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一章 她是个花蝴蝶

    宋鉴如同一把燃烧的火把,骤变成了一只蜡烛。

    不够明亮不够热烈,但是足够让顾解舞知道他就在那里。

    时间渐渐的流逝。

    宋鉴对顾解舞的感情越来越深,就像栽种一颗植物,你花费的心思越多,你就越关心它的健康。

    他对顾解舞的感情就是如此,每一天都费心的灌溉,融化了顾解舞的心,也将自己沦陷。

    在第二年的情人节,顾解舞终于答应了宋鉴的J往请求。

    过年的时候,她忐忑的回到了小镇上,一天天盯着赵弘光曾经站过的那个地方等。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总之就是习惯X的看下去。

    看他会不会来,想他是不是已然平复了她留在他心上的伤口,将她留在了回忆里。

    可惜,她没有等到他的质问。

    或许这就是结局。

    成为宋鉴的nv朋友之后,顾解舞在飞腾获得了非凡的权利。

    a区,也成为她可以进入的区域。

    果然真的是别墅群,宋鉴说自己不喜欢回家,所以选择了住校。

    这“宿舍”是她哥给他办理的。

    据说话了不少钱,宋鉴说起这个时候异常轻松。

    顾解舞不大喜欢他这样滇潿度,家里面再有钱,始终要自力更生的。

    宋鉴每次听见她说这些,就会觉得鸭梨山大,求她放过。

    在他字典里面,金钱从来就都是数字,他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理由,就是尽可能的为宋家的资产减负。

    顾解舞因此深深的懊悔着,她不应该被一时感动冲昏了头脑。

    和宋鉴这样的人在一起,她是不可能会得到好结果的。

    而宋鉴给她的回答是,就算是失去一切,他也会和她在一起。

    这句话说得轻松,那是因为宋鉴不知道所谓的失去一切意味着什么,他自信的笃定,宋家不能没有他。

    而他不能没有顾解舞。

    这是年少时候的ai情,纯洁高尚,但不会永恒。

    顾解舞懒得和他解释所谓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没有钱,就代表着没有豪车豪宅,没有可以睡到天荒地老的回笼觉,没有人会迁就你的坏脾气。

    如果可以,顾解舞想赶紧结束这段错误开始的恋情。

    当然,这只存在于她的内心深处,因为她不会跟宋鉴提出分手,如果是她开口,以宋鉴的X格,必然会做出比现在更加过分的事情出来。

    每一段ai情都是有保质期的,顾解舞坚信着。

    她相信只要继续这么坚持下去,宋鉴早晚会厌倦她的。

    同时,宋家也不会允许她这么一个三无人员和宋鉴J往。

    和宋鉴的相处,从最开始的淡然温暖变成如今的相见恨多,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时间。

    顾解舞没有大志,成绩也是一般般,却也能意外进入a大念书。

    这个看背景的社会。

    再次踏入a大的校区,顾解舞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

    nv生宿舍位于男生宿舍的前边儿。

    三年的时间,能够看出的只有墙壁上的青苔多了些,其他

    似乎和从前一样。

    男生宿舍,曾经保存了她多少的青春回忆。

    顾解舞低着头,没敢看上面。

    宋鉴打来电话,要她晚上出去玩儿。

    顾解舞以要学习为由,拒绝了。

    宋鉴安的什么心,她懂。

    J往两年,连亲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顾解舞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病了,那方面的洁癖。

    明明当初和赵弘光在一起,都能够无所顾忌的,为什么换成了宋鉴就不行。

    进入a大后,她选择了住宿舍,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想要避开宋鉴,如果一个人住在外面,势必会让宋鉴想入非非。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真的无法想象。

    宋鉴听她拒绝,有些恼火的说:“你又不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的这些朋友们,你从来不和他们一起玩儿。”

    顾解舞冷静的回答:“他们都是有钱人,讨论的都是名牌,我又不会聊这些,去做什么!你玩高兴就好。”

    她自己也觉得,宋鉴比赵弘光好应付得多。

    起M,她敢理制凐壮的拒绝宋鉴好多无理要求,而对赵弘光不行。

    这两年,她没有听见一丝一毫关于赵弘光的消息,仿佛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

    偶尔好奇,她会问杨乐乐,杨乐乐只说不知道,没听陆双峪提起。

    顾解舞进入a大,而杨乐乐去了维也纳留学。

    她们之间的关系一如往常,就是隔着彪个地球,也不会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宋鉴十八岁了!

    过了十八岁,宋鉴就能够拿驾照开车,实际上他已经无证驾驶很多年。

    顾解舞说过两次,宋鉴不听,她就不提了。

    只是从来不坐他开的车而已。

    明明有司机,却喜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她纳闷,自己怎么会选择了这样的人。

    宋鉴的存在的确安抚了她空洞的心,但是后来,她发现宋鉴给了她新的伤口。

    宋鉴邀请她去宋家,参加他的成人礼。

    顾解舞拒绝了三次,宋鉴最后说,他过完十八岁生日,就要去国外留学

    最后,顾解舞答应了宋鉴的请求,只是发现宋鉴的口袋里准备了安全套的时候,她开始讨厌自己里面坚Y而外表柔软的心。

    是不是,不应该给宋鉴希望!

    于是,宋鉴生日当天,她爽约了!

    宋家请的都是社会名流,以及市里面的高官富商和自家亲戚。

    宋鉴一直联系不上顾解舞,就知道她又放自己鸽子了,去了酒窖喝酒。

    宋家现在是宋翊撑门面,他找到了宋鉴,看他为了一个nv人醉成烂泥的样子,除了恨铁不成钢之外,没有任何感觉。

    有些后悔当初想要补偿宋鉴的童年的那种心理,要是之前他对他严厉一些,也不至于把他养成现在这幅****样子。

    宋翊派人去a大找到了顾解舞,将她强行带来了宋家。

    宴会还没开始,顾解舞被带到了S宅的客厅,宋鉴在那里醒酒。

    见顾解舞来了,立马扑了上去:“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顾解舞推开他,说道:“我发的短信你没看见吗?”

    宋鉴摇头。

    顾解舞的脸冷若冰霜:“我说我们分手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