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八章 长大以后才知道

    披萨送到。

    摆在茶J上一个多钟头,陆双峪窥视了好久,他真没吃饱,白米饭配老G妈,在大学的时候他见赵弘光吃过一阵子,那阵儿觉得新鲜,他也吃过。

    现在吃惯了山珍海味,对老G妈已然没了感情。

    他试着拿了一块披萨吃。

    心想,不就是一P儿披萨吗?还不信赵弘光能把他给杀了。

    杨乐乐洗完澡出来,头上还绑着吸水mao巾。

    也拿起一块儿吃。

    赵弘光对她说:“你给她拿一块儿去。”

    杨乐乐不去:“她晚上要学习,被打扰了会生气的,我不去。”

    赵弘光坐了一会儿,看着披萨一块块减少,这是给她买的。

    终于拿起一块去敲了她的房门。

    顾解舞正在做作业,被打断的她非常生气。

    她开门出来,头发用一根塑料簪子挽起在脑后,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穿着宽大的睡衣,简直像是一个学霸。

    可惜她的这幅样子都是假象,她念书不行,就是把眼睛给看瞎了,也不会成为真正的学霸。

    纵然如此,顾解舞还是不想被a大的同学们嘲笑,从来都很努力。

    赵弘光将披萨递给她:“吃一点吧!”

    顾解舞拒绝:“我减肥!”

    说着就要关门,赵弘光一只手抵在门上,顾解舞从来就不是他的对手,无论她怎么使劲儿,门就是纹风不动。

    赵弘光大有她不接受就不走的架势。

    顾解舞只好接过盘子,拿走了不代表一定要吃,解决这个傻B才是最重要的。

    赵弘光J乎被门撞到鼻梁骨。

    回头,正看见陆双峪和最乐乐两个人看向他。

    见他回头,立即装作认真吃东西看电视的模样。

    一副刚才他们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陆双峪其实很心塞,霸道总裁的劲儿赵弘光特么的都用门上了。

    还不如直接扑倒顾解舞,到床上xxoo一阵,看顾解舞还听不听话。

    那么怂,注孤生。

    顾解舞关上门,看着手上白Se盘子里的披萨,无力的靠在门上,内心五味杂陈。

    明明两个人已经两相看厌,何必这样。

    无故平添了许多烦恼。

    她没了看书的心思,将披萨放在床头柜上,躺回了柔软的床上。

    搬出宿舍之后,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再看着天花板吃灰,做梦会梦见有鬼会从天花板上出来吓死个人。

    柔软的床很快让她放松下来,如果可以

    她希望赵弘光对她能够再心狠手辣些,起M这样,她不会再抱有希望。

    现在心里面突然产生的悸动,真的很让人讨厌。

    顾解舞是被披萨的香味吸引醒来的,半夜两点,她的确饿了。

    看着冰冷透心的披萨,她想不吃白不吃,何必便宜垃圾桶。

    人在肚子饿的时候,吃什么都好吃。

    也许是吃太久的老G妈,顾解舞觉得这披萨简直人间美味。

    当然,绝对不是因为这是赵弘光买的,她就要抱着偏见或是觉得美味。

    吃完东西她有些失眠,G脆起床去厨房把碗筷洗了。

    杨乐乐被哗哗的水流声和碗筷碰撞的声音惊醒。

    起来见是顾解舞在洗碗,吓了一大跳,抱怨的口气道:“你发什么神经,半夜洗碗!!”

    顾解舞看了她一眼,比起她来,蓬头垢面的杨乐乐才更像阿飘,可是她心地善良,不忍打击杨乐乐。

    只是说:“你带人回来也不簢说一声。”

    杨乐乐沉默了一下:“我只让陆双峪来家里的,可是赵弘光顺路就跟了过来。”

    她也觉得把赵弘光放进来会让顾解舞尴尬,可没想到两人之间已经成了这样。

    “你们俩到底是怎么了,当初不是好好的吗?”

    杨乐乐忍了许多年,终于是问了出来。

    好在,顾解舞现在已经能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说明了,而不是害怕去面对这个问题。

    她带着手套,上面满是泡沫,停顿了一下才对杨乐乐说:“和他在一起,让我喘不过气来。

    门当户对这四个字,不是写来看的。”

    杨乐乐迷糊的问:“赵弘光家里很有钱吗?”

    顾解舞背对着杨乐乐,声音不知是叹息还是遗憾:“是啊!我努力五辈子都到不了的程度。”

    而且,自己和他,是兄M啊!

    当初以为自己可以过了这一关,无视别人的看法,但是他那么霸道,会感受到自己的感受吗?

    坐在宝马里哭?

    只怕到时候不是哭两声那么简单,可能是生不如死吧!

    把鸟儿的翅膀折断,将它养在笼子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高兴了逗弄两下,逢年过节给亲戚朋友展示一下。

    鸟儿是多么的可悲。

    她不是,不可以让自己这样可悲。

    那样之下,她不可能还有力气去ai赵弘光。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她是为了捍卫自己的ai情,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多年不明白的选择,终于在长大之后明白了吗?

    杨乐乐见她一直不说话,轻声问:“你是不是哭了。”

    顾解舞忍不住眼泪往外流,他真的很好,可惜不能到最后。

    她chou噎着:“你别管我,快点去睡觉。”

    杨乐乐没听她的,走到她的背后,将她抱住了。

    或许是找到了一个港口停留,她泣不成声。

    第二天,顾解舞当做昨晚的事情没发生,朝气蓬B的上学去。

    杨乐乐和顾解舞不在一个系,她也不在乎迟到。

    短短两个红绿灯,人群川流不息,她相信,明天总会到来,今天总会过去。

    而杨乐乐,没忍住告诉了陆双峪,昨晚上顾解舞哭得很伤心。

    陆双峪在上班时间直接去了赵弘光办公室。

    质问赵弘光:“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他兄弟赵弘光才是受害者,现在看来,事情似乎不是这样。

    赵弘光听他说明了杨乐乐的意思,良久才回答:“的确是我被她给甩了,而且我也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陆双峪不明白了:“那她昨晚上见了你之后哭什么?她有mao病啊!”

    赵弘光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吧!

    比如她所说的,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