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宋鉴他感动了自己

    宋鉴看着刚才两人**过的地方,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真特么恶心。

    nv人那地方有什么不好,非要搞拉屎的地方?

    一想到两个男的亲亲抱抱互相搞,他就觉得这个世界早该完蛋了!

    这件事之后给宋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每一次看见两个男的携手并肩,他都会不自觉地感到恶寒。

    自己是直的,绝对百分之一百直爽!

    宋鉴老实的找了一个位置,关掉了手电,朝着来路方向等顾解舞。

    刚才还以为那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是顾解舞,结果大失所望。

    他又拿出安全套研究了一下,免得到时候不会用丢死人。

    而顾解舞,现在在宿舍里边儿写作业。

    来到飞腾的唯一好处就是,她有了一间**带洗浴的宿舍。

    她的宿舍位于c区,流于大众的那种。

    顾名思义,有c区自然就有b区和a区,那里是飞腾上等学生的宿舍。

    据说a区是的宿舍都是别墅,还有保姆。

    顾解舞想起从别处听来的消息,忍不住呵呵。

    听说宋鉴就住在a区。

    他是本市人,怎么不回家住呢?

    顾解舞有些时候不能理解有钱人的想法,包括有钱的小孩。

    次日,宋鉴没罍魈室。

    顾解舞一到教室里,就被宋鉴的狗腿子们围上了。

    她被B迫到讲台上的角落里,窘迫的样子被全班同学看了个底朝天。

    为首的名叫薛冰,是宋鉴的好哥们儿。

    他指着顾解舞问:“你昨晚上死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宋鉴在植物园等了你一晚上,都感冒了,现在还在医务室挂点滴呢!”

    顾解舞:好意思说,白痴才会傻傻的等一晚上吧,宋鉴果然是脑残吗?

    她一脸无辜:“他去植物园等我G吗?晚上又没有植物课?”

    她早就决定否认卡P的事。

    她就是不知道,你要怎样。

    薛冰语塞:“你没看花里边儿的卡P?”

    顾解舞摇头:“玫瑰花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薛冰扶额,一定是宋鉴弄丢了或者忘记了,大少爷就是这么任X。

    他依旧凶神恶煞的说道:“那你去医务室看一下宋鉴,记得好好的关心他一下!”

    顾解舞沉默了一下:“我还要上课。”

    薛冰和他的同类们明显不接受这样的答案,恶狠狠的看着顾解舞想要做些什么,恰时,老师进来了。

    无论什么样的学校,老师都是学生的克星。

    越是牛B的学校,有牛B的学生,老师也是牛B哄哄的。

    顾解舞暂时得到解妥,回到了位置上。

    至于宋鉴,现在正在医务室里面感动自己。

    他等了一晚上,顾解舞都没来

    好心塞好嗅澺好绝望!

    他真想拔掉点滴针头,冲去教室问她,为什么不赴约,然而,一通电话灭绝了他的想法。

    宋家真正的大少爷宋駵饔到学校通知,说是宋鉴生病了,宋翊无事,就顺路过来看他。

    宋家老爷子还不知道心ai的小孙子生病了,至于父亲和继母,不提也罢。

    宋翊看宋鉴虽然打着点滴,但是看起来依旧生龙活虎的,笑着问:“怎么了?好端端的跑去植物园睡觉!”

    宋鉴翻白眼:“要你管!”

    安保系统完善的另外一个代名词就是没有**。

    他昨晚没回宿舍,在秋天平均温度只有十渡的晚上只穿卫衣植物园呆了一夜,包括昨天早上的那一束,夸张的红玫瑰。

    宋翊都知道。

    他更知道,自己弟弟到了想要谈恋ai的年纪了。

    宋鉴正处在你叫他往东他偏要往西的年纪,宋翊看他没死不了,就离开了。

    走之前,去教务处提看了顾解舞的资料。

    转校办理人那一行写着:柳青。

    宋翊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想到她还是他们赵家的亲戚。

    赵家老二的前Q,赵弘光的生母潘瑜就是宋翊和宋鉴两人的继母。

    对于宋翊和宋鉴来说,潘瑜虽然不是害死他们母亲的凶手,可毕竟取代了他们母亲的位置,说不上什么好感。

    且赵弘光和宋翊的年纪相当,当初潘瑜带着赵弘光嫁进宋家,两个人没少打架。

    当然,从来都是赵弘光那条疯狗赢。

    他动起手来,可不管你是谁,都是往死里面整。

    一次差点儿被赵弘光用板砖爆头之后,宋翊学乖了,自己的命宝贵得很,才不想早早的挂掉,将宋家拱手送人。

    也是那一次,赵弘光选择了寄宿学校,很少回宋家,同样的,很少回赵家。

    这个nv孩子,竟然会是赵弘光的MM。

    他不知道该不该感叹,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既然身份底细没问题,他也就不cha手纯洁的弟弟的初恋了。

    他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知道那种眼睁睁的失去的感觉。

    他已经T会过了,别再让宋鉴走自己的老路。

    宋翊折回,緡了和宋鉴说一句:“你眼光不错,只是人家看起来是个好nv孩儿,你第一次约会就约人家去那种地方,她会去才不正常。”

    感受完哥哥ai的嘲笑,宋鉴反思了一下,追nv孩子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嘛!

    下午宋鉴就生龙活虎的回到了课堂上,看顾解舞的眼神更加的**L。

    不用会读心术都能知道,他说的:那是我nv人!

    这严重的影响了顾解舞的生活,她身边的周围的人都有意识的避开她,免得让宋鉴误会,她们欺负了她。

    因为宋鉴把之前给顾解舞下绊子把她关厕所的那J个nv生整了一顿。

    具T怎么做的顾解舞不知道,反正她看见那些nv生给她道歉的时候只差没跪在地上了。

    如果她要求的话,说不定她们正的会跪下去。

    顾解舞看着这些nv孩子Yu哭无泪的神情,再看周围人的眼Se。

    说道:“没关系,我原谅你们了。”

    众人如释重负的离开了。

    旁人也只是看着,连闲话都不敢多一句。

    比起从前走到哪里都有人低声耳语,这样寂静的无声显得她更孤单可怜好吗?

    可她要怎么告诉宋鉴,他不需要这么做。

    起M到现在为止,他为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感动了他自己而已。

    而她,除了觉得烦恼,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