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要分手

    顾解舞自认为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在这一两年变化如此之大。

    赵弘光非常的迁就她,甚至给了她一张副卡。

    她开始用衣物、饰品、化妆来武装自己。

    可能每一个恋ai中的nv孩子都会这样,因为害怕失去。

    只是这些对于中学生来说,有些太早了。

    赵弘光不好说,怕顾解舞觉得他是嗅澺钱。

    可每每看见顾解舞花枝招展,如同一只求偶的孔雀,他就会担心。

    会不会有别人误会了她,以为她的美丽是展现给除了他以外的人。

    他发现自己吃醋了,那种害怕某样东西被抢走的心情,他已经很多年没感觉过了。

    骄傲的他没有告诉顾解舞,甚至没有侧面滇濁醒她收敛一点,她的美丽只属于他一个人。

    顾解舞唯一感觉到的就是,赵弘光对于她的狂热的ai情和有些变T的占有Yu。

    随时随地的,只要他想,他就会无所顾忌的占有她。

    起初她还会觉得很刺激,但是久而久之,就会觉得挺影响人的正常生活的。

    比如好J次,她不过是在厨房做饭,他突然就进来抱着她做了起来,两个人都太激动,忘记了关火,差点把厨房给烧了。

    看见黑漆漆的锅底顾解舞就害怕,万一煤气泄漏怎么办!

    更让人崩溃的是赵弘光回答,说和他一起死难道不好吗?

    虽是一句玩笑话,但是顾解舞还是觉得心里面挺不舒F的。

    好端端的人G嘛想死啊!

    还有一次在电梯里面,他看着墙上的监视器一会儿,便转身和她拥吻起来。

    顾解舞是nv孩子,自然没男人那么厚脸P,害怕有人会看见,不一会儿就反抗起来,想要结束。

    男nv生来的差别摆在那里,结果自然是她失败。

    然而受到她反抗刺激的赵弘光,直接拉开拉链妥下了她的K子,在电梯里面要了她。

    那一刻,她得到的不是享受超常规的刺激,而是屈辱

    嘴巴里面颔着他的手指,下身被他填满着。

    她双手撑在电梯的墙壁上,金Se的墙壁清楚的让她看见了自己是如何一副状态。

    十六岁的花季少nv,被一个男人狠狠的压在身下。

    仿佛两只不分地点场合J配的狗。

    而赵弘光的脸上,也不是当初那样温柔享受的模样。

    而是,狠戾!

    他享受着她被凌N的样子。

    G涩的身T让他更加的兴奋,冲击之下渗出粘Y让他如同F情的野兽。

    他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宝贝儿,还说不要,你都流水了!我是不是G得你非常舒F?”

    顾解舞的嘴巴里塞着他的手指,口水沾满了他的手心。

    他想要听见她的回答,拿出了手指,又伸进衣F里面,穿过她的内衣,在她X上的红豆上涂抹。

    顾解舞不想回答那样下流不堪的问题,说:“你快点结束,我不想要。”

    赵弘光闻言,脸上的表情更加冷漠,他闭上了双眼,伸进内衣的那只手像是失控一样的捏了下去。

    顾解舞疼的不行,叫了出来:“你G什么?”

    赵弘光的下身也随之用力起来,抵在她的嗊颈上,毫无保留的冲击着。

    他的额头渗出汗水,一滴滴落在她的背脊上:“我在G什么,你感觉不到吗?我问你,我G得你爽不爽?”

    顾解舞的脾气也上来了,早知道刚才应该咬断他的手指,让他欺负自己。

    下身滇澺痛让她不舒F,她改不了牙尖嘴利的mao病:“你去死,弄得我痛!”

    赵弘光的嘴角一扬:“很快就让你舒F了!”

    他比顾解舞更了解她的身T。

    他将顾解舞的身T抬高了一点点,找准了位置研磨起来。

    那是她的敏感点,每一次到这里,她一定会**。

    顾解舞感受到来自身T的本能反应,忍不住叫了起来。

    比起刚才的痛苦,这样的感觉的确不赖。

    可是她的心里边儿对赵弘光依旧充满了不满,这算什么,要她知道他的厉害?

    她被主宰在他的Xx器x官之下?

    两人在电梯里面结束了这一场让顾解舞心里面十分不爽的J配。

    可能赵弘光觉得没什么,之前很多次,他都是这么G的。

    想要的时候就做,她也很喜欢,甚至比起他来,顾解舞有时候玩的花样比他还多。

    只是赵弘光始料未及,顾解舞是打从这一次开始,彻底厌烦了和他的做xai。

    顾解舞借口放暑假,把自己大部分的东西都塞进了行李箱搬了回去。

    第二天赵弘光起床之后去洗手间,看见她的牙刷都不见了,心里面咯噔的一下。

    可又想,她可能只是随手拿走的。

    顾解舞回家之后,不想惹出麻烦,每天都按时和赵弘光通电话,直到后面一个月,她借口自己报了补习班,和赵弘光的电话才逐渐少了起来。

    恰巧赵弘光的也进入忙碌的势冓,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愈发的少了起来。

    顾解舞觉得,一直这样下去,赵弘光总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到时候分起手来,也能简单快捷的说明。

    只是她低估了赵弘光的对她的感情深度。

    当她和赵弘光一周没有联系之后,接到了他的电话。

    赵弘光非常直接的问她:“你什么意思?”

    顾解舞被吓了一跳,赵弘光还从来没这么严厉的和他说过话。

    声音不自觉的弱了起来,装傻道:“你怎么了?”

    赵弘光听她语气这么好,也情不自禁的软化了:“你怎么那么就不给我电话?”

    顾解舞呐呐说道:“那你还不是一直不给我打电话。”

    赵弘光失笑,原来是故意的,便说:“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出来一趟,我们见一见面。”

    顾解舞不想出去,主要是想要循序渐进的让赵弘光自己明白她的意思:“天气那么热,我不想出去。”

    赵弘光:“你我去你家小镇上?”

    顾解舞立刻定了时间去市里面。

    开什么国际玩笑,让他来这个小镇上,不是就露馅了。

    还是她出去吧!

    见一面,总是没什么的。

    如果顾解舞知道,这一次出去,会留下把柄在赵弘光手里,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自己没有坚持。(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