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九章 长恨(二)

    低矮的土建筑才能在沙漠之中生存,墙壁都是泥土夯成的,上面一道道竖条划痕,说明了这家客栈的起M超过一百年了。

    纵使是白天,里面也点着J盏油灯,才能够看清楚四处。

    桌椅板凳上都露出了一层细滑的包浆,这是用过许多年的东西才能出现的颜Se。

    顾解舞的脸上都是泥土沙灰,本来白净的两旁显的乌黑。

    小二将她领到室内坐下,顾解舞点了两个馒头,小二眼神略带些鄙夷的离开了。

    瞧她穿金戴银的,怎么这般吝啬。

    只是这年头生意不好做,便是规矩的去了厨下,小二常听店里的老人提起龙门客栈最风光的时候,这玉门关内客商无数,都在他们龙门客栈落脚,一间普通的下房便是二十两银子一间,ai住不住。

    哪里像是如今,一两银子一间。

    还半月见不到两个生面孔。

    都是南边的战事闹得,这仗越打越烈,从南边打到了北边,簢域诸国的丝绸之路断了,他们的生计也没了着落。

    顾解舞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周围的人,都是些衣衫褴褛的男子,少有J个nv子都是nv扮男装,身上脸上也是和她一般,乌漆墨黑的。

    她其实不需要食物,只是想要找个地方搜集一些信息。

    她坐在客栈的角落里,听着风声和那些人细碎的耳语。

    如今,竟然已经是开明十五年。

    就是说,当年嗊中的十八皇子继位之后,已经过了十五年。

    十五年的时间对于一只妖怪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人而言,那就是半生。

    他已经年近不H,还在这世上吗?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你在期待一个人,然而他有可能已经死了。

    从后续的他们的对话中,她得知摄政王还健在。

    只是他们口中的摄政王,听起来不像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他不止残暴,而且处处针对皇帝,一手把持朝政十五年,且将自己的母亲尊为皇太后,于先帝的皇后共主慈宁嗊。

    只是谁不知道,先帝的皇后是个被厌弃之人。

    后嗊之中,是韩太后滇濎下。

    而南边的宋朝,乃是云南王自立的朝廷。

    这些年因为每每善举得天下民心,且打出的是清君侧的名号,看起来也似乎有些名正言顺。

    在大周的严苛杂税和长年征战之下,很多百姓都自动渡江去投靠了宋朝,那边儿颁布了一个什么法令,说是只要愿意去宋朝,朝廷分发土地,每人便是免税三年。

    遇上灾荒的年头,好多流民便会往那边去。

    守边的将士们拦又拦不住,又不能杀。

    据说是国师所言,不能滥杀无辜。

    因此,大周和宋朝僵持不下。

    多年之前,大周和奏国达成联盟协议,共同对付宋朝和金国的联军,从此天下被迫进入全面战争的状态。

    一个孩子长大成男儿需要多久?

    而一个人在战场上死去又需要多久?

    众人都说,天下的男儿都要死光了,这场战争也快结束了。

    小二只以为顾解舞是边塞偷关进来的胡nv,因为她长了一双碧Se的眼睛。

    因为她手上金银无数,便是并不担心她吃白食。

    只是一个晃神的功夫,那胡nv子却是不见了。

    两个馒头被带走,桌上只留下一只细小的银手镯。

    顾解舞刚刚更是听到了一个震撼的消息。

    镇南王府顾家的世子顾承,便是玉门关的守将。

    她离开客栈,本是往东去,找到顾承,与他相认。

    可是她路过一P绿洲的时候,用水洗G净了自己的脸,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样貌。

    高挺的鼻梁和碧Se的眼珠,没有一点从前的样子。

    她就是见到了顾承,说自己是顾解舞,他能信吗?

    他记忆中的顾解舞,在出嫁之后就死了。

    顾解舞心如死灰,无力的坐在绿洲旁边,不知道该去何方?

    最后她依旧去了玉门关内,纵使不能相认,她也想要远远的看一眼。

    当年那个年Y无知的小世子,如今是和模样了。

    遽尔城,是玉门关内唯一的一座城。

    同凉州一样,这城里只有三种人。

    士兵、流犯、和平民。

    都说地灵人杰,且看看这里,是如何的一P荒凉之所。

    就知道这里的人是如何的形同枯槁。

    连年的征战让青壮年死伤惨重,能够活下来的都是些面目狰狞一身善凐或是伤病缠身命不久矣的人。

    这一切,都是拜摄政王所赐。

    顾解舞通灵六道,自然知道韩中子泄露天机,帮助大周修改国运,才会让着天下如今这副满目疮痍的模样。

    如果韩中子和秦王当初能够顺应天命,看着宋翊崛起,如今便是能看着他陨落了。

    只是现今局势已定,平定乱世之主到底是谁?

    谁又能看得清。

    她虽然有慈悲怜悯众生的心,但是天下苦难如此多,她有心无力。

    能够做的,便是去了结自己和他的缘分。

    进入了安西都护府,里面也是一P荒凉之Se。

    当年凉州秦王府在她看来已经是足够艰苦,不想这安西一隅的土皇帝所住之处,竟然也是这般平平无奇。

    一如当年的七品官之家,无山石花鸟金银器皿,有的只是满是伤痕的带血铠甲。

    顾承身为一方守将,前些日子被调往西边的战线,后因受伤回遽尔城休养。

    如今已是命悬一线。

    顾解舞一进都护府,便嗅到了那G死气。

    到底是她的弟弟,叫过她姐姐。

    如何能看着他枉死。

    京城之中。

    韩中子重病缠身,一身PR尽皆**,生不如死。

    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可他不悔。

    人生在世,总自在的活一回。

    和师父遭受了同样的命运,他已经不再怨恨师尊了。

    今日他夜观天象,便是见帝星明亮,一G子气从西而来,将帝星拥戴。

    他掐指一算,心道时候总算是到了。

    不久之后,他和摄政王都能功成身退。

    摄政王每日都会来见韩中子一次,商量应对之策。

    今日韩中子的心情非常好,他虽知道功成身退之时便是身死之日,却像是等了一生一般,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