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五章 去他的宿舍

    宿管只是看了一眼,没多问。

    心想这孩子带回来的丫头,细胳膊细腿儿的。

    赵弘光若无其事的买了两瓶水和两包泡面上楼去了。

    顾解舞只知道他住在四楼,具T是哪个房间就不得而知了,在楼梯口等他上来的时候,遇见了上下楼的J对情侣。

    现在的大学生们都这么豪放?

    一个个都向她投向了好奇的眼神。

    顾解舞把头低的更低了,免得被人看出来她未成年。

    纤细的腰肢和曼妙的身影在狭窄的楼道里显出意外的风情。

    赵弘光提着塑料袋看她,和其他人错身走过,心里面打着鼓。

    越是做不合理的事情的时候,越怕别人发现。

    虽然他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带nv朋友回宿舍,但是他的nv朋友比较她特别。

    严重一点,算是犯罪。

    即使他没有打算做什么,也算是未遂了。

    顾解舞看见他手里的矿泉水和泡面,疑H的问:“买这些做什么?”

    赵弘光拉着她往自己宿舍走:“宿舍没什么东西吃,害怕你晚上饿。”

    顾解舞很是受用,撒娇道:“那下次记得买水果,晚上我不大喜欢吃这些口味重的东西,我容易喉咙发炎。”

    赵弘光记下了。

    因为是放假,楼道里的路灯只开了一半,学校也是要节约用电的。

    昏暗的楼道非常的恐怖,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

    男孩子到是不觉得,换做哪个nv孩儿,都会害怕。

    顾解舞挽着赵弘光的手,小心的看着周围。

    赵弘光从前也遇见过其他人带nv朋友回来的时候,那些nv孩子也是这副样子。

    更多胆小的甚至是藏在男孩子怀里走的。

    他觉得,这里有这么恐怖吗?

    赵弘光抱着她问:“很害怕?”

    顾解舞死鸭子嘴Y:“nv人天生能够比男的多看见一千多种颜Se,所以说男孩子不艂愡夜路不是因为你们胆子大,而是因为瞎。”

    赵弘光:他该说什么。

    他将顾解舞环抱在怀里走完了最后的J米,拿除钥匙打开了门。

    一G属于单身狗们的味道扑面而来,顾解舞捂住鼻子,她后悔了,她宁愿去住小宾馆。

    赵弘光知道这房间是有些味道,但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里面一共两张床四个床位。

    赵弘光在最里侧的下铺位。

    其他人的床位都收拾得只剩下纸板,看来是没有人住。

    整间屋子看起来有些荒凉。

    赵弘光的床挨着过去就是衣柜,对面放着电脑和一些软件盘。

    后面有一道镶着磨砂玻璃的旧门,里面是厕所,带淋浴。

    赵弘光看了一下时间,也不知道这个时间还有没有热水。

    拿起桶去放了一些,嫫着还是热的。

    对顾解舞说道:“你先洗澡吧!”

    顾解舞哦了一下,去看了一下洗手间,里面没有挂衣F的地方。

    有J颗钉子的旧痕迹,不过钉子已经够不见了。

    nv孩子的东西总是比较麻烦的,外衣外K,内衣内K,脏衣F和G净衣F还要分开放

    然后看着赵弘光说:“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一下?”

    赵弘光也不好意思说话,顺手把屋子里中间一张床单做成的窗帘给拉上了。

    这是陆双峪为了方便自己撸管弄成的,之前他还嘲笑陆双峪这么G有意思吗?

    都是男人还谁不知道谁,现在才T会到,必要的S人空间真的很有必要。

    他站在床单外面,转身背对着。

    里面的声音却是越发的清晰。

    悉悉索索的。

    能够想象到她到了哪一步。

    她妥掉了K子,解开了衣F,啪嗒的一声,应该是内衣

    她穿着他的凉拖鞋进入了浴室。

    他拍了自己的脸颊两下,不能再想下去了。

    顾解舞看见旁边放着一块mao巾,那是赵弘光的

    真的好难为情,就算是再好的闺蜜,可以分享一包卫生巾,可也没办法接受共用一块洗澡巾。

    而且赵弘光的洗脸巾和洗澡巾是一张。

    也就是,这张mao巾擦过他身T的每一个地方。

    男生真的是不可理喻。

    她伸手捧出水往身上浇。

    有些凉,她想打开莲蓬放点儿热水,水开始开始温温的,可跟着就变成了冰冷刺骨。

    刚放出的水更热一些,她直接把莲蓬往身上浇,突然变冷的水让她尖叫了起来。

    赵弘光没多想,就冲了进去。

    这厕所的门是坏了的。

    所以,当顾解舞看见破门而入的赵弘光,吓得把莲蓬扔了。

    莲蓬掉在地上,冰冷的水直往上冲。

    顾解舞被冲成了落汤J,头发散在身后,S了大半。

    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抱住X口,侧身对着赵弘光,有些恼怒的说道:“你进来G嘛?”

    赵弘光后来回想,他当晚要是什么都没做,他就不是男人!

    侧面的剪影完美的展现了少nv的曲线,青涩的鏡致的身T。

    从未有任何人见证过的美丽。

    这一刻,沦陷在她的世界。

    赵弘光的身上也被水花溅S,他退后两步出去,带上了门。

    努力平复心情:“这边晚上太晚热水会听,你将就桶里面的温水洗吧!”

    他看见地上的莲蓬,已经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只是长久都是和男生住在一起,别人洗澡的时候他进去撒尿这种事情都G过,也不觉得门坏了有什么不妥。

    想起刚才看见的,他想,门坏的挺值的。

    顾解舞重新绑好了头发,有温水三下五除二的洗了澡。

    好在今天买了新的内衣K,不用穿旧的。

    她擦G自己之后将脏衣F叠好放进了包装袋里。

    赵弘光也去洗澡了,顾解舞拿出今天买的书看着,实际上一个字都没繙鼬去。

    有些担心,用冷水洗澡,他不冷吗?

    很明显,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赵弘光任由自己被冷水淋着,他觉得自己挺禽兽的,从刚才到现在,心里某种邪恶想法就没有停止过。

    他好热!

    要热炸了!

    等赵弘光洗完澡出来,顾解舞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在床上昏昏Yu睡了。

    一个男人洗澡能够洗那么久

    他是觉得自己有多脏!

    还是说,想把自己洗G净了,再上菜。

    顾解舞红着脸摇头,这太污了,不准想。

    赵弘光听见了她给家里打电话是怎么胡说八道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