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以为502只是浇水

    杨乐乐严正的要求,顾解舞和她合租,不然断绝姐M关系。

    顾解舞晕菜,a大的宿舍可不是免费,才刚开校,她才刚刚缴完这学期的住宿费水电费。

    但是杨乐乐说的好像她不去和她同住,她就会死似的。

    顾解舞只好举手投降。

    她最怕杨乐乐这种没P没脸的了。

    公寓选在a大附近的一栋楼里,租金不便宜,但是离学校近。

    只隔着两个红绿灯。

    从前,顾解舞只以为502是浇水,现在知道,还可以是她的门牌号。

    呵呵哒!

    未来和最乐乐同居的日子一定很鏡彩。

    杨乐乐承诺只让她承担四分之一的房租,但是同时,她要负责倒垃圾和家务。

    顾解舞欣然答应,毕竟家务就是一个月拖一次地,垃圾每天出门的顺手带走就是。

    然而,是她想滇潾简单了。

    被人伺候惯了的大小姐杨乐乐,连电饭煲是何物怎么开启都不知道。

    但顾解舞从电饭煲里面盛出一碗饭,用老G妈下饭被出去嗨P完回来撞见的杨乐乐看见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杨乐乐这么坚持要她一起来同住了。

    她岂知是无知,简直就是生活不能自理。

    有钱人真好!

    可是就算是有钱人也拜倒在了她的老G妈拌饭之下。

    看杨乐乐吃的喷香喷香的样子,顾解舞觉得自己今晚在家吃饭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年头米也是很贵的好伐。

    但是杨乐乐好歹是闺蜜,她总不能开口就跟人家要钱吧!

    顾解舞呵呵哒,和她一起分享白米饭。

    杨乐乐作为负担房租更多的那一个,占用了主卧,而顾解舞识相的去了小卧室。

    其实两间屋子没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小卧室没有印室。

    反正客厅又没住人,她觉得影响不大。

    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杨乐乐卧室有电视,她还是要深更半夜的蹲在客厅煲剧。

    然后听着擦L嘿呦这种B子话哭得天崩地裂。

    每一次起夜顾解舞都觉得自己住进了地狱公寓,尼玛深更半夜能不能别嚎!

    杨乐乐则反驳: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顾解舞崩溃,顿时觉得搬来和最乐乐同住,是她这一生做过的最错的决定。

    她要搬家!

    宿管说a大的nv生宿舍已经满员

    北风萧瑟中,顾解舞回到了那个白天寂静无声,晚上鬼哭狼嚎的公寓。

    看见杨乐乐又拿了一碟韩剧回来,她晦气的说了一声:“泥煤!”

    说好的对陆双峪发起追求攻势呢?

    杨乐乐光明正大的说:“我现在不是正在学吗?”

    顾解舞扭头看电视上面那个让她罹患脸盲癌的nv猪脚,再看杨乐乐一眼

    她竟无语凝噎。

    算了,陆双峪就是一火坑,她还是继续在韩剧里醉生梦死好些。

    就在顾解舞认命的之后,那天,她扛着一带十斤重的米回家。

    本来只有她一张嘴,但是每次吃饭杨乐乐都来来蹭她的老G妈,她也不好收钱,所以一个月买一次米变成了半个月一次。

    打开502的门,就看见了一张让她惊悚的脸。

    赵弘光怎么会在这里?

    顾解舞肩上扛着一袋米,怎么看怎么汉子。

    赵弘光脸上闪过一丝嗅澺,伸手接过那袋米,说:“这么高你怎么买那么多!”

    顾解舞尴尬的挣扎了一下,十斤米看起来很多,其实真没多少。

    就当健身了

    而且还有电梯

    赵弘光你一脸你生活竟是如此艰辛而我一点都不知道的表情请给我收回去。

    当然,顾解舞没说出来。

    空手进门,看见陆双峪也在,穿着S包的粉Se衬衣,大刀阔斧的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那是她的葡萄!!!

    想起多年以前陆双峪请她吃的烤串儿,她忍了。

    杨乐乐从厨房出来,顾解舞惊讶得连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

    那种感觉就像你看看见了侏罗纪恐龙从你刚拉完粑粑的马桶里面爬了出来。

    杨乐乐求救似的看着顾解舞,说:“电饭煲坏掉了啦!”

    顾解舞不信,她才置办的名牌货,只要不死掉进马桶里,都不应该出问题。

    有问题的是你吧!

    果然,杨乐乐想煮饭,可是不知道怎么C作。

    据她自己描述,米已经倒进锅里两个钟头了。

    顾解舞打开看了一眼,嗯,不错,第一次做爆米花有这种程度真心不错了。

    “大姐,你不知道煮饭要加水吗?”

    杨乐乐捂着嘴:“外国人都加N酪的,我还以为是加臭豆腐之类的,但是你做的饭不臭,我就以为什么都不加,不是白饭吗?”

    顾解舞扶额:“你出去,我来煮。”

    敢情是杨乐乐想请陆双峪吃饭来着。

    只是

    她为什么没有看见菜。

    杨乐乐表示,她去超市买了好多老G妈、一扫光!

    所以当饭桌上看着壁满了这些的时候,陆双峪的脸都是绿的。

    顾解舞悠然自得的吃了起来。

    总算她有点良心,今年都不用买下饭菜了。

    赵弘光也端起碗吃了起来,他读大学那会儿,经常这么吃。

    杨乐乐对陆双峪进行洗脑:“这个很好吃的!”

    赵弘光看顾解舞吃的那么香,他问:“你经常这么吃?”

    顾解舞听出他语气里面的同情,如鲠在喉,她被谁同情都不需要他的。

    杨乐乐cha嘴说道:“才不是,她喜欢吃这个,天天这么吃!”

    陆双峪看出赵弘光状态不大对,也不和最乐乐玲濎,低头吃白饭,他不喜欢吃辣。

    顾解舞心里面恨死了杨乐乐,还不是因为你,老娘的生活费都付房租了好伐。

    赵弘光见她不说话,咽蟼愳里的米饭,明明是香甜的,他却吃出了苦涩的味道。

    “以后少这么吃,你还在长身T。”

    顾解舞蹙眉,关你mao事。

    赵弘光放下碗,打了电话给安迪,让她订了一份披萨,送到这里来。

    顾解舞赶紧吃完饭,对杨乐乐说:“我吃饱了,碗留着我明天洗,我还有功课要做。”

    突然少了一个人,赵弘光的脸Se沉了下去。

    杨乐乐满心满眼只看得见陆双峪,没注意赵弘光的不正常。(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