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章 告状

    这一夜,赵弘光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同学会大白天去开钟点房。

    他这么强忍着,根本不是办法。

    回到宿舍的时候,陆双峪看见他跟见鬼似得,说了一句:“血气方刚的年纪,有nv朋友还要撸,你真是太惨了!

    哥们儿,别说我没提醒你,xx提神、撸管伤身。”

    说完,甩了一桶卷纸给赵弘光。

    赵弘光:泥煤!

    可能是因为生理上没有得到满足,两个人都是分外的思念对方,**之后发了好一会儿短信才睡觉。

    顾解舞拿着手机啵啵啵的按,夜里屏幕发出的光没办法避开同住的舍友。

    她并不知道,这样的行为让某人红了眼睛。

    第二天,顾解舞被大家来去的脚步声吵醒的,起床之后面对的就是大家不算和善的目光。

    她真的很想问她们,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只是她没脑残到那种地步,她有不是人民币,没法让人人都喜欢。

    她被分到了高一一班。

    顾解舞到了教室,领了书本,第一堂课都是属于班主任的。

    她这才发现,同班的还有她的其中一个室友,叫做林梅的。

    人不高不瘦,有些黑。

    穿着洗得发白的t恤和牛仔K。

    一看就是农村来的,她绝对没有歧视农村人的意思。

    往上数三代,她家也是种地的。

    顾解舞听完她的自我介绍,百无聊赖的坐着。

    等到了自己,站起来说:“我叫做顾解舞,是从师范附属中学直升的。”

    有些知道她底细的,暗自小声议论了起来。

    老师的表情也明显是知道她的,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直接说道:“你从前就是做文T委员的,有经验,咱们班的文T委员也你来做。”

    顾解舞没理由拒绝,因为这是班主任吩咐的,要是她敢拒绝,一定上老师黑名单。

    其实所谓的学生G部,就是老师选出来给自己分担琐事的。

    文T这一块儿不是其他,但是逢年过节学校庆祝什么的就要负责策划娱乐项目,算不上轻松。

    只是老师您这会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事儿,就是明摆着不想让她和同学们的关系太好。

    或者是,真滇潾高看她了。

    以为长得好看就能所向披靡,老师您太天真了。

    她保证,第一个不买账的就是同寝室的林梅。

    顾解舞坐下,同桌的nv生叫做郑艺琳,是个斯斯文文戴眼镜的小nv生。

    听说是某老师的独生nv,她觉得自己和她坐,真的玷污了人家。

    郑艺琳倒是非常客气,刚来就自报家门,想要和同桌好好相处的样子。

    顾解舞客气的自我介绍了一番,她明显很单纯,没有受到学校那些流言蜚语的影响,对她抱有不同寻常的看法。

    此时,顾解舞那一排后面J个位置的男生其中一人站起来来自我介绍,听名字是今年以第一名考进这里的男生。

    顾解舞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是一个非常G净清秀的男生,看起来有些内向。

    校F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得T,看起来充满了青春蓬B的朝气。

    细碎的头发鏡心打理过,看起来像花美男。

    顾解舞看了一眼,回头不做他想,只是郑艺琳白皙的P肤上露出了一丝绯红。

    她装作没看见。

    那个男生叫做谢家辉,似乎和郑艺琳对看了一眼之后,脸上也有些红。

    少男少nv的懵懂心思,总是发生在某一个瞬间。

    顾解舞觉得自己命真好,随便一眼都能见证一段纯洁恋情的开始。

    最近天气依旧炎热,顾解舞偏瘦,领到的校F大了一圈儿,学校没有YX规定必须穿校F,但是开学第一天是必须的。

    梳着马尾穿着大了一号校F的顾解舞没有平时那般好看,真的人靠覀惏佛靠金装。

    第二天顾解舞穿着自己的衣F来上课之后,那些说顾解舞不知所以成了校花的那些话,都销声匿迹了。

    简单的粉Se吊带衣,五分K,运动鞋,里面露出一截白Se的袜子,看起来何止是朝气蓬B,简直就是青春无敌。

    下午的时候,顾解舞就在自己的chou屉里面发现了好J封情书。

    粉红Se带着香薰,上面画着难看滇澮心。

    虽然每一份都是别人的心意,但顾解舞从来都觉得随便给予别人希望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周围的同学,包括郑艺琳,看她的眼神都是跃跃Yu试,想要窥探信里面写的是什么。

    顾解舞让大家失望了,把chou屉里面的信件悉数拿了出来,直接扔进了教室最后面的垃圾桶。

    如果有人三八的翻开垃圾桶去拆开那些信

    只能侧面的证明这些人有多么的Y稚。

    顾解舞拿出课本认真预习。

    她对于念书本来就没什么天分,每次都是在及格线上挣扎,所以她得努力一些才行。

    她的所作所为着实让大家惊讶了一把,大家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把人家的情书直接扔进垃圾桶。

    这样的行为显得未免太骄傲了些。

    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竟然把这事儿报告给了老师。

    顾解舞意味深长的在教室里面环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那种心虚的眼神。

    班主任让她好好学习之类的。

    顾解舞站起来理制凐壮的回答:“我只是发现自己的chou屉里面有很多无聊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也没有人说是谁的,所以都直接扔进垃圾桶的。

    我想我不在教室的时候,总有人看见是谁把那些奇怪的信放进了我的chou屉。”

    班主任也不是小孩子,他也觉得这种事情无伤大雅,更何况是顾解舞这种漂亮nv生,而且错也不在顾解舞身上。

    只是刚接手这个班,总要做点什么昭示一蟼愒己班主任的权利,都有学生告状到自己面前了,他不能视而不见。

    听顾解舞这么说,也说:“下次要是有别班的学生随便进我们班不管是翻哪个人的东西,都应该阻止,而不是跑到办公室告诉我。”

    林梅听了,不敢繙鞑台上,把头低的越低。

    顾解舞注意到了这边,冷笑一蟼慀下了。

    郑艺琳也看见了林梅的反应,大家虽然不说,都知道是林梅告状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