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二章 栽赃

    纪梵希的领导认出了赵弘光,连忙说道:“赵总,您这么说话可就欺负人了!”

    赵弘光气的脸红脖子粗:“我赵弘光的nv朋友被人冤枉偷钻戒,你和你的下属是不是更欺负人!”

    顿时间,纪梵希的领导,纪梵希还有两个民警都惊呆了,原来他们之所以死活不承认顾解舞会偷拿钻戒,原因是因为这个。

    这一秒,顾解舞捕捉到了纪梵希眼里的嫉妒和恐惧。

    她真的没有把戒指藏起来?

    把贼赃放自己身上,顾解舞举得纪梵希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敢栽赃她就应该想好了对策,她之所以无可奈何也是觉得不可能再找得出消失的戒指来,起M纪梵希会把它藏好,退一万步说,就算没藏好,也不可能让人找到。

    但现在看她的眼神,明显就是心虚了。

    赵弘光混迹商场那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来,立刻对大家说:“要么让安迪帮忙搜她的身,要么再找个nv警过来。”

    两个民警现在也不大信纪梵希的话了,其实谁检查纪梵希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再找nv警过来不是耽误时间吗?

    就是看一看东西是不是在她自己身上。

    这时候纪梵希的领导也不好说什么,点头答应了。

    纪梵希有些怕。

    安迪走过来说道:“纪小姐不好意思,我只是例行公事。”

    说着,在她的手提包里面翻找了起来,每看一样,就将东西拿出来。

    最后在化妆包里面找到了一枚钻石戒指。

    气氛都尴尬了起来,特别是纪梵希的领导,他的下属做出这样的事,而且对方还是合作方公司总裁的nv朋友,他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

    安迪笑着说:“不知道这一枚是不是纪小姐丢失的戒指,那纪小姐真是太太不小心了,这戒指明明在自己化妆包里面,怎么就会丢了。”

    纪梵希死鸭子嘴Y:“可能是我刚才检查的时候没看清楚。”

    安迪可是明白老板脾气的,今天这事儿就是这脺饕过了,她也别想好过:“道理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公司的顾助理也受了不少委屈,陪你们在这里闹了一下午,警察都招来了,您这算不算报假案啊?”

    纪梵希词穷,一个劲儿的跟民警解释自己真的是不知道戒指就在自己包包里面。

    民警见事情闹成这样,不给纪梵希一点苦头吃是不行的,刚才顾解舞那方一味的希望大事化小,是她紧咬着不放,现在轻易的不追究,只怕这边意难平。

    而且纪梵希的确存在报假案的嫌疑。

    顾解舞不打算帮纪梵希说话,其实作为当事人,她说一句不追究纪梵希估计就不用跟着回公安局了。

    但是,她不想。

    这一次不是纪梵希遭殃,倒霉的就是她了。

    她静静的看着不说话,两个民警看了,也只好把纪梵希带回公安局去。

    纪梵希的领导立即说道:“这样品行不佳的人,不配做我们公司的员工,我代表人事部开除她。”

    纪梵希还想拜托自己床领导搭救自己的,听到这里不说话了。

    她原本计划的好好地,怎么会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转折,她始料未及。

    纪梵希从小骨子里就带着用来保护自卑的骄傲,现在她不哭不闹,平静的跟着民警走了。

    她不想让顾解舞和其他人看见她像是落水狗一样的样子。

    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顾解舞轻蔑的一笑,自作自受。

    赵弘光见事情完满解决,拉着顾解舞的手就走:“买钻石去!免得再有人不长眼说你觊觎她那颗跟米粒似得钻石。”

    顾解舞有些脸红:“我又不喜欢钻石,而且戴上钻石戒指我怎么做饭啊!”

    赵弘光:“那就别做了!”

    会议室里面彼时只剩下J位部长、安迪和纪梵希公司的主管。

    策划部长觉得自己真是大难不死,对方主管这时候又试探X的问,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两家公司的合作。

    安迪立即帮忙说道:“当然,这是小事,公事归公事,您放心,我们公司一向都是公S分明的,不然刚才大家就直说了顾助理是总裁nv朋友这件事了。

    您也别多心,顾助理也就是想安安分分的工作,不想借总裁的光作威作福,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废话,总裁怎么可能为了这种小事放弃赚钱的机会,更重要的事,要给纪梵希一个教训,就非得和他们公司合作下去,这样纪梵希就再也不可能回到那家公司上班了。

    今天纪梵希做这样的事情点目的,就是纯粹了想要顾解舞丢工作。

    而且她是看过顾解舞的家庭资料的,只是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可以恶劣到在外人勉强都装作不认识。

    既然如此,她下手也不用有所顾忌。

    本市的商业圈子就那么大,她会竭尽全力让大家都知道纪梵希是个什么样的人,免得以后再有机会见面。

    好好的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竟然会作茧自缚至此,也是咎由自取。

    一路上赵弘光都黑着脸。

    顾解舞笑得非常甜蜜,她知道是自己不好,要是早点表明自己是赵弘光的nv朋友的身份,谁还敢怀疑她。

    只是她不想,举得这样做真的是太仗势欺人了。

    而且,她存了一点小心思,故意的把事情影响搞大,让纪梵希下不了台。

    她要纪梵希尝一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

    她不仁,不能怪她不义。

    “好了,我下次一定把赵总裁nv友的名牌写上贴X口,看谁还那么不长眼。”

    赵弘光开车这,不理她。

    顾解舞见他装模作样的生气,只觉得好笑,红绿灯还有三十多秒。

    她一蟼愑扑了过去。

    车咚什么的真的很刺激。

    赵弘光立即有了回应,她难得的主动一回。

    两个人难舍难分的时候后面的车按起了喇叭。

    顾解舞推开他,让他专心开车。

    赵弘光T了一蟼愳滣,知道她使坏,就是要勾得他心洋难耐。

    愤愤的说道:“等晚上咱们再算账!”

    顾解舞白了他一眼,怕你呀!(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