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一章 故人(一)

    摄政王在自己的弟弟面前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也可以说比起赵峥,这个更像是他的儿子,相处的时间反倒还更多些。

    只是君臣有别,而且他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

    他虽是一心为了大周,确实是有些地方疏忽了他的想法,内心中虽是起了波澜,但口吻依旧如常:“臣已经下令花鸟使广选秀nv,择日便会有大批秀nv入嗊。

    皇上已经是大人了,不该这般胡闹。

    如此这般,将来如何在皇后和众妃嫔之间立威。”

    皇帝一听说这次花鸟使是去给自己选妃,心里一下急了,他的皇后妃子应该是从百官贵族中选秀而出,怎么由得花鸟使去民间选取。

    “根据祖宗家法,皇后没有出身平民百姓家的道理!”

    他着急不是因为其他,只因为外戚将会是他亲政最重要的助力,万万不能缺少的。

    摄政王站在御书房中央说道:“皇后和妃嫔们自然都应该出身贵族豪门,但是平民nv子自Y长于民间,

    皇上自Y就在嗊中,理应知道一下天下民情,纳一些民间nv子也是应当的。”

    小皇帝语塞,只好说道:“皇兄顾虑的是。”

    摄政王见他面Se如常,不似刚才跟吃了P仗似得,这才作罢:“那请这段时间皇上好生学习。

    大婚之后,便是要亲政了。

    这六部的文书,没事儿要多看看,免得到时候上手觉得生,没个头绪。”

    小皇帝心里面是激动的,点点头说:“知道了。”

    摄政王这才告退,太傅们也跟着离开了。

    大字不用写了,太傅们自然也没多大责任,跟着一块儿走了。

    摄政王前脚一出,皇帝后脚就叫上了李福全,问:“阿翁,摄政王说的可是真的?”

    李福全现今已经是馒头白发,一脸的皱纹,更明白自保之道,他自然是知道摄政王是万万不会废帝自立的,可架不住皇上疑心重。

    倘若现在他开口一眼摄政王是绝对忠心的,那么就连他也会失去皇帝的心。

    只是说道:“皇上的确已经到了大婚的年纪,这是早晚的事儿。”

    皇帝心里有些忐忑:“自打朕十二岁开始,礼部就提议了选妃之事,可母后总是一拖再拖,如今这事儿成了。

    朕的心里面还是不踏实。”

    李福全知道太后的心思,整个嗊中就没有人不知道太后的心思,不就是为了摄政王世子吗?

    他道:“那时候您还小,而且太后总是想着,把仗打完了再说,可眼下这仗一时半会是打不完的。

    既然摄政王说了,想必太后也不会再反对的。

    毕竟后嗊选妃,即是家事,更是国事。”

    皇帝心下安稳了不少,只是自打他继位起,天下就一直处于战火之中,书上说之所以会有战乱,是因为天子无德,他小时候的确想过是不是自己没有天子的才德,才会让百姓受战火之苦。

    可后来摄政王得知他的想法之后训斥了他一顿,说天下之所以乱,是因为有人心存侥幸野心,更是没有贤德之人出现,所以才会一直乱。

    但是战争不会一直持续的,摄政王希望平定天下的人是他。

    那时候是两兄弟的感情最好的时候。

    皇帝现在想起,只是呐呐:“也不知道这仗,什么时候能停。”

    李福全见皇帝面Se忧郁,也是跟着嗅澺。

    打小儿就坐在高位上,和其他的孩子相比,皇上连撒娇任X的权利都没有,他的苦,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

    只是身为皇帝,皇上可是没有资格叫苦。

    嗊里有太皇太后和太后扛着,朝廷上有摄政王顶着,天还不至于塌下来。

    身为一国之主,他算是幸运的了。

    只是摄政王开口将要还政于皇上,这安定的日子,只怕也没多少天了。

    身处于嗊廷,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纯的。

    昔年李福全为的是荣华富贵,这些年来摄政王将皇上托付给他,他也生出了J分报国之心,是万万不想看见大周最尊贵的两个人,执戈相对的。

    只是,他还能做到吗?

    摄政王的世子?

    他会是一个英明不凡的君主吗?

    现在他只是一个垂暮的老人,回顾了自己过往的一生,想起了先帝,回忆起了自己走出来的小村庄。

    年少时候为了上位他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眼下天下大乱,大周内忧外患,他竟也是这般忧国忧民了起来。

    唉唉唉!

    连叹三声,无可奈何。

    接近日暮时分,大周皇城之上滇濎空,在太Y的余晖之下呈现出一种暗红Se。

    摄政王和韩中子相J多年,对玄学亦有所研究,这天Se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其然,次日便下起了连绵不断的大雨。

    悬在摄政王心间的是H河,也不知道今年H河的情况如何。

    他总算是有些明白了多年之前,他的父皇,先帝。

    为何总是难得高兴。

    天灾旱涝,一年到头都没个清净日子,久而久之,便是看见天Se,心里边儿就是着急,如何还能享受安逸。

    更有些不问天下事的皇帝,宁愿缩在自己的嗊里过安生日子,不管这史书怎么写,不过就是想偷得半生闲适。

    这场雨一直下,下到了土地贫瘠,深井早已G涸的遽尔城。

    顾解舞换了一身G净衣物,带着面纱,敲开了安西都护府的大门。

    她说自己从西域带了灵Y,或许可以救治顾将军一命。

    安西都护府已经别无他法,在城中贴出了悬赏,谁要是能够救治好顾将军,赏金一百。

    而她不要赏金,她要一个身份。

    管事之人是一个武将。

    习武之人做事都G净利落,顾解舞被带进了安西都护府,只是出入都有人跟着。

    伺候顾承的人是一个nv子,名叫竹桃。

    顾解舞觉得她眼熟,仿佛见过。之后听其他人说起,她是镇南王府出身的丫鬟,后来跟了顾承成了妾侍。

    顾解舞从自己带来的包裹里面拿出一把G枯的C,和一些金HSe的小虫模样的东西,以及一颗红Se的,带着诡异花纹的J蛋一样的东西。

    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人,竹桃,和看守她的士兵,她开始为顾承医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