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章 钻石手链

    厢濎再次光顾,顾解舞的身T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疯狂的生长。

    G瘦的身T像是海绵吸水一样,前面和后面都膨胀了起来。

    发育中的生长痛让她喜欢上了L睡。

    这是属于她自己的小秘密,赵弘光这半年来化身拼命三郎,除了偶尔找顾解舞W藉一下空虚的心灵和寂寞的灵魂,并没有什么更过分的事。

    相反的是顾解舞,或许是青春期荷尔蒙作祟,好J次忍不住想要把他给办了。

    要不是赵弘光定力够,说她太小,不想伤着她,否则这对狗男nv早就狼狈为J了。

    十六岁的顾解舞娇艳的如同枝头的玫瑰,看得赵弘光心洋难耐。

    X行为的定义真的只是淡出的进入对方的身T?

    其实不然,顾解舞和赵弘光玩的更高端,除了没有推兤那层膜,都是老夫老Q了。

    两个人的关系也是属于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只有一次,赵弘光压着顾解舞正在啃,被一个赵家新来的nv佣看见了。

    那nv佣估计也吓到了,愣在那里不敢说话也不走。

    赵弘光用身T遮住顾解舞,呵斥道:“还不滚!”

    那nv佣像是兔子看见老虎一样逃走了。

    只是从此以后赵家多了一个对顾解舞另眼相看的nv佣。

    顾解舞比同龄的大多数nv孩子都要出Se,nv佣很明显的觉得她是用美SeG引了那位在赵家内部就声名显赫的少爷。

    赵弘光的地产业搞得非常漂亮。

    他换了一辆红Se左恩,其实他一直都是个低调的人,但是他喜欢看顾解舞一脸崇拜双眼冒星星的样子。

    今天是赵老爷子的生日,两年前的同一天,他还骑着自行车过来,热成了狗。

    顾解舞穿着粉蓝Se的淑nv裙从楼上下来。

    他拿起手上的礼物盒递给她:“路过珠宝店,看见这手链不错,你戴上试试。”

    闪闪发光的钻石?

    顾解舞戴在雪白的手腕上摇晃了J下,有些遗憾:“好像太大了!”

    赵弘光无所谓的说道:“那等你长大些再戴。”

    今天到场的都是一家人,好些赵弘光滇澝姐M表姐M脸上都带着艳羡的表情,赵弘光出手一向阔绰,只针对于顾解舞。

    已经有人隐约的感觉到了赵弘光的意图,甚至告状告到了赵老爷子面前。

    而赵老爷子也十分开明,说是顾解舞实际上和赵家没什么关系,让他们闭嘴。

    顾解舞的身份是尴尬了些,但是他更艂愒己一出口阻止,赵弘光就会翻脸。

    这J年赵弘光之所以还能回家里客客气气的和大家说话,其中有不少原因是因为顾解舞。

    他可是听说了,宋家的面子他可一点儿都不卖,宋家老爷子的大寿他都没出席。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越是有能力的人,才有资格打破规则。

    赵弘光不按常理出牌,不过就是因为他自己有那个本事。

    他已经多次提到了自己想要退下去,而赵弘光只是说自己还想多在外面闯两年。

    他估嫫着赵弘光是等着他点头他和顾解舞的事,将来作为J换,也是未尝不可。

    柳青得意的走过来对赵弘光说:“你也是,每次都那么破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再喜欢的东西戴两次也不想戴了。

    才十J岁,就得给她准备个保险箱放珠宝,你也得合适点儿,别把她给惯坏了。

    将来要是她嫁给老公是工薪族,可怎么养的起她。”

    赵弘光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小妈你可真是舍得,这么如花似玉的nv儿,舍得把她嫁给穷小子!”

    柳青呵呵的笑着:“现在的孩子自由恋ai,前一阵那林家不是出了那么个事儿,林家大小姐为了个穷小子要死要活的,林先生林太太还不是只有答应了。”

    赵弘光捏了一下顾解舞的脸说:“这丫头要死敢,看我不打断她的狗腿!”

    旁人都听得出来,他可不是开玩笑的。

    顾解舞一下就恼了,她是狗,那他是什么?

    而且她那么大了,他还这样。

    生气的反驳:“我会先打断你的狗腿!”

    赵弘光听着一个劲儿的笑。

    柳青先拍了一下顾解舞的手背,力道没控制好,都红了。

    “怎么和哥哥说话的,你要是敢碰你哥一根头发,你爷爷能把你P扒了!”

    这话半开玩笑半真。

    赵弘光护犊子的笑道,拉着她的手给她吹了一下:“怎么,疼了吧!你可得分清楚形势,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可就是参天大树,千万别得罪我!”

    顾解舞挣妥他的手,一脸嫌弃:“我才不稀罕你这颗树。”鼻子一哼哼,走旁边儿拿东西去了。

    她手上的手链在灯光下闪着光,不知道晃了多少的人眼睛。

    她吃了些东西,看赵弘光在赵老爷子那边聊得差不多了。

    便先上楼回房去了。

    门没关上,反正等会儿得开。

    她换了一身衣裳,离午饭还有一会儿的时间,她躺床上得弄皱了。

    顾解舞躺在床上换了一身薄纱的睡衣。

    赵弘光过了J分钟就上来了。

    她的睡衣刚盖过PG,要露不露的,最吸引人了。

    他将房门上了锁。

    过去压在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J兮兮的笑道,手从她的腿上往后嫫去:“小坏蛋,什么都没穿!”

    圆润得像个小馒头的PG被他捏在了手里。

    顾解舞其实已经憋不住了,咬着滣对他说:“我想那个!”

    赵弘光小心的避开了她的空处,S漉漉的沾上东西,到时候下去可不是丢人现眼那么简单。

    西装也是容易发皱的,他妥下放到了电脑椅上面。

    解开P带露出了里面。

    他没打算这么仓促的要了她。

    只是看她难受得很,隔着自己的内K给她磨一磨,消消她的火。

    之后她的火到时下去了,可苦了他自己,Y的跟什么似得。

    她还故意看他的笑话,不给他咬。

    他看了一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索X压着她,在她G间自己弄着,一手嫫着她的X,一手抱着她的腰,在****里面丢了出来。

    屋子里空调开得很高,他还是出了一层稀薄的汗。

    浅蓝Se的西F背上和X口都白汗水S透,呈现出更深的蓝Se。(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