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古代结局

    一抬眼,两双眼睛相互对望。

    似乎有什么发生,可什么也没有发生。

    摄政王一直盯着他看,嗊中流传,摄政王好美Se,常以数nv相伴夜才能成眠。

    她的心中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现在见他,便知道那么谣言了。

    他蓄起了胡子!

    那是个讨厌的东西,提醒着他和她的别离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摄政王让她自述是如何进嗊的。

    顾解舞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他早就是知道的,只是想要听她亲口说一遍而已。

    事无巨细。

    顾解舞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明白了,表明自己只是想要通关文牒,而并非想要进嗊选秀。

    摄政王突然道:“既然如此,你可愿意离开嗊廷去!”

    顾解舞一时间愣住,不明白他的意思。

    摄政王再次解释:“我说,让你离开。”

    顾解舞这下听得真切,而且他不是开玩笑的。

    是因为今天下午遇见了皇上他们吗?

    顾解舞脑子有些乱,附和说道:“民nv是愿意的。”

    “那立马离开吧!”

    这样仓促慌忙,她有些措手不及。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还是没能离开这座皇城。

    已然见过了他,却发现是相对无言。

    是他认出了自己吗?

    还是说,他真的只是觉得她是一个异族nv子,不该留在嗊里。

    马车的车轮滚滚,声音急促得如同夏日傍晚的雷,慌张而可怕。

    车子被什么人拦下,一G腐臭夹佑着Y味袭来。

    顾解舞掀开帘子,看见了佝偻着被四人小轿抬着的韩中子。

    他脸上的伤痕昭示着他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他们之间,是不需要隐瞒的。

    韩中子朝着她问道:“好久不见,怎么走的如此匆忙。”

    顾解舞放下了帘子,她不忍心再看:“摄政王要妾身离开,妾身离开便是。”

    韩中子自然知道内情,只是天下人都以为摄政王冷酷无情,殊不知他才是最长情之人,为了大周,舍了自己一生,为了她,竟是宁愿舍弃大周。

    大周天下唯一的生机就是她,而摄政王竟然要她离开。

    “你真要走?又何必回来。”

    顾解舞呐呐自言:“放不下他和你而已,如今看来,我是走不成了。”

    心中那个盘算已久,但是不敢实施的想法奔涌出来。

    她要去杀了宋翊,就算是拼上这条X命也要这么做,只要宋翊一死,这天下便是安定了!

    一切的因缘结果,都将画上句号。

    而现在顾解舞不知道的是,人只要不死,就不会有终点。

    韩中子已然明白她的心意,道:“宋翊的师父也打算先下手为强,先了结了,现今正在京城外白马寺。

    若是你有想做的事,便要赶快。”

    顾解舞紧闭双目,骤然睁眼:“多些师父!”

    韩中子很久没听到她的称呼了,道:“需要我去吗?”

    顾解舞拒绝了,宋翊的师父十五年前就已经是重病缠身,如今就是他在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伺候滇潾监拉开了车的帘子,里面已经是空无一人。

    夜Se之下,这样一切显得太过鬼魅。

    嗊里面点起了灯,摄政王P刻之后得知,顾解舞失踪了。

    他正在太后嗊里面和太后商量着立后的事情,赵峥在一旁听着。

    在做的只有摄政王府的林侧妃和许侧妃,以及赵峥的生母李夫人。

    摄政王一听来人回禀,便问:“是不是国师拦下了马车。”

    小太监急忙说道:“的确是国师在嗊门口拦下了姑娘的马车,且说什么宋帝正在白马寺,若是想要做什么,得赶紧,还问要不要他帮忙。

    且姑娘不知为何,称国师为师父!”

    旁边的三个nv人听得心惊R跳,是她回来了?

    李氏的脸Se惨白,看向了儿子,示意他别跟着摄政王去白马寺。

    果真,摄政王立即动身,往白马寺去。

    而赵峥却是避开了母亲的目光,跟着父王去了。

    京郊,白马寺。

    当年名动京城的寺庙,如今荒芜了不少,所以才会任由来路不明的人住进去。

    顾解舞没有感觉到那个老道的存在。

    进而直接冲进了白马寺,宋翊一身龙气,目标很明显。

    顾解舞如今妖气淡化了不少,直至顾解舞到了宋翊所在的厂方,宋翊才意识到有人,他一见她。

    便认出她就是顾解舞。

    顾解舞很不明白,摄政王能够认出她来,那是心有灵犀,而宋翊是为什么?

    “你怎么认出我的?”

    宋翊笑呵呵的回答:“我除了是皇帝,还是一名捉妖师。但这都不是我认出你的原因,原因是因为你的眼睛,我记得我仿佛告诉过你,你的眼神很特别。”

    顾解舞不记得有这件事:“不,没有。”

    宋翊笑道:“想必是我自己这些年太思念你,想多了。”

    宋翊滇潿度很轻松,仿佛根本不惧怕她的出现。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杀死宋翊的存在,他的师父告诉过她顾解舞是多么的恐怖,所以十五年前才会不惜以身范险,去除掉顾解舞。

    只是没想到,那样的情况下,顾解舞还能大难不死。

    顾解舞彼时说道:“你是来杀我的,我也是来杀你的,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

    宋翊又笑了:“生死有命,我怕有什么用?难道对你摇尾乞怜,你就会放过我了?”

    顾解舞不客气的回答:“当然不会。”

    宋翊:“那就对了!”

    始终是宋翊沉不住气,先拔出剑和顾解舞打斗起来。

    人与妖,有着天生的差别。

    且宋翊身上的龙气已经很淡了,今日甚至没有其他捉妖师帮忙。

    结局胜负已定,只是让顾解舞没有想到的是,宋翊会拉着她一起死。

    当她的爪子穿过宋翊的X膛,将他跳动的心脏拔出来的时候,她的后背盎一根镇妖剑贯穿,那个本该病入膏肓的死老道还活着。

    没有眼睛的他给了顾解舞致命的一刀。

    她丢开手里还在跳动的物件,一阵妖法散开,将老道震开。

    她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渐渐流失。

    过去的记忆像是走马灯一样重复着。

    她听见了摄政王的声音。

    好多好多的人。

    有他,还有韩中子。

    这是赵峥第一次看见韩中子,因为摄政王从来不让他接触韩中子。

    这不是单一的,摄政王一点都不希望他沾染朝政。

    因为韩中子说,他才是救世之人。

    禅房之**有三个人,宋翊和老道已经死了。

    顾解舞奄奄一息。

    摄政王穿着下午在御花园见面时的那身衣F,她也不用再装了。

    看见他进来伸出手边说:“王爷!”

    韩中子不忍再看。

    赵峥则是惊讶的看着摄政王如同捧着珍宝一般,将顾解舞抱了起来,拦在怀中,痛苦的神情发自真心。

    顾解舞道:“王爷,妾身从未问过你,你是否ai过妾身?您能回答妾身这一个不合身份的问题吗?”

    赵弘光眼角一滴泪滑出,听见这话笑了:“有过!”

    顾解舞闭上了眼睛,说道:“那就好!”

    她亲手杀死了人皇,会遭报应的。

    她已经没有了将来。

    能够抓住的,只有现在而已。

    她的身T越来越轻,像是一阵烟,被吹散在了风中。

    赵弘光伸出手想要抓住,却是徒劳。

    这一切已然超出了赵峥的常识,他惊诧的看着韩中子说:“她到底是什么?”

    韩中子心里面也满是悲苦,他们的大限也到了:“她是当年的顾侧妃!”(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