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八章 排挤

    开学之后,顾解舞再一次感受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就读于师范的学生,大多数的家庭环境都不是很好,过来这里,求的就是将来能够有一个铁饭碗。

    中学是时候还没这样贫穷与富贵还没有这样泾渭分明。

    因为那时候不乏觉得师范附中是个不错选择的中产阶级。

    高中是分水岭,留下来的孩子不是成绩不行的,就是从其他地方考上来的。

    顾解舞这种从中学直升上来的,只占四分之一。

    在这样的环境下,来自小康家庭的顾解舞俨然被划分到了白富美阶层。

    于nv同学而言,她长成那副妖鏡模样就是罪无可恕,没必要结J。

    而男同学们,则是将她远观后在心底亵玩,如此这般而已。

    虽说都是师范的地盘儿,但是她觉得,自己更像是新来的。

    现在白富美那一派,不是家里有J个钱,觉得孩子不是读书的料,就花钱留在了这里,就是学校老师们的孩子。

    前者为学校提供经费,后者为学校打响名声。

    顾解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划分到了这一区域的,她也很纳闷。

    开学第一天,她就感受到了来自周围人的恶意。

    并且,她从前的名声就很响。

    附中的校花。

    现在,她成功将高二高三的学姐拍死在沙滩上,成为高中校花。

    宿舍区位于学区的后方,男nv分开两栋楼。

    顾解舞被分到了二楼222房间。

    她觉得这个数字挺好,再二一点就是炸弹了。

    幸那时候**还只是铅笔。

    进屋依旧是两张架子床,后面是衣柜和书柜。

    窗台旁边墙上镶着一张玻璃镜子,是之前的学姐们留下的。

    下边是公用的梳妆台,其实就是废弃的课桌摆了两层海报,上面用来放置大家的个人用品。

    看来之前住这里的学姐们感情不错,起M不会乱用别人的牙膏。

    顾解舞进屋被大家看了J眼。

    同屋住的其他三个人看起来家庭环境都不大好。

    她只认运气背。

    她不是看不起穷人,只是有句话叫做人穷志短,那是真的。

    一旦没钱了,便会在洗衣粉和香皂这种Jmao蒜P的小事上面斤斤计较。

    而她不觉得自己会是傻瓜。

    并且其他三个人刚才还有说有笑的,看见她一进来,就噤声不语了。

    和大家打招呼,也是被随便敷衍了事,然后大家各做各的事,当她是空气。

    因为她来的最晚,只剩下窗台旁边的上铺。

    大家都不乐意住上铺,上下麻烦不说,而且离天花板那脺鼽,她该看见了墙面在掉粉末。

    顾解舞觉得,她在睡觉的时候有必要戴个口罩,免得吃灰。

    顾解舞放好东西,铺好床。

    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是时蟼愵流行的江南,上面串着五颜六Se的手机吊饰,看起来非常可ai。

    这铃声让其他人都看了过来,高中生里能够用得起手机的,家里环境肯定不会差。

    顾解舞一看是赵弘光,接起:“有事吗?”

    赵弘光都半个多没见她了,现在自然是非常想念。

    “晚上约了杨乐乐和陆双峪,在老地方吃烤串儿,你什么时候有空?”

    赵弘光近来越发的会揣摩人心,什么时候打电话合适,约在什么地方方便,一定要有哪些人她才不会拒绝。

    他让顾解舞无计可施。

    顾解舞本来想在学校老实J天,免得给宿管阿姨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过杨乐乐都答应去了,她不去显得多矫情。

    而且,主要是赵弘光会多想。

    才开学,她还没过凉两天安生日子呢!

    赵弘光彼时已经开着电动车到了她们宿舍楼下,和宿管阿姨玲濎儿,自称是罍饔表M的。

    顾解舞正跟杨乐乐电话,杨乐乐说让她赶快,她说自己又没长翅膀,飞不过去。

    杨乐乐就说有人罍饔,她到Y台往下看,就瞧见赵弘光戴着辈全帽跟她招手。

    顾解舞把行李里面的钱都拿出来放在了身上,然后出门去了。

    其他J人听见她下楼的声音才小声议论起来。

    “家里面看起来挺有钱的。”

    “就是不知道能在这儿住多久?别打扰我学习就成。”她是奋力拼搏考进来的,自认和那些混吃赚学历的有钱人家的小孩不同。

    剩下的一个表示赞同,只要不影响自己,无所谓。

    起话头的nv孩子情不自禁的看向了顾解舞的粉红Se行李箱,她的行李就是装在了一个大书包里拿来的,床铺上的棉絮和被单都是用蛇P口袋装的。

    只是另外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她嗫嚅了J下,也不说了。

    再说下去,只怕会让人嫌弃的。

    从和顾解舞初夜,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

    赵弘光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要不是怕吓到顾解舞,他恨不得现在就带她去住酒店。

    趁着假期,他的软件事业也有了起Se,小挣了一笔。

    所以说美Se误人,要是从前,他一定一心想着怎么把这点钱变得更多。

    而现在,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带着顾解舞去好吃好喝一顿,然后找个酒店享受人生。

    顾解舞戴着辈全帽,就算是在车上,也和赵弘光保持着距离。

    可能这就是做贼心虚。

    等出了校门,赵弘光对她说:“抱着我!”

    顾解舞装没听见。

    紧跟着,赵弘光就故意骑到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顾解舞没办法,只好抱紧了他。

    只是小心眼的在他的腰上面掐了一把。

    赵弘光吃疼:“我看你是想我了吧!打是亲骂是ai,你用力点儿!”

    顾解舞松手,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要不是坐在他后面,真想喷他一脸。

    赵弘光单手扶着车头,腾出一只手握住在他腰上的纤纤小手,从里到外的嫫了一边。

    ai不释手。

    顾解舞再次臭骂他:“你认真开车,再mao手mao脚的,小心我捏爆你的蛋。”

    赵弘光时常会讲些H段子给她听,顾解舞现学现用。

    但是比起脸P,她明显输了。

    赵弘光才不怕她,抓起她的手,往他的蛋上面放。

    顾解舞觉得大白天滇潾没下限了,挣扎了一下。

    车头一歪,两个人差点摔倒。

    好在赵弘光反应快,紧急刹车。(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