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二章 她是个坏丫头

    宋鉴愣在了当场,不确定自己听到话是不是真实的。

    顾解舞挣妥他的双手,冷漠的道:“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很有问题吗?我不喜欢你这样混吃等死的人。”

    宋鉴是曾经感觉到过的,只是自己一出生都是这么过的,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甚至更多的时候,是认为是顾解舞的小市民嗅潿在作祟,她不会享受人生,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而已。

    所以他用了常见的金钱攻势,给她买各式各样昂贵的奢侈品。

    可惜的是顾解舞一样都没要,他则是把这些东西转送给了其他nv人,自然,他从他们身上得到其他他需要的。

    顾解舞不是没有听见风声,只是觉得无所谓了而已。

    她想不通的是,既然如此,宋鉴怎么还能理制凐壮的在她面前说着如何如何ai她。

    每每听见这种话,她就觉得无比的讽刺。

    和宋鉴的开始,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她太鲁莽的决定了让他来填补自己空虚的心灵,却忽略了他这个人的本X。

    认真和真诚,并不足以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人生负责。

    顾解舞退后了一步,冷然的看着宋鉴痛苦的挣扎着,他终于说:“你是不是早就决定了,现在只是通知我一声而已。”

    顾解舞感觉到来自身后的不善目光,就像是猎物被捕食者盯上一样的感觉,她说道:“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不应该来问我。”

    用宋鉴的错误来最结束,比什么没感情更加有用。

    宋翊站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只当顾解舞和宋鉴的矛盾是小孩子之间的家家酒,玩味的看着顾解舞。

    金钱,是nv人的都无法拒绝的。

    而顾解舞拒绝宋鉴,就是在拒绝金钱。

    宋翊觉得顾解舞非常有趣。

    顾解舞转身,寻找到了那G不善感觉的来源。

    许久未见的赵弘光,赫然在立。

    她不自觉的露出了紧张妥口而出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弘光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原来,宋鉴的nv朋友就是她。

    而现在,她正在甩了宋鉴。

    想到此处,赵弘光情不自禁的笑了,她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每一个男朋友都不差。

    他笑道:“这里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顾解舞愣住了,宋鉴的继母难道就是赵弘光的母亲?

    宋翊抿了一口红酒,若有所思。

    他只知道顾解舞和赵弘光是继兄M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样。

    顾解舞不再追问,呆呆的看着赵弘光。

    他看起来有点奇怪。

    赵弘光笑着问她:“怎么,宋鉴不和你胃口,在这种时候和他分手,你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顾解舞不懂赵弘光什么意思,现在他不应该是生气吗?

    现在算什么?

    “我怎么做,不用你罍魈。”

    赵弘光走向她,仿佛猎豹走向垂死挣扎的猎物。

    顾解舞本能的往后退。

    是她曾经辜负了他,那一丝丝的愧疚,让她处于被动中。

    她还在过去的回忆中找寻,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他的变化怎会如此之大。

    顾解舞被身后的沙发挡住,无路可退。

    赵弘光一步步B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到J乎能够嗅到对方的呼吸。

    他驻足:“你很怕我吗?”

    顾解舞抬起头,看向他:“我为什么要怕你!”

    是啊,分手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众多事情中的一件,她无需觉得愧疚自责。

    赵弘光笑了,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是啊,你不用怕我,如果你当初怕我,我们或许就不会有那样的结局。

    只是。”

    他的眼神看向了顾解舞的身后,站在那里观察他们的宋鉴。

    宋鉴看着他们若有所思,心里面猜测已久的那个人,该不是他把!

    “他似乎不想和你分手,你要怎么办呢?”

    说完,赵弘光抬步离去。

    顾解舞松了一口气,她多怕赵弘光突然发疯,质问她。

    看来是她自己多想了,她于赵弘光而言,可能不是那么重要。

    宋鉴深吸了J口气,不忍戳破最后的窗户纸,但是他不能不问:“是他吗?”

    他问的意思是,赵弘光是不是她的那个人,初恋。

    顾解舞从不掩饰,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隐瞒和说出来,没区别。

    “是。”

    宋鉴笑了,反问:“怎么可能,你们相差那么多!”

    顾解舞知道宋鉴信了,否则他问不出这种问题,现在可能是最后的自欺欺人。

    她没心情和宋鉴纠缠,赵弘光出现在这里,她已然没了必要逗留,他在,她就觉得浑身不舒F。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们分手了,不要再找我。下次再是被人莫名其妙的带到这里,我一定会报警的。”

    顾解舞心里明白,对于他们家而言,报警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让她失去行动能力。

    只是顾解舞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重要,宋翊看起来还不错,起M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自己和他弟弟是不可能的。

    否则也不会听他们说了那么久,无论她的话多难听,他都一声不吭,全程都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宋鉴沉默着,看着她离开。

    顾解舞对宋翊说道:“你把我带来这里,是不是应该把我送出去!”

    如果没有赵弘光,她当然愿意自己离开,但是他在,她便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就像一只惊弓之鸟。

    宋翊点头,起身送她离开。

    两个人走到了宋家宅子车库,宋翊这才说道:“你和赵弘光是继兄M,怎么看起来他似乎不知道你是他MM似的?”

    顾解舞冷然的坐上了车,可惜没有宋翊的指示,他不动。

    宋翊趴在窗口,对顾解舞说:“你还真是会过河拆桥。”

    一副你不说,就别想走的样子。

    顾解舞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还不知道!”

    宋翊点头:“那就是说,你知道喽!所以你才甩了赵弘光?”

    只是和宋鉴的J句话,他已然猜出了顾解舞和赵弘光的过去。

    现在这一句是半真半假的试探,但见顾解舞的神Se,他已经明白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