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六章 第一次

    心里好笑,等光着身子出来,用mao巾擦G身上和头发看了一眼这房间里唯一铺着床单的床。

    一把将“窗帘”扯了下来。

    铺在了顾解舞对面的床上。

    顾解舞看了一眼说:“下面只有纸板,很Y的。这床睡两个人也不是不行。”

    赵弘光整理床铺,看着她低声说了一句:“我不保证我你睡的话我还是人?”

    顾解舞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声音满是轻佻:“难道你还会变成狼人?”

    赵弘光轻笑:“你不介意就行,我尽量。”

    就算死暑假期间,宿舍还是保持着到点儿熄灯的规矩,赵弘光关上灯,躺在了顾解舞的身边。

    顾解舞靠墙,他靠过道这边。

    狭窄的单人床Y是在中间流出了一条缝隙。

    刚才趁着顾解舞洗澡的时候,赵弘光开了窗透气,不想放了J只蚊子进来。

    嗡嗡的趁着夜Se叮人。

    顾解舞开始有些担心的,可跟着就睡着了。

    她觉得,赵弘光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

    安心的睡去了。

    现在大约是凌晨一两点,赵弘光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搞得要崩溃了。

    她均匀的呼吸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同来的还有属于少nv特有的气息,那种让人血脉膨胀的荷尔蒙。

    他悲惨的一柱擎天,在她的身边失眠。

    还有可恶的蚊子来烦人。

    顾解舞被蚊子叮了一下,挥手去赶,然后翻身,越过了楚河汉界,碰到了赵弘光的身T。

    两个人都是和衣而睡,但是比没穿衣F更加吸引对方。

    赵弘光轻轻推了一下顾解舞,发现她睡得很深。

    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头上,她黑Se的长发像是绸缎一样丝滑,让他ai不释手。

    试着在她的额头亲吻,顾解舞也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安静睡着。

    这让尝到了甜头的某人越发的放肆。

    顾解舞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春梦,下身变得S漉漉的起来。

    她这才想起,自己在赵弘光的宿舍,在他的床上。

    有什么东西在外面胡作非为的感觉。

    她睁开眼,借着外面明亮的月光,看见了赵弘光。

    他正对着自己,而她的短K,已经被丢到了床边,只剩下内K。

    她张开着双腿,他的手指在上面来回的拨动。

    犹如拨动琴弦。

    见她醒来,赵弘光一脸茫然的望着她,眼中除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顾解舞抓住了他的手,夹紧了双腿,让他住手。

    赵弘光的在单人床上J乎将她覆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不舒F吗?明明很喜欢,为什么不要?”

    顾解舞怎脺麾释,她不想继续下去,因为她有点怕。

    “这只是生理反应。”

    她辩解道。

    赵弘光的声音沙哑,就像是压抑着非常多的情绪:“骗人,像刚才一样轻轻的叫,不会有人听见的”

    顾解舞:刚才她有发出声音吗?

    赵弘光在她的身上使劲的一捏,顾解舞无师自通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轻Y。

    当内K被妥掉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没有反抗,她张开着双腿享受着这世上最迷人的事情。

    舌尖从膝盖一直到小腹,她已然沉沦。

    她的灵魂在海洋中天空上飘荡,自由自在。

    唤醒她的是一阵剧痛。

    身T被撕裂了。

    她本能的抗拒,让他停下。

    赵弘光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听见她的chou噎,直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房间里能够听见的声音,只是单人床摇晃的声音,还有**相撞的声音。

    顾解舞只觉得世界都是冰冷的,她一点都不像刚才那样快乐,紧跟着她的只有被撕裂的痛苦。

    直到赵弘光长长的一生满足**,将她身T分裂的物件变成一团软R将她填满。

    有了足够的粘Y润滑,她才初次感觉到被填充的快感。

    不自觉的摇晃起双腿来。

    赵弘光配合着她,替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小声问:“现在不疼了?”

    顾解舞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深处迸发,舍不得停下。

    “刚才太Y了,现在好舒F!”

    说着,刚才还排斥的双腿环绕在了他的腰上,现在她犹如一条美nv蛇,对他渴望着。

    前后耸动着,软软的一团R像是贝R,因为刚S过,变Y的过程有些慢。

    而顾解舞,已经被身T的感觉刺激着,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

    被弄得再次火起的赵弘光感觉到了里面喷涌出来的水,恶意的说道:“你尿尿了?”

    顾解舞摇头:“不是!”

    声音带着蜜糖,粘人又勾人。

    他立即有了反应,更加的坚Y,顾解舞却想把他赶走,她又开始疼了。

    “出去,不要!”

    赵弘光不愿意:“你刚才可不是这个态度,腿夹着我,死活不让我走!”

    顾解舞当做没听见,一个劲儿往里面缩。

    赵弘光知道nv孩子第一次肯定疼,好多P的nv孩子弄久了都叫的死去活来的。

    他可不想让她受那种罪,他又不是变T。

    铁B一样的拿了出来。

    让他喜欢的nv儿第一次,竟然是软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了。

    拿着mao巾给顾解舞擦了身T,他才去厕所解决了自己的金枪不倒。

    回来顾解舞已经睡过去了,他**抱着她,满足的睡了过去。

    这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刚才真特么变禽兽了。

    顾解舞才十四岁,他怎么可以对她做这种事。

    刚才只是想嫫一嫫的,没想到一时没停住,就成现在这样了。

    这个nv孩子,以后就是他的了?

    感觉真是奇妙。

    他的nv孩?

    他的nv人?

    顾解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可是为什么累的只有她一个人。

    赵弘光神清气爽的坐在对面铺上,拿着昨天她买的书看。

    时下流行的ai情小说。

    里面有些地方真的是很H暴。

    赵弘光纳闷了,这些书是怎么出版的?

    顾解舞看过盗版,自然知道里面的内容。

    她一睁眼就想抢书,指着他说:“你把我的书放下!”

    赵弘光早就看完了,随手放下,把还热乎的J蛋牛N给她。

    顾解舞下床,差点儿摔倒,立即感觉里面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脸一红。

    拿过J蛋恶狠狠的吃了起来。

    坏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