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七章 抑郁症

    记忆在这里中断,她醒来。

    眼角带着泪光。

    她感谢当初见义勇为救了她的人,恨上了自己。

    自己明明是那么想要结束糟糕的人生,却因为求生的本能在水里扑腾,如果还有下一次,她要在自己的脚上绑上石头。

    酸涩的感觉在心中一直萦绕挥之不去。

    她想自己是不是该去看医生了。

    赵弘光打电话回家,阿姨说顾解舞出门了。

    他不放心又打了顾解舞的电话,一直关机中。

    反正没心情工作,他提前下班走了,走之前让安迪准备了市区里面已经在售的楼盘的信息。

    顾解舞拿了一些Y,才打车回了别墅。

    司机的眼神里是意味不明,顾解舞等着他找钱,他才慢悠悠的把零钱找给了顾解舞。

    一进门就看见赵红光在家。

    见她进门,蹭了一下站了起来,看的出来他在生气。

    而他的口气依旧温和,看见她笑着问:“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

    郑阿姨见状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两口说话最好不要有旁人在一边,不然两个人都为了面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她避开两个人就好说话了。

    顾解舞解释说:“不大舒F,去医院看医生了!”

    然后看了一下手机说:“手机没电了。”

    其实是她关机。

    至于看的什么医生拿的什么Y,她都没打算告诉赵弘光。

    当初,她也没告诉家里人,包括爸爸。

    他们知道那又能怎么样,对很多而言,这是一个奇怪的病,她不想被人当做心理变T。

    赵弘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不安,牵着她的手问:“医生怎么说,下次你记得打电话给我,我陪你去,一个人坐车打车多麻烦。”

    她点头答应。

    包包里装着J瓶Y,不贵,比起心理辅导的价格而言。

    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只要有Y,她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克F的。

    晚上她破天荒的和郑阿姨一起做了饭菜,郑阿姨坚持不和他们一起吃,自己回房去了。

    赵弘光下来看见满桌子的菜,眼睛里满是笑意,问:“今天怎么心情那么好?”

    她笑笑不说话。

    饭后,顾解舞回了自己的小房间,赵弘光洗完澡下来听见里面笑得哈哈哈的,敲门进去一看。

    顾解舞在看周星驰的电影。

    他坐下陪着一起看,小小的空间里是欢乐的小声。

    顾解舞虽然觉得很不自然,确实伸手抱着赵弘光说:“晚安。”

    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关了笔记本。

    他觉得很奇怪。

    J天之后,他发现了他心底那种奇怪的感觉来自于哪里。

    他在一楼洗手间的流理台上捡到了一颗Y,郑阿姨如果生病,是不可以上班工作的。

    那么这颗Y,一定是顾解舞的。

    看起来不像是感冒Y,上面还有特别的字母。

    他捡了起来,送去了一家常合作的化验室。

    得出的结果让他有些吃惊,这种Y是国产的抗抑郁Y。

    顾解舞有心瞒着她,自然是不想让他知道,他没必要特意的推兤这层窗户纸。

    赵弘光只好打电话给了陆双峪,让她调查顾解舞。

    陆双峪有些不满:“都是你的nv人了你还查人家,万一被她知道了,我看你怎脺麾释?”

    他当然相信自己的职业C守,只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种怀疑调查枕边人的事情还是要少做为妙。

    赵弘光都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将原委告诉了陆双峪:“我想,她是不是得抑郁症了?”

    对此,他觉得是自己的错,心里满是内疚。

    陆双峪劝说道:“你别瞎想,这种病需要长期的压抑才会有,你不是说她小时候爸妈离异吗?可能是因为那个引起的,怎么可能因为和你在一起J天,就得这个病。

    但是Y找到了,你可得小心,听说得这个病的人会容易想不开。

    你可得看好你的心肝宝贝。”

    赵弘光恍然大悟,真有可能是她小时候就有了这个苗头,而他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了压力,所以复发了。

    顾解舞端着咖啡送到他的办公室。

    赵弘光心里面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舍不得她离开。

    他留住她,然后告诉安迪,别让人进来。

    安迪听得很暧昧,小舞刚刚才进去。

    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

    顾解舞只觉得最里面满是咖啡的苦味,使劲儿的在他怀里面挣扎。

    她恐高,落地窗外面能看见整个城市。

    她的腿不争气的软了起来。

    赵弘光很是亢奋,希望她能和自己一样快乐。

    顾解舞知道今天是免不了的,求他说道:“可不可以不在这里,我怕我怕高!”

    赵弘光于是拉着她朝休息室走去,比刚才更加的热情。

    顾解舞渐渐起了反应,和那晚一样,她被诱H了。

    属于两个人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只有对方。

    被侵入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鱼糕,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条鱼,身上某个洋洋的地方自己抓不到,被人挠到了。

    一下午都在这样奇妙的感觉中度过。

    顾解舞昏睡了过去,被他的吻咬着醒了过来。

    深入的缠绵。

    直到她快窒息才闭手:“宝宝,我ai你,你知道吗?”

    在他的眼里,她还是那一年公J车上帮他投币的少nv,他曾经梦见过那样一个场景,在他七岁的时候,去上小学的路上见到过顾解舞。

    他喜欢极了,伸出手嫫了一下她粉嘟嘟的脸颊,说:“宝宝好可ai!长得真漂亮。”

    迷迷糊糊之间,他不自觉地的叫了出来。

    顾解舞听着笑了一下,继续睡觉了,这一阵她的睡眠质量堪忧,赵弘光去洗完澡穿好衣F又出去了。

    他用电话内线问安迪有没有上来,安迪说有两个部门主管刚才来过,她让他们下去了。

    赵弘光让安迪叫他们上来。

    安迪看了一下办公室的门,顾解舞还没出来

    但是总裁吩咐了,她只好让两个部门主管上楼来。

    到了下班时间,安迪整理好一切准备下班,而总裁还没有一点儿下班的意思。

    而顾解舞,则是在休息室里呼呼大睡。(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