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五章 都在妥协

    两个人之间没有更多的J流。

    对于两个相互倾慕的人来说,相互伤害之后,其实分开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强悍的那个不松手,懦弱的那个又怎么躲得开。

    赵弘光送她回了a大,这里也曾经是他青春时代生活的地方,行驶在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

    他不免心生感慨:“变化真大!”

    顾解舞一只手撑在车门上,抵着下巴。

    侧目看他,他的侧脸,和从前也没多大区别。

    更换的,可能是内在的灵魂。

    赵弘光感觉到她的视线,因为戴着墨镜,从来淡漠的脸上更是看不出表情:“你在想什么?”

    顾解舞回首,看向车窗外:“没什么。”

    到了宿舍楼下,顾解舞下车,站在车门之外,语气里满是恳求:“以后别来找我,行吗?”

    原以为赵弘光会生气,而他只是说:“那你把电话号M给我!”

    顾解舞按照他的指示,输入了他的手机号M,打给了他。

    赵弘光的手机放在车门上,听见嗡嗡声,他才说:“那你上去吧!注意多休息。”

    顾解舞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果注定没有结局,就不应该这样纠缠不休。

    可惜,他不懂。

    赵弘光见她走进老旧的宿舍楼,这才驱车离开,径直是了宋家老宅。

    刚才母亲给他来了电话,让他赶紧回去。

    今天怎么都是宋鉴的成人礼,他半途失踪,太失礼了。

    赵弘光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懂得如何收起自己的爪子和獠牙。

    他答应会回去,因为宋鉴还在那里。

    为了将来,一定要让宋鉴明白,有些东西是他望尘莫及的。

    宋家两兄弟,他从来就没对宋鉴看上眼过,将来也不过是混吃等死的废物一个,他眼里面的竞争对手,是宋翊。

    虽没有肖想过宋家的家产,但是都是同年人,而且从小梁子就结下了。

    看见对方比自己过得好,就不痛快。

    赵弘光回到宋家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了。

    一进去,就看见今晚的主人公宋鉴,像条死狗一样瘫软在酒桌前面,人事不省还不忘往嘴里灌酒。

    赵弘光想起刚刚问顾解舞为什么会选择了宋鉴,又想要甩掉他。

    顾解舞给的解释是:宋鉴太Y稚,总是做一些自以为是其实只是感动自己的事情。

    她是不会为了宋鉴这种愚蠢的行为感到愧疚或是一丝丝的自得,只会觉得宋鉴傻得无可救Y。

    宋翊在旁边劝自己弟弟,显然根本没用。

    赵弘光难得一笑,和宋翊滇濘衅眼神正好对上。

    宋翊把弟弟J给助理,看向赵弘光的眼神犹如C原上的鬣狗。

    赵弘光不甘示弱,走了进去:“怎么,还想在这个场合簢动手?”

    这场宴会名义上是宋鉴的成人礼,其实是宋家借这个名义,和高官富商们联络感情的场合,宋翊不是宋鉴,脑子里面少了一根筋,在这样的场合闹,丢的只会是宋家的脸面。

    宋翊气的牙根发洋:“你把顾解舞怎么了?”

    司机说赵弘光把人劫走了,这事儿还凑巧让宋鉴知道了,之后顾解舞的电话还打不通,否则宋鉴也不会这么失态。

    赵弘光回答:“自然是送她回学校了,你今天可是把她抢到这儿的,别以为是宋家大少爷,做起事情来緡法无天了。

    现在是,法治社会!”

    宋翊也笑道:“说的自己好像不是人面兽心的东西似的,对自己的继M都下得去手,想想那时候她不过十四五岁,你的口味也真是独特!”

    赵弘光不言不语,看向宋鉴:“有空关心我,多照顾一下你弟弟,现在他正生不如死呢!这么跟你说吧,那丫头做起事情来,不留余地的。”

    言下之意,就是说顾解舞和宋鉴,是绝无可能的。

    宋翊不了解顾解舞,只说:“能有什么能耐,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nv儿,她妈为了钱能不择手段爬进你们家的门,她顾解舞能清高到哪里去!”

    这一句话,连带把赵弘光和赵弘光的母亲潘瑜也说了进去。

    恰巧,潘瑜走过罍餍自己儿子,听见了这一句话。

    她虽然年近五十,可保养的好,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多岁的人,听见自己的继子说出这样的话,她恍若未闻,只是看向自己的儿子,发现他并不是很在意,心下的忐忑才平复。

    她嫁进宋家,本来就不是那么简单,除了给赵安那个王八蛋添堵,另一方面也是也了娘家潘家。

    她不能只为自己而活。

    所以她从来都是放纵赵弘光的,他要和宋翊一争高低,她是从来不反对阻止的。

    更别说,她的儿子如此优秀,连赵家老爷子都想要将赵家的一切给他,她的目光早就从宋翊身上离开了。

    怎么能够企盼老虎去关注小猫的动向。

    宋翊看见继母过来,自动走开了。

    临走不忘给了一个大白眼。

    潘瑜当做没看见,和赵弘光说到:“市长那边儿你是不是该去敬一下酒,怎么说都是在人家手底下吃饭的。”

    赵弘光越是接触的人越多,便越是明白,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母亲只是对她的人生妥协了而已,对于造成他悲惨童年的肇事者,那是赵安。

    只是没有当年的赵安,怎么可能有现在的他,所以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得谢谢自己那个不着调的父亲。

    他听从了母亲的话,走进了觥筹J错的衣香鬓影中。

    戴上面具的赵弘光,潇洒的游走在达官贵人之间,为自己的事业铺路。

    应酬J际,少不了喝酒。

    只是赵弘光向来很少让自己喝醉。

    到了尾声,赵弘光离开了晚宴中心,一个人离开去了小客厅休息。

    好巧不巧,碰上宋鉴也在那里。

    宋鉴半醉半醒,见赵弘光进来,一上去就拎住他的衣领问:“是不是你,B小舞簢分手!”

    赵弘光推开他,仿佛推到路边的一只醉鬼:“她没有告诉你?我也是被她甩了的。

    你看看你自己,哪一点值得她留恋舍不得的。

    我,她都可以放弃。

    更何况是你这滩烂泥!”(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