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宫中(一)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Q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Y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G云霄。

    顾解舞一行人分四辆马车乘坐,加上护卫的士兵和随行的丫鬟,竟然也是有数百人。

    这样庞大的队伍除了两队卫兵之外都是些nv子,行路速度自然是跟不上的。

    拖了两个多月,终于是赶在选秀完成之前进入京都。

    而她们作为最后一批秀nv,没来的让京兆尹对明身份,便是将她们送进了嗊中。

    她们都是民nv,初选只需看容貌T格便可,顾解舞虽是异族人,但是她是镇安王府世子安西将军驸马爷送来的。

    众嬷嬷们只以为她是“奇货”,所以并无多少阻碍,她顺利的进入了复选。

    意思是可以留在嗊中,参加殿选,或者在这之前,被太后看中,先赐给皇上。

    可是,她来京城的目的,并不是这样。

    复选过后,从各地来的民nv都被打散重新分配。

    她被分到了一个叫做琅嬛的小阁楼里。

    里面已经住了二十J个人,四间屋子住下来也还算宽松。

    虽说都是民nv,可颜Se不差的nv子,家里又能差到哪里去。

    顾解舞的出现,像是投进平静水面的石子,惊扰了水底的鱼,又惊动了树上的鸟。

    她的本意不在此,因此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关心选秀的事情,更是装傻语言不通,甚少与人说话。

    异族nv子本就受到歧视,因为她们大多数能够来到大周的,都是被卖来的。

    久而久之,异族就成了下J的代名词。

    床铺被人用茶水弄S,饭菜被撒上香灰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顾解舞不用吃也不用睡,自然是视而不见的。

    她不和人一般见识。

    只是泥菩萨都有三分脾X。

    顾解舞正好撞见了同屋的姑娘们是如何作践她的被褥和饭菜。

    她有些愠怒的说道:“同样都是远离家乡到嗊里来的人,你们何必如此!”

    为首的那个是除了顾解舞着屋子里最好看的,她以为自己将来必定能够出人头地,所以越发的张狂起来。

    美人就是美人,顾解舞不得不承认她有张狂的资本,只是这般的X情在嗊里真的能够活下去吗?

    当年的明妃出身在那样的家族,自不必说美貌,可也没像她这般的作践人。

    顾解舞不怒反笑:“这位姐姐真以为自己有一张塞比西施的脸緡所畏惧了,也不看看这西苑那边住的都是些什么人,你这样的只怕离开了琅嬛,活不过一天。”

    西苑,所有平民nv子都畏惧的存在,那里住着将来的后嗊妃子们,她们出身豪门贵族,将来的前程必定超过她们的。

    而且那些千金小姐们现在的脾气就很大了,虽然不敢对摄政王的命令有所不满,但是一想到将来要和这些出身卑微的nv子们一样平等的侍奉皇上。

    她们作为贵族的骄傲就不允许了。

    所以平日里琅嬛这般的nv孩子们都不敢出门,因为西苑的贵小姐们逮到机会就会说她们不懂规矩,冲撞了她们,让嬷嬷好生T教。

    因此琅嬛的nv孩子们都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的。

    如今顾解舞直言不讳的将最后一层窗户纸推兤,那nv子脸上虽不好看,却也是满心的怨恨,对顾解舞说道:“你说的那么才冲,有本事你去西苑转转啊!”

    顾解舞嘴角一扬:“我只是顾将军拿来充数的人,可对皇上没什么想法,而且我是异族人,你们听说过皇上的后嗊有异族nv子封妃这件事吗?”

    简直可笑,顾解舞把话挑明了,希望她们不要再那么无聊。

    反之,顾解舞提脚离开了屋子里。

    她想出去透透气。

    之后她想,命运总是这么无声无息的就开始了运转,无论预兆这将来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发生的时候永远都那么Y光明媚,绚烂夺目。

    一丛散发着清香的栀子花后,出来两个身穿太监F的少年。

    顾解舞站定看了一眼,无论是他们魁梧的身材和少年特有的喉结,都说明他们不是真正滇潾监。

    能够在皇嗊禁苑中只有进出的男子只有那么些人。

    她才,那是皇上和摄政王的世子。

    顾解舞穿着周朝的笼衣,梳着双刀髻,头上一点装饰都没有,显得她西域人的脸庞和翡翠一般的眼睛非常特别。

    顾解舞朝着他们躬身一拜,对上位者尊崇一些,总是没错的。

    这是他们之间不该的相遇。

    顾解舞转身想走,被其中一个人叫住了。

    “喂!那个谁,你是从西苑出来的吗?”

    司马之心,路人皆知。

    这一位,便是那正值青春年少,就要大婚迎娶皇后的这个国家最尊贵的男子,让那些等待复选的姑娘们朝思暮想的皇上。

    另一位稍稍安静些,总是比前面一人晚半步的人,就是赵峥。

    顾解舞想走已经是不可能了,回头说道:“是的,我是从西苑出来的。”

    如今之计,只有装作不认识他们而已。

    其实,他们本来就没见过。

    只是他们都还小,以为这皇嗊很大,换了一身衣裳就真的能够隐姓埋名了。

    四周那些隐匿起来的气息,想必就是摄政王派来保护这两位的暗卫了。

    她若是露出半点不恭,就是能逃妥得了眼前这两位,也会被摄政王记挂上的。

    回京很久,她都没有勇气去见他。

    摄政王,他身上背负的东西越多,她也跟着无法再任X胡为,最怀念的就是在凉州秦王府的时候了。

    她虽然卑微,却拥有了他的全部。

    如果她想,现在也可以。

    只是那样他们就是踩着别人的尸T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那太残忍。

    小皇帝见识一个异族nv子,特别感兴趣:“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赵峥都看傻了,这姑娘要是不傻,绝不会回答一个太监这样突兀滇濁问,而且,会叫禁军来带走他们吧!

    皇上果真是皇上,一时间替换不了自己的身份。

    顾解舞摇摇头说:“这位公公问的真是奇怪,我是谁叫什么来自哪里,有必要告诉你吗?”

    你现在,就是一个小太监。(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