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三章 ai情是一种错觉

    ai情是一种错觉。

    顾解舞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这么想的,但是她现在感觉,如果这是错觉的话,会持续一辈子吗?

    当他****着身T和她坦诚相对的时候,她并不觉得恐惧也不害怕。

    紧张的心情里隐颔着一些期待。

    她将会和他产生不可分割的联系。

    如果说瞬间即是永恒,她知道,她现在拥有了他所有的ai。

    当一切结束,她只觉得外面的Y光依旧明媚,只是身边的某个人深沉的呼吸提醒着她。

    看,你和他是一T的。

    多么奇妙的ai情。

    她知道自己不懂ai情。

    却在这样的年纪就邂逅了他。

    那该怎么办?

    如果谁ai谁更多,当然是他ai自己更多。

    因为自己是个自S鬼。

    假如,世界明天就要毁灭。

    她想要的是吃哈根达斯吃个够,而不是将他拥入怀中,和他一起直到世界的最后一秒。

    多么的不公平。

    顾解舞醒着,凌乱的发丝四散着,一点都不美好,像是贞子躺到了床上。

    黑长直的悲哀。

    她是很想做头发,但是赵弘光似乎非常迷恋她的头发,没事儿总是喜欢从她的后脑勺用手指梳到发尾。

    然后闻她洗发水的味道。

    虚荣并不只是nv人的专利,nv孩也虚荣。

    两年来,她享受着赵弘光的痴迷。

    赵家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让赵弘光低头的,而她可以。

    只需要她一句话,赵弘光可以随叫随到。

    有时候她都想提醒赵弘光,你别那么迁緡,你越是这样我可能越不会珍惜你。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都不会太珍ai。

    不说他的X格人品,但是他的心本应该被放在沉香木的古董盒子里珍藏。

    方不辜负。

    可惜,她没有提醒他。

    只是,一次次的享受着奴役他灵魂的快感。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他像是疯人院的疯子一样,在她的身上近乎失控。

    敞开了身T容纳他的一切,让他如痴如醉。

    场景比她看过的任何一部岛国ai情动作P都要激烈。

    从客厅到卧室,一路散落着他们的衣物,狼狈的床单暂时还能够看出他们刚才有多疯狂。

    起身看了一眼床和因为鏡力过度发泄还在睡梦中的某人。

    她深刻的怀疑自己真的是十六岁而不是三十六岁,床上那个年轻人真的是睡人而不是被睡?

    刚才如饥似渴J乎要吃了他的人真的是自己?

    她一巴掌放脑袋上,她一定是疯了。

    另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她的脑子里长了出来。

    像是童话故事疯狂生长直到天堂的豆蔓,无法停歇。

    她打开了赵弘光的手机,把他和自己定格在一个画面里。

    然后,发到了他的qq同学群。

    配图的文字:恭喜赵同学告别处男生涯。

    顾解舞然后来了一张自拍,青春美艳不可方物。

    赵弘光的同学圈一蟼愑就炸锅了。

    顾解舞关上了手机,想着他知道后的抓狂样子,笑着躺了回去。

    赵弘光晚上才醒过来,他看一下顾解舞,还在睡。

    突然想起自己刚才没忍住,****了。

    他暗骂自己的粗心大意,摇醒了顾解舞,问她经期。

    幸是安全期。

    顾解舞被吵醒,一万个不高兴,没好脸Se的拨开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狼爪子。

    回头继续睡。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赵弘光找准了地方,又进了状态。

    顾解舞没睡醒,跟死鱼似得,嗯哼哼的叫了起来。

    他越发的斗志高昂。

    趁着是安全期,多来J次。

    他舍不得她吃Y,更不想戴安全帽。

    之前一直没开荤,就是艂愒己憋不住。

    现在倒好了,死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说好了只是玩一会儿,谁知道在沙发上就坐上去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都尝到了R味,还能吐出来。

    刚进去她就喊疼得不行,要他停下。

    他迷迷糊糊的说停不下来。

    他发现,感觉和cha果冻似得。

    只是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到后来他都动弹不了,大约僵持了一个小时,才慢慢松开来,换做一般的男人只怕都软了。

    这一次,便是他的主场了,他要怎么弄就怎么弄。

    顾解舞幻想中的求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她睁着眼,迷离的眼神中还带着属于少nv滇澵有琇涩,声音像是罂粟花一样迷人:“快点快”

    赵弘光像是小狗一样听话。

    之后,不用再诉说。

    晚上两个人叫了外面凑合。

    过程是很爽,但是事后顾解舞发现自己走路双腿都在打颤。

    而赵弘光,洗完澡床上西F又是汉子一枚。

    他在刮胡子的时候接到了陆双峪的电话,才知道自己下午的破事儿同学们都知道了。

    他出来问顾解舞。

    顾解舞一副理制凐壮的问:“敢做不敢认?”

    赵弘光倒不是,只是心里有些不高兴,顾解舞随便动他的手机还用他的号发那些少儿不宜的图P。

    但是现在看她那样介意的样子,秒懂。

    不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的位置吗?

    他大学里边有J个nv同学,一直对他咬着不放。

    顾解舞大概是示威去的。

    他笑着回到:“不是,只是你不觉得那张图太简单了,我们放个视频上去吧!”

    年轻人ai刺激,他能够理解。

    顾解舞脸一红,一脚踢在了他大腿上。

    赵弘光瞄到了她的下身:“怎么,还没玩够!”

    顾解舞立即滚回了被子里面。

    晚上又一个应酬,赵弘光早就答应了的,不得不去。

    房子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空荡荡的大房子仿佛整个世界,唯一另一个人也不见了。

    她在床上如同死尸。

    顾解舞称这是青春期综合征。

    因为找不到定位而迷失。

    其实就是闲的蛋疼而产生了许许多多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在虚无的世界找不到边际,最终走向平庸,或者毁灭。

    她起床开了电脑。

    她想要报考巴黎的一家艺术学院。

    最近正在加紧练习英语。

    柳青和赵安并不知道,赵弘光也不知道。

    她活的这样匆忙,就是为将来做准备。

    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赵弘光那个变T知道她自作主张去巴黎念书的时候,脸上会是怎样一钙兯街的神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