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七章 微时

    赵弘光办完了自己的事情,依照约定赶到了海洋公园的门口。

    顾解舞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他还当真了。

    顾解舞坐在海洋公园门口售票厅的椅子上,这里有免费的空调和G净不要钱的纯净水,她等的也算轻松。

    实际上她本来就打算这么过的,旁边摆着J本被人翻得破破烂烂的书页。

    赵弘光抱歉的看着她:“抱歉,来晚了。”

    顾解舞笑着回答:“没事,现在才下午两点。你吃饭了吗?”

    赵弘光摇头。

    顾解舞解开了蛋糕盒的包装,露出里面的小蛋糕说:“那好,一起吃吧!今天我生日。”

    赵弘光不打算扫兴,对于他的饭量而言,这个小蛋糕的一半根本填不饱他的肚子。

    只是顾解舞邀请,他不好拒绝。

    顾解舞更是从自己的书包里面拿出了两把塑料叉子,看得他有些吃惊。

    这些举措一点都不像她这么大的孩子做的出来的。

    吃完蛋糕赵弘光说:“那咱们买票进去吧!”

    售票口现在没人,正好。

    顾解舞笑了一下:“你有钱吗?”

    赵弘光有钱,刚才遇见了同校的nv同学蒋嫣然,跟她借了五百块。

    他知道门票价格,至少从他的内心来说,他不能接受让同行的nv生买单。

    顾解舞看着他手里红Se的崭新钞票:“你把钱收好,不用L费这个钱。”

    看了一眼售票口回答:“我本来就没打算进去,等我将来长大了不缺钱了再进去。到时候里面的海洋动物一定更多,才更值回票价。”

    顾解舞自然是有闲钱进去的,她只是舍不得花。

    更没想到的是,赵弘光竟然会准备好门票钱才过来。

    赵弘光有些意外:“不是你生日吗?怎么来了都不进去。”

    顾解舞不想解释自己家里面的复杂关系和自己的人生规划,说一句得解释十句:“省钱啊!”

    赵弘光问:“你爸妈不给你过生日,也不给你零用钱吗?”

    顾解舞嘴角一chou,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知道现在物件多贵吗?知道一个人在城市里的生活成本吗?知道房价有多疯狂吗?”

    与她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不同,她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和钱有关。

    赵弘光把钱放回了口袋里,问:“那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满多少岁,在哪里念书!”

    “十三岁,在师范附中念初一。”顾解舞从不拖泥带水。

    赵弘光明显被吓到了,他没想到她还那么小。

    十三岁?

    他又不是恋童癖。

    “怎么可能?”

    虽然现在的小孩子发育得快,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她起M有b了。

    赵弘光的视线落在了她的X脯上。

    顾解舞不是傻瓜,生理卫生课在班里她可是名列前茅,对于她这样漂亮的nv生来说,要知道男nv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顾解舞见他一副踩到屎的表情:“怎么,不信?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让你看我的学生证。”

    赵弘光语塞。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嚣张?

    顾解舞坐回去,拿起一本杂志看。

    她脑子里面过滤的是自己要不要考虑兼职平面模特儿。

    赵弘光彼时在这里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他还没从心仪nv生是小鬼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一直到下午四点,两个人坐在那里没说一句话。

    顾解舞不像其他nv生,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说话会很尴尬,她觉得这样正好。

    她不想L费口水聊无聊的事,也不想和刚认识的人说太多,以免显得自己很蠢。

    毕竟她还是未成年,而旁边的大学狗已经是成年人。

    他们一起坐了班车回市区。

    师范附中和赵弘光就读的大学相隔二十分钟路程,两站地。

    顾解舞先下车,回头给赵弘光说:“两块钱不用还了,就当是今天你陪我坐了一下午冷板凳的报酬。”

    没错,回来的时候赵弘光身上没有零钱,车钱还是顾解舞出的。

    赵弘光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怅然,回到学校后立马把五百块钱还给了蒋嫣然。

    蒋嫣然一直暗恋赵弘光,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今天在外面偶遇,蒋嫣然很开心,更开心的是赵弘光主动找她帮忙。

    学校里好多人不知道赵弘光的底细,都以为赵弘光是想癞蛤蟆吃天鹅R。

    而从小和他一个学前班的蒋嫣然知道,他只是还在叛逆期而已。

    比有钱,赵弘光的亲爹和继父随便一个都比她蒋家有钱。

    所以当赵弘光跟他借五百的时候,她只以为赵弘光是有急事要用钱。

    现在又原封不动的收了回来,她忍不住好奇的问:“下午是有什么事吗?”

    赵弘光说没事,然后转身就走了,一点没有借钱者滇潿度,只有她同寝室的J个nv生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什么赵弘光拽什么,蒋嫣然的X子太好之类的。

    蒋嫣然当做没听见。

    赵弘光回到宿舍,和同寝室的室友们一样穿地摊货,吃老G妈配馒头配米饭,从来没暴露过自己的家里人。

    别人问题也只是说自己父母离了婚的。

    之后大家都会对家庭这个玩意儿闭口不谈,算是保护赵弘光这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的方式。

    只是寝室中有一朵奇葩,那就是出身豪门的富二代陆双峪。

    他到是对赵弘光的家里事情知道一些,但是赵弘光自己不愿意说,他也就保持缄默了。

    但是他很看得起赵弘光那种宁愿饿死也不屈不挠的骨气,他自己就没有。

    和顾解舞的邂逅犹如赵弘光青春期尾巴的最后一道光亮,让他耿耿于怀,无法忘记。

    他以为自己放开了,至少来说他的春梦里边儿,从来没有少年儿童。

    直到学校市里面举办一次T育大会,地点在他们学校,全市的学校都要派队伍来参赛。

    而顾解舞,恰好是他们学校的文T委员,拉拉队的编舞有她一份。

    当天,她自然也来了赵弘光他们的学校。

    中学生对于高中和大学的课堂总是充满好奇的。

    外校的学生们拿着照相机在赵弘光他们学校拍来拍去。

    顾解舞被杨乐乐缠得没有办法,也凑到了拍照的队伍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