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二章 蒋嫣然表白

    赵弘光和陆双峪合伙的公司进入正轨,主营软件开发。

    而陆双峪则觉得做这个太单一了,提出一个做游戏的方案。

    现在网上游戏最火的就是魔兽,而他们自己本土除了仙剑之外,甚至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游戏。

    赵弘光觉得他提议不错,直接让他全权负责。

    陆双峪石化,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他是来分红的,不是来打工的

    赵弘光飘然远去,不理他。

    a大的这一届,和赵弘光陆双峪同级的大学生们,都面临着毕业之后将要何去何从的问题。

    临近毕业,更多的是那些让人黯然神伤的别离。

    蒋嫣然是蒋家的独生nv,换言之,将罍鳢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不知有多少人挤破了头,只为博这位公主一笑,成为驸马,少奋斗五十年。

    可惜蒋嫣然从小就喜欢那个赵家的怪咖,赵弘光,对其他人,说是不屑一顾,都是有过润Se的。

    就快毕业了,她的确从不少人耳朵里听说过关于赵弘光那个神秘的nv朋友这件事。

    只是自己从来没碰见过,她的心底一直抱着一份侥幸。

    至少,至少她还是有机会的。

    平时的同学聚会,赵弘光被问到这个问题也是守口如瓶,或者

    他所谓的nv朋友只是一个误会。

    蒋嫣然和其他所有面对ai情的nv孩子一样,智商J近为零。

    J乎赵弘光的所有同学都知道,赵弘光绝对是金屋藏娇了,至于为什么没带出来过,他们和赵弘光的J情还没到问这种**问题。

    大家对于蒋嫣然对赵弘光的心意,那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惜赵弘光人家看不上。

    有些偶尔看见过顾解舞一眼的,都能明白赵弘光为什么看不上蒋嫣然这种肤白貌美的烈焰红滣了。

    那个,真不差,无论是身材和长相都是一流的,而且气质上赢了蒋嫣然这种用金装堆出来的美人好大一截的。

    蒋嫣然不死心,在毕业会上借酒装疯,问赵弘光到底有没有

    那一刻场面真的是非常尴尬,无论出于什么理由,赵弘光都是应该保持一些绅士风度的,但是蒋嫣然就跟疯了一样,抓着赵弘光不放,要死要活的问他。

    赵弘光对蒋嫣然的记忆和感觉只是一个认识多年的同学,比一般的同学要熟悉而已。

    他不否认,蒋嫣然非常吸引男人,无论是长相气质谈吐。

    但是他已经把ai情给了顾解舞,对于蒋嫣然,他只能说是朋友。

    蒋嫣然借酒装疯,在那么多人面前问他要一个答案,赵弘光是最讨厌有人B他的,索X毫不留情面的回答。

    “我已经有nv朋友了,你不知道吗?”

    其实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他从没公开承认过,因为顾解舞的年纪。

    好J次他和顾解舞出去,都遇上了同学,虽然大家擦肩而过没打招呼,但人都是有J分眼Se,不会连这个都需要他再说明把!

    蒋嫣然今天特别的打扮过,香槟Se的晚礼F完美勾勒出了她身T的曲线,一头卷发盘在脑后,J缕发丝落下,显得她温柔妩媚。

    醉酒之下她的眼睛里满是朦胧,让人沉醉。

    大学里边儿有不少人追她,可是她就是看不上,偏喜欢那个X格怪异脸上总是写着生人勿进的赵弘光。

    她为她拒绝了多少人,抛弃了多少抓到ai情的机会。

    他竟然这么无情的拒绝了自己。

    蒋嫣然其实心里面有底的,之前那么多次她的有意无意,赵弘光都能视而不见,他是铁石心肠。

    因为这件事,包间里的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唱歌喝酒的都安静了下来,不自觉的看向这边。

    蒋嫣然想哭,但是她的骄傲不允许。

    她哽咽着问赵弘光:“她很好吗?”

    赵弘光实话实说:“她可能没你好,但是我就是喜欢她。”

    多么残酷而有现实的声音。

    蒋嫣然只觉得世界都要毁灭了。

    抄起旁边一瓶刚开的酒就往肚子里灌。

    赵弘光冷眼相待。

    他非常非常的不喜欢nv人喝烈酒,特别是这种对瓶吹的方式。

    会让nv人看起来非常的下J。

    赵弘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电话号M是顾解舞。

    她应该在放假,怎么想起给自己来电话?

    他起身去了洗手间接电话,这里太吵。

    顾解舞不放心,非常非常的不放心。

    赵弘光现在就跟镶金边的披萨饼似的,是个nv人见了都想咬一口。

    陆双峪不止一次说过赵弘光在学校里边儿多受nv孩子欢迎,要她好生看着,别被人捡了漏去。

    顾解舞当然知道这是玩笑话,可是听得多了,又看赵弘光的样子,越来越觉得陆双峪说的事情真有可能成真。

    她不高兴。

    明知道赵弘光是和同学们来玩的,却还是想着查勤。

    赵弘光到了洗手间,靠在洗手台上问:“怎么了,那么晚还不睡?”

    他看了一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她过两天还要期末考。

    顾解舞粉Se的床上,那是她选的颜Se,这张床给她最大的惊喜就是赵弘光看见这张床之后一脸袄溃的表情。

    他二十三岁了,结果主卧是一张粉Se大床,说多了都是泪。

    她卷着被子,故意娇滴滴的勾他:“没有你在,睡不着!”

    赵弘光光是听声音就能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

    喉结上下滑动着,一点儿火星从心底渐渐铺开,呈燎原之势。

    “我也想你!”

    想妥光你的衣F,然后尽情的占有。

    如果不是洗手间还有别人,他一定会把自己心底所想说给她听。

    顾解舞继续下Y:“那你快回来嘛!”

    小腿从真丝的被子上滑过,仿佛被他的手抚嫫。

    赵弘光迟疑了一下:“我这边可能还要一会儿,你先睡。”

    顾解舞郁闷,都这样了他还不回来,没良心的东西就喜欢鬼混。

    之后顾解舞才明白赵弘光让她先睡的原因,因为他回来之后,她就没办法睡了。

    一夜之后,腰酸背疼。

    她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作死!

    还要忙着复习考试呢,看着身边那人满足的睡颜,她深深的后悔着。

    她刚想起身,就被某狼拉了回去:“再睡会儿,你不累吗?”

    顾解舞:男Se也误人,她要复习!!!(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