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章 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讲真,宋鉴不是她的菜。

    可是这样一个人,这样认真的对待,她有些迷茫了。

    她找到了杨乐乐,问自己应该怎么办。

    杨乐乐最近也处在这样的势冓,她ai上了一个人,但是觉得自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合适。

    侧面来说,和顾解舞面临的是同样一个问题。

    顾解舞厥倒,她是来问杨乐乐自己该怎么办的,而不是来给杨乐乐答疑解H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都是些没营养的话。

    突然杨乐乐问起了顾解舞:你放下赵弘光了?

    谈不上放下,顾解舞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从开始到结束,她至多就是喜欢过赵弘光。

    现在吗?

    她能够冷静的对着手机屏幕说自己对他任何想法感觉都不再有了,那是骗自己。

    偶尔想起他来,心里某一个地方还会疼。

    他很好,除了那一点不好。

    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如果她能够将就一点,是不是等待他们的将来会很美好。

    让人最遗憾的事,就是在遇到ai情的年纪,还不懂得如何去ai。

    她以为自己足够潇洒,现在才明白,原来先放弃的那个人,未必就是如此的洒妥。

    说不定和被分手的那个遭遇了同样的心路历程,只是因为位置不同,便没有人看得见她的伤口了。

    顾解舞回复:你答应我,绝不告诉任何人,我的想法。

    杨乐乐回复知道。

    她才在手机上写道:我知道自己现在在恋恋不舍,否则也不会像用新的开始罍麽束过去,他很好,非常好。

    或许这一辈子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好的人了,可是

    他有时候很不好,不好到我再也不想见他。

    我想我有漫长的时间来忘记他的。

    杨乐乐看见这样的文字,五味杂陈,说:虽然不太懂,但是我想,我还是暂时不要对他表白了,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永远那么好。

    如果不知道,就等以后再说了。

    我想,我也可以用漫长的时间来验证,他是不是我的最好。

    顾解舞笑,心里面已经有了决定。

    宋鉴固然不是最好,可是现在她正好缺一个人来弥补原来的地方。

    只是抱着这样想法的她,对宋鉴不公平。

    那天有些微雨,天Se朦胧,让人看不清远方。

    就像年Y的大家,看不清自己的未来。

    顾解舞约了宋鉴到钢琴室。

    她自己不会弹,但是听说宋鉴会。

    她一直坚信,会音乐的男生都不太糟糕。

    宋鉴的钢琴是小时候被家里人B着练出来的,万万没想到,长大之后,初恋的那个人竟然会想要听他弹钢琴。

    从来没有哪一次,他觉得钢琴是这么优雅美丽的东西。

    宋鉴坐到了钢琴边上问她:“想听什么?”

    顾解舞随便的回答:“你喜欢弹什么我听什么。”

    宋鉴呐呐,他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再问:“你说一首吧!”

    顾解舞哪里懂得那些优雅的钢琴曲名字,只能说出一个自己所知道的:“那就天空之城吧!”

    宋鉴有些惊喜,他也喜欢嗊崎骏,也刚好会谈这首天空之城。

    顾解舞看着窗外雨点,有些后悔选在待今天,寓意不怎么好,她不喜欢下雨天,冰冷CS,冷到让她想找个温暖的地方躲避。

    曾经,那个地方是赵弘光的怀哀。

    她解释说:“嗯,挺喜欢的。”

    电影不都是吗?

    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

    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也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来拯救自己。

    后来那个人出现了,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C。

    然而,当他向她索要代价的时候,她退怯了。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她,站在这里,听着宋鉴的钢琴曲,准备告诉他一些事。

    “宋鉴,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宋鉴脸红了一下,连在黑白键上巡走的手指都颤抖着。

    他说了真话:“你是第一个!”

    顾解舞坐回了钢琴下面的椅子上:“是吗?我想也是。”

    宋鉴郁闷:“这也看得出来。”

    顾解舞的看着他说:“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而那个人不是你,宋鉴你知道吗?

    宋鉴脸Se发白,优美的乐章停止,寂静的钢琴室回荡起他颤抖的问句:“你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顾解舞认真的回答,是啊,为什么:“我想让你知道。”

    宋鉴:“然后?”

    顾解舞笑道:“如果你觉得没问题,那我们试着J往吧!”

    宋鉴有些嫫不着头脑,nv孩子的脑回路都那么清奇?

    “那是什么意思?”

    她再一次解释:“我他分手了,但是他不大愿意,如果将来遇见,我希望你能接受,而不是像傻瓜一样来质问我。

    我是你的初恋,第一个。

    而我的初恋,不是你,你不是第一个。”

    宋鉴的确没有想到过顾解舞曾经有过恋ai经历,毕竟他是第一次,便理所当然的认为,大家都应该是第一次。

    宋鉴有些担心自己,是否有她之前的好:“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顾解舞实话实说:“****,霸道!他觉得我属于他。就是这一滴让人受不了,我才选择离开他的。

    也许,在将来的很久,都不会再遇见像他那样ai我的人了!”

    宋鉴听出她语气里面的恋恋不舍:“既然你舍不得,那G嘛分手。”

    顾解舞之前也不知道,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我不想让自己更加恨他之后才离开。”

    宋鉴呐呐不说话,解舞的意思非常明白。

    她暂时忘不了那个人,如果他愿意,她愿意和他J往,但是,这样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骄傲如宋鉴,怎么可能。

    满室沉默。

    顾解舞明白了,说:“如果不行,宋鉴你就别再那样做了,我为难,我并不是故意的。”

    宋鉴笑答:“知道。”

    钢琴室里面再次响起音乐,宋鉴弹起了刚才未完成的那首曲子。

    顾解舞的心下也放松了,宋鉴这个人,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差嘛!

    最后宋鉴问顾解舞,那要到什么时候,她才会完全忘记过去的那个人。

    顾解舞依旧实诚的回答:不知道。(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