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一章 禁锢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顾解舞J乎忘记了那个人。

    先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陆双峪。

    其实陆双峪是受赵弘光的拜托,让他帮忙找顾解舞的下落。

    这一次顾解舞才知道,原来陆双峪的职业是S人侦探。

    她不确定的问道:“你以前是不是也查过我?”

    陆双峪矢口否认,但是顾解舞感觉到了她的迟疑,不相信他的回答。

    而陆双峪先来告诉她,就是想要问问她,她赵弘光分手的理由是什么。

    顾解舞笑了,多么可笑的问题:“他说是我提出的分手?”

    陆双峪摇头否认:“也不是说是谁提出的,就是说你不愿意让他回去见你爸,也不想结婚,还搬到楼蟼悺,之后好J天没看见人。

    过年之后就搬出去住了。

    再之后,你就辞职了!”

    真的是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G二净,只是她早就觉得无所谓了。

    “那么,你先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他要你找我,你告诉他就好了,我无所谓,我没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更不会特意的避而不见。要是真有那个想法,我离开这个城市不是更好?”

    顾解舞说的非常的理制凐壮。

    陆双峪想起赵弘光说的话,她现在应该好在这个城市,等拿了毕业证,就不一定了。

    “你不是想等拿了毕业证就走?”

    顾解舞的确有过这个打算,只是还从未跟任何人说过。

    赵弘光猜的吗?

    要说他不了解自己,那是真的不了解,要说他了解自己也不差,总是能猜到她所想。

    可是,这有什么用?

    “有差别吗?或许我会回老家结婚也不定。”

    陆双峪听见这话,终于明白为什么赵弘光会觉得生不如死了。

    他帮赵弘光问道:“你ai过他吗?对他用过真感情吗?”

    顾解舞沉默,想了许久:“没有。”

    坚定的一口否认。

    陆双峪却笑了,两个矫情的小J人!

    他还帮着给赵弘光出主意呢,需要什么主意,两个人小雏吵架没经验,闹要闹的闹到了分手。

    尼玛P大点儿事儿。

    只是男nv之间nv人很少主动的,特别是顾解舞还属于闷S型。

    要命的是赵弘光也是闷S型。

    他的担心显得多么的多余。

    顾解舞要他随便怎么处理,自己就先走了。

    班上的好好的,顾解舞心神不定的还是跟经理说了辞职的事情,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和赵弘光发生什么关系。

    G脆回老家算了。

    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一周的工资她虽然嗅澺,但是她更想赶快离开。

    刚提着自己的东西出商场,就被熟悉的大奔给拦下了。

    顾解舞下意识的转身就走,还是被赵弘光追上来拦下了。

    那里不准停车,两分钟J警就过来了。

    赵弘光死死的拉着顾解舞,把她拽上了车。

    顾解舞一个劲儿的反抗,跟J警说自己不认识他。

    赵弘光也跟着解释:“我nv朋友,簢发脾气呢!警察同志您走好,罚款我一定按时J,谢谢啦!”

    顾解舞拍着车窗,看着J警离开。

    现在才是春天,赵弘光却是觉得车子里面闷热,松开了领带,看了一眼想方设法想要打开车门的顾解舞。

    顾解舞闹腾了一阵,知道自己没办法下去,就去抢方向盘,让他停车。

    赵弘光一势凐不过,把车往旁边的树上状,还说:“我觉得咱们死一块也不错,你觉得呢?”

    顾解舞吓得连忙松开了方向盘,看见车子就要撞上树,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只觉得一阵晃动,车子只是擦到了树,又回到了马路上。

    赵弘光一直开,往半山别墅去。

    顾解舞本来没多想,可一进车库就发现了不对劲。

    赵弘光把所有的车门都锁死了,根本不打算让她下车。

    一把抓住她的脖子,逮小鸟似得把她逮了过去,两个人隔着作为,吻在了一起。

    顾解舞奋力的反抗,叫嚣道:“王八蛋,你这是强nvG!”

    赵弘光一听就来火了,知道他多想她吗?

    亲一下嫫J下就死强nvG。

    赵弘光轻笑:“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强nvG。”

    男nv的T能有着天生的差别,顾解舞毫无反抗之力。

    G涩的身T被强势的进入,她疼的不行,直接叫了起来。

    赵弘光快速的在G涩的身T里面进出,J乎要她弄出血来。

    顾解舞一边惨叫着一边哭了起来,他就是把她当做Jnv一样,这些日子以来的愧疚和思念,都成了悔恨。

    她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禽兽。

    顾解舞开始大骂他:“你不是人,全世界每天那么多人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赵弘光捡起旁边的领带绑在她的嘴上,又从后面进去。

    在她耳边恶狠狠的说道:“对,我王八蛋,我不是人!但你扪心自问,我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不是情侣之间的****,是单方面的施N。

    赵弘光说到做到。

    等赵弘光发泄完毕,顾解舞已经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布娃娃了。

    她既没有哭泣也没有流泪,只是恨恨的看着赵弘光。

    说:“你所想要的一切都不会得到,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赵弘光毫不理会,因为他觉得自己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男人ainv人,ai她们的身T是多数。

    他觉得自己也是。

    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无法离开。

    顾解舞被他软禁了起来。

    一开始顾解舞还知道大吵大闹,最后索X以绝食来抗议。

    赵弘光一点都不怕,每次都是自己把东西嚼烂了嘴对嘴的喂给她吃。

    这么做的结果是她除了瘦了一些,毫无作用。

    顾解舞再也受不了无法和外间联系的日子,她也不知道赵弘光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她的爸爸顾深知道了他的存在。

    而且真的以为,她和赵弘光出国旅游去了。

    赵弘光总是把她绑在床上,然后用捂住她的嘴巴,自己一口一个叔叔的在顾解舞勉强和顾深闲聊。

    赵弘光挂断电话之后总是会笑着说,别想些乱七八糟的:“只要你乖乖听话,说不定尼濎我就让你走了。

    你要是再反抗,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你爸爸。”(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