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三章 宝马

    可能是跟顾解舞他们混得久了,杨乐乐对韩奇这种内心写在脸上的男孩子非常不感冒。

    甚至有些讨厌。

    杨乐乐的目光在前面三个人的身上巡视了一圈儿,才自我介绍说:“你们好,我是顾解舞的朋友,我叫杨乐乐。”

    杨乐乐今天把一头长发放着,左右分别绑着一个小马尾,看起来很哈韩。

    顾解舞回头看她:“怎么想起过来了?”

    其实她更好奇杨乐乐怎么过来的,杨大小姐自从坐惯了陆司机的车,出门没有工具代步那是不可以的。

    公J车她都开始嫌弃拥挤了。

    该不是陆双峪就在校门口吧!

    呵呵

    三人和最乐乐打过招呼,谢家辉用手肘顶了韩奇一下,让他别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人家nv孩子。

    丢人!

    杨乐乐走向顾解舞说:“陆双峪藝过来的,他还在校门口,等你一起。”

    果然是这样,顾解舞又问:“唉!我忘记问晚上去哪儿吃什么了?你知道吗?”

    杨乐乐从挎包里面拿出一根B冰,掰断一半分给顾解舞:“说是带我们去见识一下西餐,学着怎么用刀叉!”

    顾解舞想了想,的确很有道理。

    杨乐乐又拿出一本书,封面写着:西餐的正确吃法。

    顾解舞:你念书有那么用功吗?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郑艺琳看在眼里,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之前顾解舞对谁都是冷冷的,除了她这个同桌,她还以为是X格使然,但现在看来,顾解舞明显不是X格原因。

    可能只是,不想和她太亲近。

    学生时代的同桌,是除了舍友之外最容易成为闺蜜死党的存在。

    顾解舞并没有察觉到其他人的不适,她真的很久没和最乐乐畅聊了,每次见面都有两个男的在场,好多秘密都不能说。

    虽然有手机,但是哪里有当面聊来的畅快。

    杨乐乐很快憋不住了,她是知道顾解舞和赵弘光那个过了,凑到她耳边问:“感觉怎么样?真和书上写的一样?”

    顾解舞白了她一眼,眼神飘向了后方,表示这里还有人,让她嘴巴有点框框。

    杨乐乐猥琐的一笑,打算等下再问。

    顾解舞加快手上的速度,又有杨乐乐帮忙,很快画完了。

    只是没想到谢家辉和韩奇有郑艺琳这个心灵手巧的nv生帮忙,J乎是同时完成的。

    谢家辉锁了门,和大家一起去了洗手间洗手。

    杨乐乐打电话让陆双峪准备着,她们就下去。

    郑艺琳同在洗手间,緡:“你们晚上要去哪里玩吗?”

    顾解舞没说话,杨乐乐回答说:“哦,我要和小舞去吃西餐,学一点餐桌礼仪,将来参加工作也不至于在西餐桌上丢脸,是不是?”

    郑艺琳还没接触到这些,说了一句哦,没了下文。

    顾解舞整理了一下头发,上面都是粉笔灰,而赵弘光又是最喜欢玩她的头发,真怕他到时候吃一嘴巴的灰。

    顾解舞问杨乐乐有梳子没,杨乐乐的包包仿佛百宝箱,拿出一把小梳子给顾解舞。

    郑艺琳怎么看顾解舞,都觉得她像是要去约会的。

    只是顾解舞还没认识不到一小时的杨乐乐好说话,她没敢问。

    顾解舞和最乐乐携手离开了洗手间,郑艺琳也是要出去的,和她们同路。

    只是没想到谢家辉和韩奇也在洗手间外面等着。

    韩奇是想等杨乐乐,而谢家辉是被强留下来的,虽然他也想等一等和顾解舞一起走。

    从高一班这层楼到校区门口,虽然只要十分钟,但是对于少年时代的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顾解舞和最乐乐手挽手走到满是银杏树的校园大道上,落日的余晖下,他们都染上了一层金Se。

    在银杏大道的尽头,陆双峪拿着手机玩儿,靠在他的车旁边,一副富二代的死样子。

    韩奇嘴巴闲不住:“看,前面那有个开宝马的!”

    陆双峪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也不差,站在宝马车旁边,妥妥的少nv杀手。

    看见顾解舞他们过来,出于男人的直觉,她们身边的两个男孩子心里带着什么样的小心思,他一目了然。

    走到车前面,顾解舞和陆双峪打了招呼,转身和郑艺琳说再见,当谢家辉和韩奇不存在。

    也没必要和他们说拜拜。

    杨乐乐出于礼貌,到时和他们说了再见。

    陆双峪朝他们招手,算是招呼。

    脸上是P笑R不笑,小破孩儿。

    大男孩和小男孩之间的暗流汹涌,顾解舞视而不见,杨乐乐是看不见,郑艺琳站在同谢家辉一个位置,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那个男人身上不善的气息。

    他很讨厌他们,也有可能不包括她。

    陆双峪开车走了。

    韩奇在一旁不满的说道:“神奇什么,以后我也会开这种车的。”

    谢家辉问郑艺琳:“你听说过他吗?”她和顾解舞是同桌,知道的怎么都比他多一点。

    郑艺琳摇头。

    他们因为今天离开的比平时晚,校区里面J乎都没什么人了,谢家辉主动送了郑艺琳回家。

    实际上,他是想多问点儿关于顾解舞的消息,只是可能他自己都掩饰得太好,以致于让郑艺琳产生了错觉。

    郑艺琳回到家之后,一直绷着的心立马跟要爆照似得,扑通扑通滇濜。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喜欢上了谢家辉。

    而谢家辉,要是对她没什么,也不会主动送她回家吧!

    少男少nv的势冓,因为荷尔蒙旺盛,每一个都是随机的释放着,所以才会产生“他一定是喜欢我”的那种错觉。

    顾解舞上车之后,打了电话给赵弘光。

    陆双峪好心罍饔她,她不能狗咬吕洞宾。

    只能朝赵弘光发火,她是觉得今天陆双峪开宝马罍饔真滇潾招摇了,他就不会自己骑着小绵羊罍饔她吗?

    赵弘光接起电话,迎来一阵咆哮:“你去哪里了?”

    赵弘光一边打着键盘一边安W她:“乖啦!我今天有点忙,等会儿见面随便我你怎么chou我,好吗?”

    这种态度,根本不让人发火嘛!

    顾解舞只好挂了电话。

    陆双峪和最乐乐都以为她是因为赵弘光没亲自罍饔她发火,没有其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