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你介意是兄M吗?

    顾解舞疼的冷汗直流,比上刑差不了多少,跪在后座上,双手撑着身T。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屈辱和痛苦,还有对他的失望。

    如果再也不遇见他,那该多好。

    那么她就只会记得那个曾经ai过她视她如珍宝的赵弘光。

    而不是现在这个禽兽。

    她被翻转过来,趴在了后座上,这是一个屈辱的姿势。

    凌迟处死的感觉是怎么样,她想她可能懂了。

    赵弘光一直满足着自己,丝毫没有管她的死活。

    顾解舞亦是咬着牙,不然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刚好扎到了赵弘光的软肋。

    他抓着顾解舞的头发,一边用力一边B她叫出来。

    她J乎将自己的嘴滣咬破。

    赵弘光放弃了,只是一味的折磨她。

    直到看见了鲜红的血迹。

    他的身T软了下来,甚至没有S出来。

    赵弘光从前面拿出了纸巾给她擦了,看见那一点点红Se,有些后悔。

    趴在她的后背问她:“你就不能不那么倔吗?簢说一句软话,我不会这样的。”

    顾解舞得到解妥,下身只是麻木滇澺,心里委屈得紧:“你神经病!”

    要是真嗅澺她,会这么折磨她。

    赵弘光从她身上起来,把她的手机嫫了出来,收拾好自己去了前座。

    驾驶车辆回了市区。

    直接驶入了自己的半山别墅。

    顾解舞被带进了他的家。

    赵弘光将她带到浴室,让她妥掉衣F,亲自帮她洗澡。

    顾解舞原想拒绝,但是没那个胆子。

    赤身**的站在花洒下面,她难得的红了脸,双手捂住X口,背对着赵弘光。

    赵弘光也看的自己一身的火儿,让她自己洗,然后出去了。

    顾解舞在浴室洗了整整两个小时,一直蹲着,害怕有什么东西留在身T里。

    赵弘光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秘书安迪,让她买了一些Y膏和润滑剂过来。

    安迪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做梦,挂了电话之后扇了自己一巴掌,这才清楚的认识到,她的老板真的有nv人了。

    简直就是劲爆新闻

    可是,她不敢往外传。

    安迪是国内知名大学的高材生,一毕业就进入了sj,算是这家公司的元老级人物。

    因此她对两位老板的S生活多少都是有些了解的。

    她搞不懂的是两位老板X格天差地别,到底是怎么成为合作伙伴的。

    赵弘光就跟一和尚似的,这两年除了她自己,她就没见过其他雌X生物出现在赵总身边过。

    相反的则是陆双峪,S生活简直烂到令人发指。

    有家不回每晚流连夜店,身边的床伴也是一天一换据说。

    因为安迪她根本没什么机会看见陆总。

    顾解舞在浴室整整洗了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总算是清醒了,她的头发依旧是纯黑Se,像是绸缎一样。

    **的头发一揪一揪的,散落在浴袍外边儿。

    浅粉Se的浴袍下,遮掩着满身红痕。

    赵弘光把玩着手机,手机虽然是新的,可是里面保持着可以让她就范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

    他现在却不想用了。

    顾解舞和宋翊在车库的对话,他是听见了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她是真的很ai他,只是因为那层关系!

    不,不会。

    他觉得自己在自欺欺人。

    赵弘光穿着得T的衬衣西K,整个人整洁得不似刚刚对她做了过分的事情的人。

    可悲的是,顾解舞并不觉得有多么的反感,此时此刻盘踞内心的只是某种痛苦,而不是被强迫之后会想要报F的心理。

    如果说自己还心存侥幸的ai着他,现在,就该是清醒的时候了。

    赵弘光,从此,在她的生活中只能是一个人的名字,然后,什么都不是了。

    赵弘光将一直Y膏给她。

    顾解舞拆开看了一下说明书,她想是不是应该感谢赵弘光的善解人意,她现在正需要这个。

    她好不容易开口,声音仿佛是从五脏六腑发出来的,最后忍不住红了眼眶:“谢谢!”

    男人总是注意不到这种细枝末节,他问:“你是我继母的nv儿?”

    顾解舞正准备拿着Y膏去厕所,背对着他分开双腿给自己上Y,她做不出来。

    突然听他问题,这才反应过来,他可能是在宋家的车库听见这件事的。

    当初的一时兴起的确是别有用心,然而现在她自食其果了。

    “是的!”

    赵弘光追根究底的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当然很重要,顾解舞绝对不会傻到说是一开始就知道。

    她快速的过滤着过去的事情,想起自己从他身边夺门而逃之后,去了赵家。

    过了两年多,没有人会在乎那一日的时间差。

    应该说,没有什么人能够鏡确的证明,她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去的赵家。

    顾解舞背对着赵弘光,谎话说起来更加的轻松:“去过赵家之后,我在客厅的全家福上面,看见了你。”

    虽然暂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站稳脚跟,但是她却明白,终在某日某刻,这件事的对错,会影响她的未来。

    所以,她不会错。

    赵弘光松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松快。这样至少说明,她不是因为其他离开,只是因为无法接受这样的关系:“你很介意这种关系吗?我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他挣扎着,说明最后一点要素,他们之间根本没关系。

    顾解舞看着移动了一下,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自己都看不出自己是否是在说真话:“横在我们之间的,并不是这个。

    如果我是你的nv朋友,被你爷爷知道了,你说

    赵家的人会怎么看我瓏妈。”

    说完,她去了浴室上Y。

    赵弘光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她从小就早熟,他知道,否则也不可能和他走到一起。

    只是,她想得那么多吗?

    如果这样的情况之下,顾解舞还以什么ai情为理由坚持和他在一起,得到的只不过是大家的唾弃罢了。

    赵弘光不得不承认,顾解舞的决定是最好的。

    可是,他即使知道了她做了正确的决定,心里面依旧如此的痛苦。(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