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再留恋

    十六岁的顾解舞在赵家这种关系庞杂的家庭长大,算的上是见多识广。

    至少她不会天真的认为只要她够好,就能够让爸爸的Q子和她的nv儿喜欢她。

    而且,对和自己有一般血缘关系的顾承,她也觉得是大写的尴尬。

    好在有一副墨镜能够遮挡她忐忑的内心。

    客厅里面只有她和顾承。

    爸爸和阿姨去了厨房做饭,十八岁的纪梵希和她打了招呼之后就回房间不理她了。

    大写的尴尬。

    顾解舞的行李箱放在客厅的一角,说明顾深还没安排好她的住处。

    顾承不过七岁的年纪,正是好奇的时候。

    对这个洋气的新姐姐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只是熊孩子表示喜ai的方式让人

    她又被顾承戳了一下。

    她翻开行李箱给了顾承一个酸N,自己也咬着一个,喝了起来。

    两个人在客厅里一起看喜洋洋。

    不一会儿,他们就因为零食成为了好朋友。

    纪梵希出来看见两个人坐在一起,顾承还在吃零食。

    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等会儿就吃饭了,别给他吃零食!”

    顾解舞点头,表示知道了。

    你不早说!

    在赵家可没这个规矩,怎么说

    在吃饭之前去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这才是明智选择。

    因为谁都不知道在饭桌上,什么时候你就不能吃饭了。

    呵呵。

    对于顾解舞的回来,最不高兴的莫过于纪梵希和潘瑜。

    她是这个家从前的影子,她的出现提醒着所有人,当初他们是怎脺鼬入这个家庭的。

    顾深和潘瑜背着柳青搞破鞋,最后原配柳青选择了离开。

    而潘瑜,从来都是背负着鸠占鹊巢的名声。

    纪梵希没少因为这个在学校受气。

    多少年了,好多人都把这事儿给忘记了,但是顾解舞回来了,她的出现又提醒了大家。

    潘瑜和顾深之间曾经是多么的不堪。

    对此,没有任何一个人比纪梵希的感触更深。

    所以,纪梵希毫不掩饰的表示出自己的顾解舞的厌恶。

    顾解舞可没真打算在这里住一周。

    实话,让她睡顾承的房间

    她都觉得膈应。

    她知道,自己那是洁癖。

    电话响了起来,是赵弘光。

    他一回去就打来电话。

    三个小时不到,赵弘光很烦躁。

    她有些不高兴的回答:“你着什么急,我才刚吃饭呢!”

    这是她今天的第一顿,饭菜不怎么好簢口,油孜都太重了。

    不是咸了就是淡了。

    赵弘光忍住内心的烦躁不堪:“饭菜还和口味吗?”

    顾解舞隐晦的说:“不大好!”

    赵弘光笑道:“那就赶紧回家去,免得饿瘦了。”

    顾解舞才不:“就当是减肥咯!”

    赵弘光无语:“你J斤J两,减什么肥,担心别把X给减成下垂了。”

    顾解舞一不高兴,直接挂电话。

    顾深给她夹菜,说:“多吃点,看你瘦的。”

    顾解舞笑道:“我还不饿,刚才吃了东西呢!”

    她指的是叶儿耙。

    纪梵希却以为是刚才的零食,补刀说:“还带着弟弟一起吃零食。”

    顾深和潘瑜一直对儿子的零嘴控制得比较严。

    顾承一听,使劲儿扒饭,不高兴的看着姐姐,就知道打小报告。

    他又不是不吃饭。

    顾深装作没听见,潘瑜也不好说什么。

    顾解舞提着箱子进了顾承的房间,这J天顾承睡客厅。

    他没有半点不乐意,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一直看电视。

    下午顾深去水果摊子摆摊儿,顾解舞自己出去玩儿。

    她这么个鲜花似得nv孩儿突然出现在小镇上,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顾承把他的自行车借给了顾解舞,说是谢谢他上午的零食,他忙着看电视,就不陪她玩了。

    顾解舞没骑车,步行出去了。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偶尔一些小时候零星的记忆碎P涌上心头。

    现在她并不怪父母,因为她隐约明白了,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只靠婚姻一张纸就能解决的。

    更多的时候,需要其他东西。

    就比如她现在和赵弘光。

    虽然两个人亲密无间,但是她从来不敢想,自己将来能够嫁给他。

    因为,赵家不会允许的。

    她过是依附赵家生存的菟丝花,观赏X植物怎么可能和参天大树成为一对。

    她有的是自知之明。

    只是在不懂ai的年纪ai上了赵弘光

    她似乎能预见自己未来的结局。

    终有一天,赵弘光会厌烦她的美丽,不再喜欢她。

    男人都是会变心的。

    她自认为没有那样强大的力量,让赵弘光那样的男人,为她痴迷一生。

    所以她会想,尽快完成一切,让他厌烦自己,结束这段不L之恋。

    在赵家人面前,她还是赵弘光的MM。

    这样就好。

    和他曾经的一切,都当做年少不知事就好。

    只是,事情会顺利吗?

    她回小时候的学校转悠了一趟,之后,对这里就没有什么留恋了。

    晚上,一整夜的失眠。

    她穿着衣F睡着,房子的隔音设备并不好,客厅里是动画P的声音。

    她失眠了。

    第二天,她让赵弘光罍饔她。

    骗爸爸说是妈妈要她回家去,说是有事儿。

    顾深没多问。

    父nv如此,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顾解舞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但是提起箱子走的时候,眼睛里面依旧饱颔的泪水。

    爸爸有了新的家,新的nv儿和儿子,已经不需要她了。

    今天的墨镜功能主要是遮住她的黑眼圈。

    她没有回赵家,而是去了赵弘光的家。

    他在玉都花园买了一套两百平的房子。

    顾解舞躺在他的床上,或许是太累,鼻尖都是他的味道,然后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赵弘光在客厅看足球。

    她睡得头疼,打开冰箱拿水喝。

    这里她是第一次来,却并不觉得陌生。

    赵弘光说:“少喝点冰水!”

    顾解舞反驳:“歪果仁还生完孩子做詡愑都喝冰水呢!”

    赵弘光问:“什么时候回去?”

    顾解舞想了想:“想回去的时候再回去。”

    冰水下肚,她清醒了不少。

    这里,不是作案的好地方吗?

    赵弘光被她看的浑身发热。(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