的样子。

    在中国,nv秘书这个词汇总是让人想入非非的。

    “那不影响你工作吗?”

    顾解舞假模假式的推诿着。

    赵弘光说没关系,然后指出文件上的一条对她说:“这一条说,如果发生不可抗力引起店铺的损毁,你要承担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所谓的不可抗力包括地震、火灾、水灾等自然意外,如果真的遇上了,你可是要吃大亏的。”

    顾解舞凑了上去,看被他捏在手里的文件。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一个巴掌。

    赵弘光有些痴了,很想一口咬在她的脸颊上,她的脸粉嘟嘟的,好像一颗水蜜桃。

    陆双峪坐在对面咳嗽了两声。

    赵弘光别过头去,将文件还给顾解舞。(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