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五章 高温

    二零零八年的厢濎,受全球变暖影响,天气热的难以想象。

    黏腻的汗水把赵弘光的衣FS透了,粘在他的P肤上,秱悺他的mao细孔,让他更加的难受。

    他并不是那种容易出汗的人,但是能够看的出来,他热的很难受。

    任何一个人在三十八度的高温下骑两小时的车从市区到四环外的赵家别墅,都会变成这样。

    以致于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享受中央空调,让赵家上下的人都很惊诧。

    赵安酒囊饭袋,居然能生出这样的一个儿子,赵老爷子难免对这个孙子另眼相看。

    对赵家而言,孙子辈的稍稍能吃苦耐劳些,就足够让老爷子老怀安W了。

    今天是赵家老爷子的生日,虽然不是过大寿,但是三子四nv和一众孙子外孙,都悉数到场。

    个个覀惻光鲜,端着高脚杯在客厅里理所当然的享受奢华和清凉。

    外面滇濎气似乎本来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在这众多的人里面,有一个和赵弘光同样另类的存在。

    就是他父亲赵安再娶的Q子带来的nv儿顾解舞。

    赵安原想让她改姓赵,这样起M出门带出去不用解释。

    但是柳青不愿意,说是她和前夫虽然感情破裂,但是小舞总归是顾家的孩子,她要对得起公公婆婆。

    此举让本来对她极其不满的赵老爷子十分满意,人不忘本,都是好事。

    柳青从一个nv工人摇身一变成为了赵安的Q子,这其中没有猫腻,没人相信,但是事实上的确是赵安想追求的柳青。

    而且,柳青的老公也的确背着柳青在外面有了人。

    对方是个寡F,经常到顾深的水果摊上买水果,叫做潘瑜。

    柳青和顾深离婚之后,顾深就和潘瑜结婚了。

    这些,都是顾解舞从母亲的话语中得到的信息。

    潘瑜带来了一个优秀的nv儿,父亲已经不再需要她了。

    因为她什么都不会。

    顾解舞刚来到赵家的时候,就像是一只丑小鸭,逐年长大之后五官和身子都长开了,母亲给予她的强大基因开始展现。

    光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她并不喜欢招摇,因为她从来都觉得自己在赵家,只是一个客人。

    她无时无刻的不想着赶紧长大离开这个不属于她呆的地方。

    有机会去寄宿学校念书的,但是妈妈一口否决了她的决定。

    她穿着一见雪纺的裙子,乌黑的头发从一侧顺下,十四岁的她身T像是一根豆角,少nv特有的纤细和正处在发育繁盛期的****。

    妈妈给她买的内衣往往比她一身的衣F加起来都贵。

    甚至还开始教她用T膜。

    赵弘光不屑用家里的钱,更不屑用宋家的钱,正处在创业阶段,普通的t恤衫和牛仔K加起来不到一百块。

    甚至没有顾解舞现在脚上的那双凉鞋一只纸钱。

    顾解舞的穿着在赵家已经算是最寒酸的了。

    可赵弘光是赵家名正言顺的血脉,没有人敢轻视他。

    他拿起佣人递过来的冰帕子擦了脸和手,只觉得一阵清凉。

    顾解舞不喜欢和人J际,更不喜欢被人当做猴子耍,她被母亲C促了无数次才从楼上自己的房间下来。

    她从楼梯口一步步往下,优雅得像是公主。

    赵弘光的眼睛像是被什么吸引着一般,定格在她的身上,再也舍不得离开。

    柳青一直注意着赵弘光,看见他对自己nv儿目不转睛,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上前牵起nv儿的手把她拉到赵弘光面前,说:“这是哥哥,这么就不见,也不知道叫人!”

    顾解舞往后缩,怯懦的声音软绵绵的,听得他骨子里发S:“哥哥好!”

    柳青太了解男人了,立马让顾解舞去给赵弘光端水。

    自己和赵弘光闲聊起来,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让他别太勉强自己别太辛苦之类的。

    赵弘光一直都是一个冷漠的X子,对柳青只有面子情。

    背叛婚姻的是他父亲,没有柳青也还有其他人。

    顾解舞端来一杯冰水,递给赵弘光,他们现在的距离近到足以闻见对方身上的T味。

    赵弘光身上是浓重的汗味,和青少年荷尔蒙的气息。

    顾解舞身上是属于沐浴Y的芬芳,夹佑着少数保养品的香气。

    但是属于她自己的气息没能逃过赵弘光的鼻子,无论夹佑着什么味道,他总能嗅到属于她的独特味道。

    赵弘光第一次发现这件事的时候痛恨着自己,他好端端的怎么变成了狗。

    后来,无论多少次,他发现自己都能想起来这种味道,他终于明白了自己。

    夹佑着这种味道,他不知道做过多少不可言说的事情。

    赵弘光的眼神一直让顾解舞害怕,有外人在的时候他还好,一旦没有人在她身边,那种眼神就显得特别明显。

    她也说不上来,就是本能的觉得想要逃跑。

    赵弘光喝下了一大杯冰水,觉得没能降温,问:“我去楼上洗澡,你帮我拿一下浴巾。”

    顾解舞只能答应,谁让赵大少爷吩咐的这样理所当然。

    他不住在这里,所以没有房间,他说去洗澡,是去客房浴室。

    可能是觉得喊佣人太费力,直接叫她了。

    她不喜欢去使唤佣人,因为她们也不会听自己的。

    她回自己房间拿了自己的浴巾去客房。

    被柳青保护得非常好的她还不知道男nv之别,对男nv之间的事情还停留在小学一年级,和男生坐一根板凳上就会怀Y

    她把浴巾递给了从浴室门里露出来来的那根带着水珠的男X手臂。

    对比之下,她的P肤简直如同牛N般丝滑雪白。

    接触之间她感觉到了他手上的YY的茧,她记得爸爸手上也有。

    赵大少爷也会去搬抬东西。

    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电了一下,她瑟缩着吓到了,拿起来藏到了背后。

    男生都自动带电吗?

    赵弘光发觉浴巾不对的时候已经擦完了,擦脸的时候他问道了那G熟悉的味道。

    她是怎么洗完澡怎么用这条浴巾擦G净身上的水珠

    这澡又白洗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