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八章 宋鉴的玫瑰花

    宋鉴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很混,实则不过是一个缺ai的少年。

    生于宋家那样的家庭,从小就看过太多的悲欢离合。

    旁人只知道他宋鉴是宋家的小儿子,宋老爷子的心头R,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宋鉴在年Y的时候,目睹了身患抑郁症的母亲从自己面前跳楼自杀。

    从此之后,他就彻底和乖巧听话懂事说拜拜了。

    心中藏着一段恐惧,唯一能够压制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无所畏惧。

    但是,他现在真的无所畏惧吗?

    呵,那个只有他自己知道。

    宋鉴为人很J,至少大多人都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在飞腾,这个男生nv生J乎找不到处的学校,宋鉴G净的如同一张弊纸。

    他混蛋他恶劣他下流,可他没有对任何一个nv生做过不好的事情,包括对男生。

    顾解舞的出现只是他生活中落下的一P树叶,让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会对树下落下的树叶感兴趣。

    本以为她会像从前来的转学生一样,被破坏之后堕落,为了获得在飞腾生存的能力,成为一朵高级J际花。

    让人意外的是,她竟然拿着菜刀砍出了一条路。

    这简直颠覆了宋鉴小少爷的三观。

    原来nv孩子,不是只会哭和求饶而已。

    还可以这样凌厉。

    她似乎一点都不艂愒己。

    宋鉴看了一眼那个想要讨好她的nv孩子,好像是他家公司里边儿一个高管的nv儿,平时为他鞍前马后无功也有劳,算了。

    他笑着对顾解舞说:“你是来上厕所的,上完厕所当然可以离开!”

    说的好像从前那些在厕所里边儿拦下别人然后把人家的头皽鼬洗水槽和马桶的人不是他一样。

    顾解舞不是不怕,只是怕也没办法,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飞腾就是社会的缩影,所有人只会为胜利者欢呼叫好,最多在背后无人的时候感叹一句“那个谁谁谁真可怜”。

    至于胜利者,从来都是有权有势的人。

    上帝所谓的公平,只有一条,那就是大家都会死。

    但是在死面前,还有隅一点和晚一点,未必也是绝对公平的。

    所谓滇濎平,不过是人们最初用量衡量物品重量的东西,它承迂不起人生的重量。

    顾解舞背心和手心都是冷汗,安全的走出nv厕所,她觉得自己恍如重生。

    虎口妥险的感觉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宋鉴拿出一束红玫瑰送给她的时候,顾解舞突然悟了。

    只是,她对宋鉴这样的富二代真心没好感,可以吗?

    她玩不起。

    大红Se的玫瑰花每一朵都娇艳Yu滴,外面罩着一层白Se的纱,今早刚从荷兰空运过来。

    顾解舞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今天天气意外的好,金Se的Y光从窗户那边打进来,从侧面看,两个人的剪影美的不像话。

    而实际上两人的内心各自不同。

    顾解舞想,她是现在立马拒绝还是先虚以委蛇待时机再说清楚她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宋鉴想,你要是敢不收,你就死定了!

    宋大少爷青春期第一次情愫萌动,甚至不远万里订购了玫瑰花来送给心仪的nv生。

    如果恰巧这个nv生眼瞎不接受他的求ai的话,他一定要她生不如死,在飞腾混不下去。

    顾解舞似乎会读心,虽然万般不情愿,还是收下了这一束不是象征ai情就是象征血流成河的玫瑰花。

    她真的很想我靠一下,赵弘光都没送过她红玫瑰,因为他那个人比较切实际,都是送她有一定价格的东西。

    而不是这种,放一夜就会凋零枯萎的花朵。

    顾解舞收下了宋鉴的玫瑰。

    在飞腾再一次成为话题的中心。

    灰姑娘终于勾搭上了王子,紲鳙要飞上枝头变凤凰。

    宋鉴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从来都是所向披靡无往不利的,对nv人也是。

    下课后,顾解舞才发觉玫瑰上面有一张卡P,S包的紫Se上面穿cha着金Se的花纹,显得高雅多丽。

    的确符合宋鉴这个人给人第一感觉。

    上书:今晚我在植物园等你!!!

    顾解舞呵呵了,飞腾的植物园位于校区后方山上,大白天不是植物课都不会有人愿意去,晚上!

    宋鉴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屎吗?

    顾解舞想都不用想,绝B无视。

    宋鉴之所以想约顾解舞到植物园,纯粹是他手下马仔的破建议。

    宋少爷人生第一次看上一位姑娘,自然是激动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侧面的和手下人取了一下经,大家都是过来人,自然明白宋鉴的心思。

    在飞腾,想要拿下顾解舞这样的nv孩子非常简单,第一,送礼物,第二,**!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所以地址选在荒无人烟的植物园,简直再好不过。

    宋鉴虽然也有过打飞机的经验,但是心里面也忐忑的觉得,她不会这么好上把!

    但是当着那么多马仔的面儿,他不能露怯,只是心里面有些犹豫,他是对顾解舞有好感,但还是没到现在就想对着她打飞机的想法。

    同时又觉得,如果顾解舞这么轻易的愿意随便被她打飞机,那么是不是说,她也可以随便和人打飞机!

    好烦躁!

    纵然烦躁,宋鉴还是带着装备去了植物园。

    装备如下,手电筒、安全套、纸巾!

    宋鉴手下的富家马仔鏡心为他推荐。

    十一月的夜晚,温度偏冷。

    宋鉴为了帅,只穿着卫衣去了植物园。

    植物园是一个人工玻璃大棚,里面栽种着世界上能够移栽的所有植物。

    可实际上大多数的学生都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如果想要看,直接打飞的去原产地看不是更好。

    渐渐的,这地方就成了约P圣地。

    宋鉴打着手电过来,一路上非常明显,明显得惊动了今晚同样在植物园约会的一对野鸳鸯

    宋鉴听见悉悉索索的杂音,手电直接朝着声音来的地方照了过去。

    他有一个弱点,很多人都不知道,就是他怕鬼!

    待看清是两个男的赤身着上身在一起,宋鉴觉得有些恶心

    心情不大美好的吼道:“还不快滚!”

    两个人也听出来是宋鉴的声音,立马拿着跑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