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六章 再遇

    他的内心,其实已经悲伤逆流成河了。

    当年的她已经沦为花蝴蝶了吗?

    陆双峪安全过关,顾解舞自然是替好姐M千万个高兴,乐开了花似得给乐乐回信,说她这个不错。

    跟着提着酒杯离开了,不忘和赵弘光遥举一杯。

    说:“再见!”

    赵弘光的身旁依偎着的nv人此时也能看清楚侧脸了,她记得,这好像是宋家的外甥nv,孙佳瑶。

    顾解舞踩着优雅的步伐进入舞池,拿着手机和乐乐玲濎儿。

    对身边此起彼伏的口哨声视若无睹。

    乐乐在离酒吧不远处的一家星巴克,喝完咖啡才姗姗来迟。

    顾解舞一个人坐在吧台那儿,对身边的狂蜂L蝶视若无睹。

    她在英国缺钱的时候做过酒吧小M,对付这种情形游刃有余。

    让人感觉起来她非常的老道,是酒吧的常客。

    很容易发生一夜情的那种。

    多少人怀着这样的心思靠近她,然后碰了软钉子回去。

    在这些年的浸**中,她早就拽会了如何用语言让那些男人知难而退。

    陆双峪只以为自己艳遇了一回,等顾解舞离开之后,才问赵弘光:“你认识?”

    赵弘光吐了一个烟圈:“你不觉得她眼熟?”

    当年还不是在qq群里面发过照P吗?

    赵弘光提示了一下,陆双峪恍然大悟,居然是她。

    变化还真大。

    孙佳瑶在一旁脸Se都变了,好在灯光很暗,看不出来。

    只是陆双峪依旧注意到了她突然的不同。

    传说中甩了陆双峪的nv人,就是她。

    顾解舞坐了约十分钟,再也没有喝过酒杯里的酒,她感觉有谁在里面加了东西。

    而旁边的陆双峪是早就看见了,只是没有出来阻止后续事件的发生。

    当乐乐跑到顾解舞身边亲热的抱住了她的时候,陆双峪疑H了一下,立马明白了事情的严重X。

    顾解舞这是帮着乐乐试水来的。

    好在他刚才的表现在及格线上。

    顾解舞这才又被乐乐带了过来。

    乐乐得意的给陆双峪介绍:“这是我闺蜜,顾解舞!”

    陆双峪起身,装作是第一次见顾解舞的样子,伸出手和她握手。

    顾解舞没有伸手,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陆先生这样就不好玩了。”

    乐乐见状也是跟着起哄:“就是,装什么大尾巴狼,刚才要是你上钩了,你就死定了知道吗?”

    顾解舞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她感觉得到赵弘光那炙热的眼神。

    她是一些行动的。

    她把原因归结于,就是自己不想要的东西被人捡了去,她也会觉得可惜。

    乐乐的手臂被顾解舞掐了一下,她保持着微笑,拉着顾解舞离开这个地方回到了吧台。

    顾解舞这才说:“你知道赵弘光在吗?”

    如果她是知道的,那么她就死定了。

    乐乐明明是知道的,但是她没那么傻,而且顾解舞这些年在国外,长得跟花蝴蝶似的吧!可愣是没看上任何一个男人。

    简直就是那什么守身如玉。

    她虽然嘴上说什么赵弘光妨碍了她追求自由,但是她觉得顾解舞的心里边儿还是舍不得赵弘光的。

    否则,她怎么不找第二春?

    乐乐凑过来说道:“你就没有想过吃回头C?看他那样儿,见了你更狗看见屎一样?”

    顾解舞简直不想听,这是什么破形容。

    白了乐乐一眼说道:“你回国一年染上了脑残癌?你觉得这事儿可能吗?就是我愿意他能答应?”

    赵弘光还不傻,能在一个坑里面摔两回。

    而且她本来就觉得自己和赵弘光关系挺诡异挺变T的,只有乐乐这种看小说看太多的才会觉得这样的不L之恋是证明真ai存在的存在。

    乐乐死心不改:“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你真对他没了感觉?”

    顾解舞摇头。

    目光看向了远方,可是这看见他和其他nv人在一起,心里面这么别扭是怎么一回事。

    在英国的时候明明感觉无所谓,怎么到了眼前就有些接受不能了。

    乐乐进来就一直说话,觉得口G,拿起顾解舞面前的J尾酒喝了下去。

    等顾解舞发觉,她已经喝完了。

    顾解舞着急的说:“你怎么全喝了,刚才有人在里面加了料!”

    乐乐眼睛瞪得像是牛眼睛,想要吐出来,却是一点想呕吐的感觉都没有。

    这酒吧里的东西不外就是那三样。

    顾解舞立马招呼了陆双峪过来,让她带自己和乐乐走。

    万一有人不识相的拦下她们,那可就麻烦了。

    只是

    谁来告诉她,赵弘光G嘛跟着一起来了。

    她找了最近的酒店,乐乐已经有点发烧了。

    尼玛,是春Y。

    顾解舞搀着她进了房间。

    饶是这种时候,她也忘不了F务生一脸诡异的眼神。

    她和乐乐、陆双峪、赵弘光和孙佳瑶五个人两男三nv进了一个房间。

    顾解舞:

    还是不要解释了。

    她把乐乐放到了床上,乐乐已经神志不清了,直说好热。

    顾解舞想了想,问陆双峪:“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至少在乐乐回国之前,她还是雏儿。

    陆双峪弄得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的说两个人就牵过手接过吻。

    顾解舞信了,这绝对是乐乐的风格。

    她只好把乐乐扔进了浴缸,给她浇冷水。

    陆双峪自卑的站在一侧,享受着赵弘光的鄙夷眼神。

    他的nv朋友是不少,而且乐乐是J往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可是乐乐不愿意

    他就没有,他的确当了很久的和尚了。

    孙佳瑶一直当自己是布景板坐在一旁。

    顾解舞泡好了乐乐,出来喘口气,让陆双峪自己进去看着。

    而顾解舞,则是找了一张沙发坐下,拉开了窗帘,看外面的风景。

    她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看夜景。

    这是在英国这些年来的习惯。

    屋子里安静得很,赵弘光chou着雪茄,屋子里都是这G烟味。

    孙佳瑶明显不习惯这种味道,但是一直忍耐着。

    顾解舞觉得无所谓,因为她也chou烟。

    在酒吧这种地方待久了,难免学会男人的东西。

    她喜欢烟辛辣的感觉,让她知道生活不易,应该好好珍惜。(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