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一章 回家

    生日宴会总是千篇一律的。

    赵弘光先下楼,回到了大家的中间。

    顾解舞慢吞吞的去了洗手间弄G净自己,看着镜子里面神态慵懒,面SeC红的自己,觉得有些乱

    那个王八蛋的想法不由自主的升腾起来。

    她很坏,她有自知之明。

    但是他更坏,从十四岁开始。

    天知道她每晚是怎么过来的。

    她这个年纪的小nv生大多数都还处在谈恋ai的年纪,而她已经跨越了所有阶段,直接进入偷情这一项。

    简直不要太快。

    有一句形容男人。

    Q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她觉得最后一句特别适合她。

    她一看见赵弘光,就特想上了他。

    可每次他都说什么她太小,怕对她以后不好。

    先是对她年Y的心灵产生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后又对她的身T发育造成了永久X的伤痛,能有比他更王八蛋的人吗?

    而且每次还说的头头是道理所当然。

    顾解舞烦躁的煣了J蟼愒己的头发,发了疯泄愤之后又穿上了刚才衣F下楼去了。

    是不是她不够吸引赵弘光?

    她觉得自己做的很好啊!

    无论是腿分开的角度还是**的声音。

    腿都挂在他腰上了,他还隔着内K弄。

    等着鄙!

    总有一天她要赵弘光在她的身下求着她给他。

    哼哼!

    赵弘光今天总觉得顾解舞的眼神那么奇怪呢?

    愤恨中带着怒火。

    刚才在床上不是挺好的吗?

    暑假来临。

    赵弘光邀请顾解舞去新落成的半山别墅玩儿。

    别墅那边暂时还是清水房,装修还在进行中。

    赵弘光就是想让她先看看。

    只是不想,顾解舞拒绝了,说是要回家去看看爸爸。

    她口中所说的,是她的亲生父亲。

    顾解舞跟着柳青到赵家那么多年,从来没回去看过。

    赵弘光很担心,担心得直接从公司杀回了赵家。

    赵老爷子下棋的心情都没了。

    只见赵弘光跟在顾解舞的PG后面问:“好端端G嘛回那破地方,又穷又脏,蚊子又多!而且你爸不是再婚了吗?

    你回去有你住的地方吗?”

    顾解舞就纳闷了,他G嘛那么大反应?

    既然如此,就好好让他心塞一回。

    “我想我爸了,我要回去看他。”

    柳青也在旁边G着急,其实她只是随口说说,像顾解舞这么aiG净ai漂亮的nv孩子,哪里会想要回那种破地方。

    赵弘光利诱道:“我请你去巴塞罗那玩儿,你不回去行吗?”

    顾解舞一直想去巴塞罗那,甚至想过结婚都在那儿,但是她渐渐长大,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

    当男人喜欢你的时候,迁就你都是便宜的,就喜欢犯J,就喜欢你折磨他。

    你越折磨他,他就觉得自己越ai你。

    也不知道赵弘光这王八蛋是不是也是这样。

    “请我去月球都没门儿,我挺想我小时候的同学的,我要回去看他们。”

    脸上那得意的小表情让赵弘光的血条直线下降。

    她这是要回去找青梅竹马给他戴绿帽子的节奏。

    顾解舞不理他,直接回房间了。

    她答应了爸爸下午回去。

    没打算让司机送。

    赵弘光见她不死心,G脆自己送她回去,免得自己担心。

    柳青当然是双手赞同。

    然后当着大家的面儿给了顾解舞两千块钱,让她回去之后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自己将就点儿,别给人添麻烦。

    顾解舞拿好放了包包里。

    柳青教训了起来:“钱要贴身放,这年头好多小偷直接抢包包的,要是遇见了歹徒,你要大声叫,往人多的地方跑,知道吗?”

    顾解舞根本没听进去。

    到时赵弘光,听得小心脏一chou一chou的,他真怕她遇见什么坏人或是不可抗力。

    那可让他怎么活

    小镇上这种地方民风虽然淳朴,但三教九流的人也很复杂,警察更是摆设

    他怎么觉得顾解舞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顾解舞提着一个超级大的行李箱上了赵弘光的左恩。

    赵弘光一路上都在和她做思想工作,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顾解舞带着墨镜和小红帽,选择无视他。

    赵弘光口都说G了。

    他现在随便对哪个生意人说那么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人家至少会给个反应,顾解舞现在就是块儿石头。

    到了小镇外面的收费站,顾解舞说道:“你别L费口水了,都到这儿了。”

    赵弘光无奈,他投降了。

    拿出钱包把里面的现钞都给了她。

    然后说:“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联系不上你我就来抓人,到时候别说我不给你面子。”

    看在银子的份上,顾解舞亲了赵弘光一下:“知道了,管家婆!”

    赵弘光把她送到了她爸爸的水果摊上。

    顾解舞过去招呼了一声:“爸!”

    顾深差点儿没认出来。

    这样的车子一看就价值不菲,而顾解舞一身的C牌t恤,热K,名牌运动鞋,太Y眼镜和超级S包的小红帽。

    能认得出来是当年那个丑小鸭就怪了。

    赵弘光帮忙把行李箱拿了下来,和顾深打了招呼。

    顾深还在懵B中。

    赵弘光只对顾解舞说道:“七天,七天之后我亲自罍饔你,手机不准关机不准没电,去哪里要报备,遇到困难要联系我,知道吗?”

    顾解舞点头一一答应,只希望他赶快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赵弘光看了一眼四周,周围的人都三五聚在一起小声的说着。

    他嫫了一下顾解舞的头:“乖啦!”

    看着红Se左恩绝尘而去,连尾气都带着不甘心。

    她蹦了起来:“呜呼!”

    难得让他吃一回瘪。

    顾深见nv儿回来,收摊关了店,拉着nv儿的行李箱往回走。

    顾解舞很是感慨,那么多年,镇上没怎么变。

    连卖叶儿耙的地方都还在。

    她拿出钱买了两个叶儿耙。

    百元大钞把老板娘吓了一跳。

    一块钱的东西给一百。

    老板娘问她要零钱,她说没有。

    顾深给了一块零钱,把一百的还给了她。

    语重心长的教育她:“有钱也不能乱花,你妈平时给你很多零用钱?”

    顾解舞摇头:“也没有很多,哥给的比较多!”

    想一想这话有问题,补充说:“但是我的零花钱在同学们里面算是很少的,城里面什么都比较贵嘛!”(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