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四章 亲吻

    赵弘光回到座位上,看见的是顾解舞白里透红的小脸蛋。

    坐了一会儿她就说起楼上书店买书。

    赵弘光没意见,反正他也不知道G嘛,比如去游乐园玩什么的,首先他没钱,再者,他觉得那个真嗅潾Y稚。

    书店很大,因为是暑假势冓,好多大人都把孩子放在这儿,一边能让他们学习,还能享受空调,更大一些的,还能免费蹭书。

    顾解舞故意把赵弘光带到了生物科技的书区,这里人少书多,不管从前后左右都能够遮住视线。

    顾解舞小心的问:“我是不是你亲过的第一个nv孩子?”

    赵弘光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尴尬,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清醒,别胡思乱想,说:“嗯!”

    顾解舞像是狐狸一样笑了起来,然后惦着脚尖,朝着他过去。

    赵弘光退了一步,问:“你怎么了?”

    顾解舞囧:大白痴!

    她一把抓住赵弘光的腰,笑着说:“你别动就知道了。”

    赵弘光的确是知道了。

    只是,她能不能够别那脺黥张,腰上的R都要被她抓烂了。

    像是一阵热情不失温柔的风。

    度娘说:接吻就像吃甜筒。

    顾解舞按照自己平时吃雪糕甜筒的一样的招待他的滣舌

    赵弘光沦陷了。

    伸出手抱住她,努力的配合她。

    然后夺取主动权。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两个少男少nv在接吻。

    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内心是何种的汹涌澎湃。

    顾解舞觉得有些缺氧,他太热情了,舌头都快到她的扁桃T了。

    好吧,她承认这个形容真心不美好,但是实际上就是。

    赵弘光这是要吃人吗?

    顾解舞仰着身子,双手推他的肩膀,不想继续已经足够明显了吧!

    可是男人的劣根X这时候就显露出来了,他不想结束,就不能结束。

    赵弘光抓住了顾解舞乱挥舞的双手,还用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舌尖越发的深入。

    这样的距离,顾解舞感觉到了某处的支撑,抵在她的小腹。

    她又不是傻子。

    努力挣扎了J下,鼻尖使劲的吸气,她快缺氧而死了。

    赵弘光松开她,也是大口大口吸气。

    下巴抵在她的额头说:“下次别在这种地方,我不大能控制自己。”

    赵弘光难得的说了一句老实话。

    如果不是上面有监控,他真会伸手到她的衣F下面,却享受一下她的柔软。

    在这里做这些,和活春嗊就没区别了。

    鬼知道那个监控后面的管理官是男是nv。

    他这么想着,心里面酸酸的,衣F那么小紧贴着身T,K子那么短,身T曲线都暴露完了,她难道没一点觉得不自在?

    拧巴的赵弘光替她拉了一下露出小蛮腰的t恤。

    自己靠在书架上冷静了一下,身T的反应还没消失。

    有她在面前更不可能消失,于是乎他对顾解舞说道:“你不如先去别的地方逛一逛?”

    顾解舞没明白,说一起走。

    他双手搭在书架上,视线落到自己的腿间。

    顾解舞跟着看,自然看见了。

    小脸一红,不说话了。

    “你在我下不去,听话。”

    说实话,他脑子里现在都是抱着她来G的画面,虽然知道大白天的还在图书馆,外面还有人

    可他么的越想越刺激。

    男人都是禽兽。

    他绝对双手加三只脚都赞成。

    顾解舞转身去了别的区域,留下赵弘光一个人冷静。

    她去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下脸,刚才留下的痕迹已经看不出来。

    谁说少男少nv就天真懵懂无知了,她现在正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洋洋得意。

    对于那方面的事情,nv孩子和男孩子一样充满了好奇,想要去探索。

    赵弘光看着他就能流鼻血、有火下不去。

    只能说,真的很喜欢她吧!

    她明白,ai情没有不分美丑,但是她知道自己是对着一个丑B是没法产生更多的想法的。

    顾解舞买了两本书,提拉着离开了。

    午饭也是在m记解决的,她不想走太远的路。

    两个人就在m记坐了好J个小时,顾解舞去买了衣F,不过下午三点,她就必须去北站了,不然赶不上回去的末班车。

    赵弘光对她恋恋不舍。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在旁人看来是多么的无聊,但是两个人却是觉得还不错。

    “就不能不回去吗?”

    顾解舞其实也不想回去,那个家里面多无聊啊。

    坐车去了北站,顾解舞或许也是被ai情攻占了智商,试着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在杨乐乐家里面,今晚不回去了。

    顾爸爸竟然答应了。

    顾解舞立马给杨乐乐发短信,要是她爸查勤,她可得兜着。

    杨乐乐答应了,只是发过来一个问题,你到底和谁在一起!

    顾解舞没办法回答。

    赵弘光说不用回。

    然后牵着她的,紧紧的握住,仿佛手里抓住了全世界。

    顾解舞的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她有些后悔这个决定了。

    万一赵弘光觉得她很随便怎么办,万一他是衣冠楚楚的禽兽怎么办?

    看了J眼赵弘光,长成这样的衣冠禽兽,算了也不错。

    顾解舞问赵弘光:“那我晚上住哪儿?”

    让人悲伤的永远是现实。

    他们身上都没钱了。

    顾解舞提着自己的新书和新衣裳。

    早知道就不买那么多东西了,存折没带身上,她身上除了二十块车费,真的是一穷二白了。

    赵弘光身上也只剩下一百多块,他说不如找个小宾馆住。

    顾解舞下意识的摇头:“那些地方好脏的!”

    还不如去他的宿舍。

    赵弘光想了一下,觉得还行。

    因为现在他的宿舍里边儿,没住人。

    只是他没想到,顾解舞愿意去他的宿舍。

    a大的宿管在暑假都是摆设,平时不准男nv越界就够了,到了暑假还管得严,就是不近人情了。

    就是没有宿舍,大家也会去外面小宾馆的。

    前两年出了一次大学生暑假去小宾馆被杀这件事之后,学校也放松了暑假对于住校生的管理。

    当顾解舞听赵弘光解释了之后,她站在他们宿舍楼下,觉得楼在晃。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

    自己到底年纪还小,急匆匆的从暗处走了上去,在楼梯口等赵弘光。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