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七章 婚前恐惧症

    事情似乎出乎意料的顺利,赵弘光和顾解舞在宋家的两天两夜非常平静。

    这要得力于赵弘光平时那副冷酷不苟言笑的模样。

    还有就是宋太太对老公的一番言辞诚恳的请求。

    宋老爷子虽然有些可惜,但是人家已经有了正经nv朋友,还是打算结婚的那种,他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了。

    唯一愤愤不平的只有孙佳瑶吧!

    宋翊和宋鉴都挺佩F赵弘光的,跨越阶级的差别找到真ai并想娶人家,真特么有种。

    他们又相信ai情了!

    带着宋太太的祝福,顾解舞和赵弘光回到了工作岗位,只是孙佳瑶不死心的还留在公司里面。

    美其名曰:继续学习。

    只有顾解舞才明白,她是不死心。

    说好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

    宋家老爷子不是说希望他们两个好好的吗?

    怎么这孙佳瑶还死P赖脸的不肯走?

    眼看就要到过年,赵弘光提起了去她家里面的事情。

    顾解舞:

    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但是顾解舞的心里面还是有些打鼓,比起赵弘光的家,那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寒酸了。

    揭过这个不提,但是对于顾家而言,赵弘光这样身价的人成为nv婿真没有问题?

    而且,她爸给她的嫁妆肯定没有J十万那么多,她要怎么和赵弘光商量这件事。

    还有,见过了她的爸爸跟着就要去见赵弘光的家里人的。

    宋家其实根本算不上他的家里人,至多就是他长大的地方。

    挺安迪说赵氏集团人口众多,是个关系很复杂的大家庭。

    她有些恐惧起来。

    于是试着问赵弘光:“下一次行不行?”

    她说这个的时候已经没用大脑了,只是想着能拖则拖,免得自己为难。

    赵弘光放在笔记本上面上面的手指突然僵住,看着她问:“下一次是一年之后?小姐,你知道自己在对我说什么吗?”

    难道她还在犹豫,或者说自己不够好?

    顾解舞很想顾忌他的感受,但是她觉得现在就谈结婚什么的,太早了,她才20岁,过了年野菜21岁,毕业证书都还没拿到,这算什么?

    还没步入社会就先嫁做人F。

    而且她那么年轻,结婚之后要是他厌烦了自己怎么办?

    她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甚至连会计师证都还没考上。

    没错,她后悔了。

    沉默等于默认,赵弘光不G了,一摔电脑走人。

    被赵弘光迁就惯了的顾解舞一时间觉得委屈极了,她以为,至少这一次,他会像是从前一样哄自己,迁就自己。

    不过就是让他明年再去自家,凭什么给自己脸Se看。

    现在没结婚就这样,将罍麽婚了还得了。

    她不得马上就是下堂Q的结局。

    死都不会先去迁就他的。

    她就是这么牛B行不行?

    赵弘光想不通想不通,一千一万个想不通,怎么她能说变就变了,前面说的好好的,怎么能这样?

    不被信任的感觉很糟糕。

    他叫来了陆双峪喝酒。

    两个人相互倾诉自己的烦恼,陆双峪是不想结婚,可被乐乐和家里人C婚。

    而赵弘光是想结婚,而顾解舞似乎有点不大乐意。

    赵弘光就不明白了,问陆双峪:“你说她是怎么回事?明明说好的,我们两宋家都去了。”

    既然这样,G嘛当初答应他。

    陆双峪虽然不是nv人,但是明显能够理解顾解舞的心情,说道:“答应是一件事,可事到临头了,她心理害怕呀!”

    赵弘光气结:“她怕什么,我觉得我们非常好,就算你要我现在把我的钱都给她,我都可以,结婚之后她就是我名正言顺的Q子,难道我还能反悔不成?”

    陆双峪摇着手指,赵弘光说出这种话,就证明他一点儿都不了解nv人的嗅潿:“你大错特错了?不是还允许离婚吗?

    万一你尼濎喜新厌旧了和她离婚,她没钱没人脉没工作,到时候也人老珠H了,怎么办?

    你以为他和你妈一样有家里人撑腰,你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她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下定决心嫁给你这种大老板。

    就是澳门ai赌的赌徒,也没那么豪气的,赌上自己的一辈子!”

    他自己不就是,他现在是喜欢乐乐,但是艂愒己将来变了,这世上最容易改变的就是人心,万一他变了,该怎么对乐乐。

    万一将来他遇见了真ai,就像赵弘光的顾解舞这种,而他确实早早的结婚了,怎么办?

    不是不想结,而是这临门一脚,多少人都要迟疑一下。

    只是害怕而已,在对方眼里就成了不负责任之类的。

    多可笑。

    赵弘光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随即喝挂了。

    他的电话想起来,一看是顾解舞,陆双峪帮忙接了电话。

    跟着陆双峪表示,自己一千个理解她,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让其他人的想法去死,做自己就好。

    顾解舞没想到赵弘光的朋友能和自己说这些话,活了那么多年,她连一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乍然间听见这种话,她不感动那是骗别人的。

    一时间没控制住,眼里面的泪水像是决堤一样的流了出来。

    她其实一点都不伤心,就是觉得心累,委屈。

    她一边告诉陆双峪这,自己让司机去接赵弘光,一边擦眼泪。

    陆双峪自己也喝了酒,不能开车。

    司机来了之后按照顾解舞的吩咐先送了陆双峪回家,这才载着赵弘光回别墅。

    至于顾解舞,这么傻傻的等着。

    夜中,赵弘光醒来,伸手一嫫旁边,空的。

    吓出了一身冷汗,睁开眼睛一看,没有人。

    起身打开了洗手间的门,也没有。

    心里面那口秱惻的气又跟着上来了。

    她居然回下面去睡觉了,简直不是人,把他当什么了。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现在才彪夜,赵弘光只觉得头疼Yu裂,再也睡不着了。

    原来习惯了两个人,一个人真的会孤单。

    他翻来覆去的想着,可就是不想认输。

    他觉得自己明明没错,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哄她。

    顾解舞在楼下小房间也失眠了半夜,凌晨才睡着。(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