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九章 初吻

    顾解舞对于烤串的味觉记忆还停留在五mao钱一张的豆腐P和一块钱一串的奢华烤羊R。

    那是属于童年的味道,那时候她的父母还是恩ai夫Q。

    仿佛是从他们决定离婚的那一刻起,她就从公主沦为了灰姑娘。

    从前的从前,很小很小的时候,她似乎也曾经和某些人说着关于某个同学是没有爸爸或没有妈妈的孩子。

    在他们离婚之后,她认识到了自己的恶毒。

    知道了什脺餍做现世报。

    父母离婚后,她依旧有父母,但也没有了父母。

    无论她多么的渴望融入他们的重组家庭,但是她永远都无法成为他们新家的一份子。

    现在,灰姑娘面前摆放着这个烧烤摊能够提供的所有烧烤种类。

    顾解舞挑了一串土豆P吃着,每样都是五串。

    但也摆了满满的一桌。

    两只小萝莉不解风情,只顾着吃。

    顾解舞喜欢喝茶,拿着免费的荞麦茶一边吃一边喝水,弄得赵弘光以为她在给自己省钱。

    赵弘光看着她优雅的姿态和凶残的速度,说:“喝饮料!”

    顾解舞摇头,咽蟼愳巴里的食物说:“没事儿,我喜欢喝荞麦茶。”

    赵弘光作罢,拿出了一只烟吸,问顾解舞她们:“你不介意吧!”

    顾解舞摇头,笑着说:“我觉得有时候男人chou烟特帅!”

    纯粹是受电影影响。

    她紧跟着说:“但还是少chou点吧!听说chou烟容易得肺癌。”

    赵弘光把烟放了回去:“有时候熬夜,没烟撑不下去。”

    顾解舞被勾起了好奇心,他不是大学生吗?

    a大的课业很繁重?

    她问赵弘光为什么熬夜,难道是因为打魔兽,这个年代最牛B的游戏就是魔兽了。

    陆双峪笑着cha嘴:“你挺聪明的,很少有nv孩子知道魔兽世界的。”

    顾解舞其实是猜的,创业嘛,总是需要启动资金的,但是据她所知,赵弘光可没花家里的钱。

    以他的X格,哪怕是饿死街头,也不会向家里伸手的。

    这叫做什么?

    年少轻狂,看着一堆金子在脚边不捡,非要自己去挖金矿。

    有时候男生所谓的自尊,真的很不可理喻。

    赵弘光说起了自己打网游赚钱的事情。

    顾解舞一笑置之,淡淡表达了自己的崇拜以及一丝丝不赞同。

    那点儿钱什么都做不了,只是饿不死人。

    赵弘光却像是J待一般说道:“所以我改行做游戏开发,感觉还行!”

    桌子上的话题很是老气横秋,都是关于事业和金钱,一点都不像一个大学生和中学生的玲濎。

    陆双峪表示抗议,被赵弘光**。

    这炖烧烤基本上都是顾解舞和最乐乐在吃,J个人玲濎到了大约晚上十点多。

    赵弘光提出送她们回学校。

    陆双峪表示自己有车,可以做免费司机。

    而赵弘光自己为了跑业务,买了一辆电动车。

    顾解舞看见电动车眼睛都亮了,她跟着赵弘光坐上了电动车。

    而杨乐乐很没义气的去了宝马。

    夏日夜晚的风,带着丝丝凉意。

    顾解舞的双手抱在赵弘光的腰上,与其说是抱住,更像是抓住了他腰侧的衣角。

    两人戴着同款的安全帽,穿梭在城市繁复的车流之中。

    顾解舞看着赵弘光的背影,心里面产生了一种这样也不错的错觉。

    只有带着凉意的风让她的脑子还暂时清醒:“我快到了,藝到校门口就好。”

    赵弘光在路口转角处停下,他明白,人言可畏。

    只是,昏HSe的路灯下,两个人都感觉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气息。

    赵弘光让她下车,拿着她的头盔说道:“你有男朋友吗?”

    顾解舞一时间愣住:“我们学校不准谈恋ai。”

    她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因为她预感到了接下去要说的话。

    赵弘光双手搭在电动车的车头上,一只脚踩在地上,样子真算不上多么潇洒,只是让人感觉他很认真。

    “那我先排队,等你到了可以谈恋ai的学校,我可不可以优先录取?”

    顾解舞脸一红,这厮也太直接了吧!

    赵弘光看她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大知道怎么表达,所以觉得直说最好,如果你不喜欢,就当今晚我没说过这话,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顾解舞:还能当朋友?

    赵弘光见她不说话,低着头:“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脸上有一G异X的气息贴近,软软的一下。

    赵弘光飞快的偷亲了一下顾解舞:“盖个章先。”

    不等顾解舞反应过来,疾驰着离开了。

    C地里的蛐蛐儿在唧唧叫,见证了这对两个人而言非常重要的一刻,但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错觉。

    产生变化的只是顾解舞的心情而已。

    赵弘光忍不住将电动车开到了最快,像是傻瓜一样在上面大叫了起来。

    然后,悲剧的发现电用完了,最后只能推着车回宿舍。

    青春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无知。

    陆双峪等到凌晨才见赵弘光满头大汗的回来,惊诧的问:“你掉进护城河了?”

    赵弘光拿起mao巾擦G脸上和脖子上的汗:“电动车没电了。”

    陆双峪刚才还在腹诽,让他装十三,现在知道有四个轮子的好处了吧!

    “活该!”

    等待他的是一张满是臭汗的mao巾。

    赵弘光的心情是雀跃的,原来和她接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浴室里面十二点后不供应热水,而此时冰冷的凉水从花洒里面喷洒出来正好。

    他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

    身T某处也跟知道了主人锁定了目标一样,直直的挺立,滚烫得仿佛是烧红的烙铁。

    他不得已在厕所解决了一次。

    万幸花洒里面的水冲散了那G特殊的气味。

    顾解舞也是折腾到凌晨才睡,她思考自己的过去和将来。

    赵弘光固然是好,然而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小豆丁感兴趣。

    不自觉嫫了嫫自己的尚于发育的****,他不会是个变T吧!

    在床上翻来覆去,骤然听见杨乐乐的发问:“大晚上发什么花痴!”

    顾解舞只好平心静气的装睡觉。(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