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七章 匆匆

    顾解舞不得不承认,再见赵弘光,她心中泛起了不少的涟漪。

    但是那又如何,他身边会少nv人吗?

    赵弘光没那么J,她就有?

    从玻璃的倒影里面能够看到赵弘光和孙佳瑶的影子。

    两个人坐在同一方位的位置上,按理说应该是一对璧人,可是貌合神离。

    顾解舞不看好他们两个,但是没打算说破。

    因为,她早就失去了资格。

    和赵弘光再次扯上关系,并非她的本愿。

    只是因为她必须回来而已,外国的明月没有比较圆。

    离开之后才会有思乡这种情绪。

    是不是当初没有离开,她会走向另外一个结局呢?

    虽然内心满是遗憾,但是她不后悔。

    浴室里面突然传出一阵男子的尖叫。

    乐乐跑了出来,陆双峪跟着出来。

    只是他捂着K裆。

    乐乐像是喝醉了一样对顾解舞说道:“尼玛,你居然把你的好姐M扔给豺狼,你还是人吗?”

    顾解舞环抱双臂站在她的对立面,笑着说:“跟我吹牛的那G劲儿哪儿去了,你就是现在把陆双峪给办了,我也不会觉得你是一个放L形骸的nv人!”

    乐乐脸红得像是红苹果,打了一个嗝儿说:“瞎说,男人都特么死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是你说的!

    我可不能那么轻易的让她得逞。”

    乐乐还有半句没说出来,顾解舞的原话还有一半:nv人也是。

    影S的其实就是她和赵弘光之间的过去。

    用本能堆砌出的ai情,能信吗?

    乐乐说完就晕倒在了床上。

    最后一句话是:“你不想见他,对不起!”

    顾解舞轻声回答:“没事!”

    赵弘光在一旁,神Se深邃,顾解舞没敢看他。

    晚上她只好陪着乐乐睡,陆双峪一走,赵弘光和孙佳瑶也没什么道理留下。

    一蟼愑走了三个,顾解舞突然觉得世界安静了下来。

    她的身边躺着乐乐,一夜无眠。

    次日她回到赵家宅子。

    老爷子身T老当益壮,只是两年前一次心脏病发后赵弘光接受了赵氏。

    现在的赵弘光比起当年,身价翻了岂止百倍。

    只是赵家低调,不然国民老公钻石王老五,就是赵弘光了。

    午餐和晚餐的餐桌上依旧是一大家子人,只要老爷子还在,大家可能都不会撕破脸P的。

    她一个姓顾的夹于中间,看起来整的诡异。

    只是,赵弘光今天也回来了。

    今天顾解舞素面朝天,穿着t恤簢分K,如果不是那一头妖艳的卷发,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个大学生。

    顾解舞习惯了对一切不想看见的人和事视若无睹。

    只是有些人,总是喜欢无事生非。

    她就想不明白了,一个佣人端汤,隔着她两米远,怎么就能撒到她的衣F上了。

    孙佳瑶在看电视,仿佛没有注意到这边。

    估计nv佣也是无辜的,她自己都快吓死了,只差没跪在地上求她饶恕。

    顾解舞只是被烫到了一点,说:“没事儿,衣F二十块,你不用担心。”

    nv佣似乎松了一口气,被管家斥着带走了。

    其他人只注意到了她说出来的话,她身上的那件衣F只值二十块?

    对于赵家的每一个人来说,二十块就算是掉在了地上,也会直接踩过去。

    赵老爷子对顾解舞的做法表示很欣赏,他知道的,顾解舞留学之后没有用赵家一分钱。

    是个有骨气的孩子。

    只是骨气这种东西夹带的往往就是吃亏的是自己。

    孙佳瑶向她投过来一个鄙夷的眼神。

    顾解舞觉得无所谓,她本来就来自下层社会。

    和他们这些上流人物,格格不入

    或是是年纪大了,也或许是这些年的变化让大家变了。

    餐桌上寂静无声,只有老爷子和J个儿子,还有赵弘光玲濎的话语。

    她突然有些怀念小时候那些三姑六婆一样的争执声。

    她嘴角微微上扬,愉悦的表情落入赵弘光的眼底。

    饭后,她在花园坐着看书,百年孤独。

    白Se的秋千架上面环绕着绿Se藤蔓植物,仿佛定格了无数人的青春。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有人说来,她听见了脚步声。

    她之所以喜欢在花园才,除了空气好,就是因为清静。

    赵家人都喜欢热闹,白瞎了那么好的花园。

    赵弘光走过来问她:“你变了很多?”

    顾解舞低着头盯着书页,今天她必须把这本书看完:“何以见得?”

    也可能是你从来没有了解过我。

    Y光从一颗辟年老树的枝桠上散落,空气里是兰花的香味。

    她说完抬头,看见他站在一丛植物中间,从前的事情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远。

    久的她都有些忘记了。

    再见他,心里竟然是一种释然。

    赵弘光的眼神里带着某种哀戚,他不需要说什么,只是这样看着她,就已经觉得足够了。

    那些曾经幻想过的恩怨报F,ai恋痴缠,都烟消云散。

    “可能是吧!”

    语气里是淡淡的哀伤,一点都不符合赵弘光如今的气质。

    他说:“没想到你喜欢看这种书?”

    顾解舞为他答疑解H:“每个人都是多面X的,你只记得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子而已。”

    赵弘光坦然一笑,转身离开。

    他曾ai过的,是她吗?

    为什么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不愿意彻底放手。

    宋家要求他和孙佳瑶订婚。

    爷爷也是这样说的。

    只是为什么,他这样心有不甘。

    走了J米远,他突然停下,背对着她说:“我要结婚了?”

    顾解舞的声音缥缈如烟,在这些植物中间,仿佛空灵的仙子:“祝福你!”

    他听见,笑着继续前行。

    如果这时候他愿意回头看一眼,会看见顾解舞脸上的犹豫。

    顾解舞再一次没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一天看完百年孤独。

    她合上书页,陷入过去的回忆之中。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ai上过他?

    现在想这些,还来得及吗?

    有必要吗?

    是正确的吗?

    如果他结婚,是不是就意味着,从此他将属于另外一个人?

    一切都结束了?

    她的内心矛盾着,天人J战。

    顾解舞坐在秋千架上,眼泪顺流而下。

    如果说,她会为他流泪,是不是说?

    她依旧ai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