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七章 退缩

    中午两个人在m记吃完了午饭,顾解舞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她现在身上黏黏的,虽然在赵弘光的宿舍洗了一下,感觉还是很不舒F。

    赵弘光现在正是心灵得到最大满足的时候,没有什么不依她的,只是对她要走这件事直接下脸了。

    不高兴。

    顾解舞不理他。

    男人不都是理X的动物,怎么到了这会儿就那么Y稚了。

    顾爸爸再一次打电话问她回不回家吃饭,家里炖了老鸭汤。

    说什么鸭子可是花了两百块从乡下托人买来的老鸭子,她说自己下午才能到。

    顾爸爸说给她留点儿。

    顾解舞挂了电话,心想一定是潘瑜,知道她今天赶不及回家,所以才特意炖汤。

    其实吃这些东西她素来都是无所谓的,只是潘瑜的做法让人恶心。

    赵弘光从刚才起就是一脸梆人欠他钱不还的表情。

    他的意思是让顾解舞多留一会儿,晚上再回去。

    顾解舞不肯答应,谁知道等会儿他会不会像昨天那样,缠着她。

    重要的是她心里乱的很。

    想要一个人静静。

    谁说男人把nv人睡了nv人就一定死心塌地的?

    顾解舞看见这句话就想chou自己。

    特么的怎么那么作!

    在她看来是自己睡了赵弘光,昨晚上的感觉虽然有点不美好,但是那一下真是非常的爽,比自己弄舒F多了。

    男人果然是nv人的克星。

    顾解舞提着东西上了回家的车。

    赵弘光送她到车站,自己也回去了。

    少根筋二人组晚上才想起,忘记避Y了。

    顾解舞是上网查的,而且发现自己不在那什么安全期,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赵弘光也有些后怕,万一要是她怀Y了,该怎么办?

    生是一定不能生的,可是要她去做掉吗?

    因为自责,他都不敢跟顾解舞打电话,生怕下一个电话,就是确定她怀Y了。

    刚刚进入热恋期的两个人,因为意外事件导致中间产生了一层隔膜。

    顾解舞多年以后想起,觉得那时候他们或许就是一个契机,一刀两断的机会。

    然而,某人死死拉住不放,终于是错过了那唯一的机会。

    半个月后当顾解舞看见自己K子上面的红Se时,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她给赵弘光发了短信,说自己大姨妈报道了,他可以放心。

    嗯这感觉怎么那么奇怪。

    刚开始她担心自己怀Y的时候赵弘光只给了她一句话,让她别担心,万一真怀上了还有他顶着。

    可他明显的畏惧了,电话少了,人也不像之前那么热切。

    顾解舞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觉得特么的男人都是这么J。

    然后今天,赵弘光可能看见了她的短信,回了她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他很久没说话,顾解舞隔着J十公里的距离,都能感觉到他的内心煎熬。

    他说:幸没事,之前我想万一怀上了,你会愿意给我生孩子,还是更愿意去做掉?

    顾解舞想了想回答:你知道我J岁吗?

    赵弘光自嘲的一笑,没有说话,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其他的,挂了。

    顾解舞知道的,就是这镇上乡下,也有不少未婚少nv生子的例子,十四岁的nv孩子是能够生下孩子的,只是她不想而已。

    如果她这么小生出一个小孩儿来,那么她这一辈子,都会被其他人嘲笑的。

    比起赵弘光想过留下不存在过的“他”,她的想法更加的冷酷。

    只是她又觉得,赵弘光不够喜欢她,要是真为她着想,哪里又会提出把孩子生下来这件事。

    两个人的心里都是极其矛盾的。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第二次见面。

    赵弘光每天都打电话说想见她。

    顾解舞推妥了J次,赵弘光说她要是不肯出来见面,他就去她家那边。

    顾解舞举手投降。

    两个人约好在m记见面。

    但出车站的时候,顾解舞看见了他站在候车厅里。

    顾解舞有些紧张,她不想继续这样奇怪的关系。

    甚至都想好怎么说了,但是看见赵弘光那副雀跃的样子,她说不出来了。

    如果不是之前提醒过他,在外面要和自己保持距离,他可能都朝着她拥抱过来了。

    比起赵弘光,她显得冷静得多。

    这一次两个人去了公园。

    在公园里面逛了一会儿,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顾解舞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赵弘光开始解释上次的事情。

    那时候他有些乱,不知道怎么办,他是真的不想伤害她,所以才会那样。

    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解释不清楚的。

    顾解舞觉得他的担嗅潾多余了,说:“我真的没事,也不是介意那件事。”

    赵弘光都不知道怎么说,只问她:“那你一直不肯见我,见了我也是这副冷淡的样子,为什么?”

    顾解舞扶额:“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个X,不是那种随便对谁就能撒娇装可ai的nv生。”

    赵弘光无言以对,看她有些发火,拉着她的手说:“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好,要是那天我不那样,或者知道戴安全套,我们之间的矛盾是可以避免的。”

    顾解舞被他抱在了怀里,不忍拒绝,也不想继续。

    挣扎了一下,继而放弃了反抗。

    他的怀哀,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

    赵弘光抱着她,因为错开了视线,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冷。

    他看见了她眼神里的反抗。

    她并不是非他不可。

    可是那该怎么办?

    他是非她不可的。

    所以,无论用什么方法,他会留住她的。

    或许顾解舞自己都不知道,她虽然表面上非常的冷漠,但是不懂的如何拒绝别人。

    可能只是因为年纪小。

    但是赵弘光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并且加以利用。

    那天赵弘光陪着顾解舞一直玩到下午四点,准时的送她去了北站,看着她坐上回家的班车才走。

    从今天开始,于赵弘光而言,ai情是可以算计的。

    顾解舞被他的温柔打动,暂时放弃了其他的想法。

    随着夏日的蝉鸣,时间飞逝,转眼已经是开学。

    顾解舞成了高中生。

    而杨乐乐,去了a大的高中念书。

    以她的成绩,自然是走了后门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